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文革”期间王洪文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

核心提示: 王洪文、张春桥的这些指示,实际上成了“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发动武装叛乱的政治动员和思想发动。根据10月8日徐景贤主持会议的决定,民兵指挥部的头头施尚英、张敬标,连夜制定了两个反革命武装叛乱方案,代号为“捍-1”、“捍-2”(捍:指捍卫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

核心提示:早在1971年党的九届二中全会期间,江青、张春桥就对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讲过:我们是笔杆子,没有枪杆子。王洪文也说:我最担心的是军队不在我们手里,军队没有我们的人。以后王洪文一直想把民兵搞成第二武装。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批评了“四人帮”。6月14日,王洪文写信给毛泽东,作了自我批评。

“四人帮”篡党夺权、搞第二武装、抓枪杆子的图谋,是由来已久的。早在1971年党的九届二中全会期间,江青、张春桥就对马天水、王秀珍、徐景贤讲过:我们是笔杆子,没有枪杆子。王洪文也说:我最担心的是军队不在我们手里,军队没有我们的人。以后王洪文一直想把民兵搞成第二武装。1975年5月3日,毛泽东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批评了“四人帮”。6月14日,王洪文写信给毛泽东,作了自我批评。随后,借解决上海、浙江问题为名,跑回上海,一住就是105天。他在上海做的主要事情之一就是抓民兵,布置检查“第二武装”力量。9月18日,他对上海民兵指挥部的头头说了一通私房话,强调:“你们民兵很重要,将来要准备打仗的,你们要警惕,你们这个队伍不要被人家指挥,要听民兵指挥部的指挥,你们要做思想上的准备,人家一个巴掌打过来,看我们是不是站得住。”1976年9月20日,也就是粉碎“四人帮”前的半个月,张春桥在北京单独接见了徐景贤,听取徐景贤的汇报。张春桥点拨徐景贤要抓好民兵。后来在清查中发现:上海为了把民兵搞大,花了很大的物力、财力来做这件事情。上海财政局有一个资料:从1974年到1975年9月,“四人帮”一伙在上海、湖南、安徽等地制造、购置的枪支达48462支,指挥车10辆,雷达指挥仪10套,以及40多万步机枪的零部件。他们打算要装备30个步兵团、10个高炮师、3个地炮师、1个坦克师、1个摩托团,配备一三○火箭108枚、高射炮782门。9月28日,张春桥特地派他的秘书到上海,指示说,阶级斗争要经常研究,一方面要提高警惕,一方面要提高信心。要看到资产阶级还有力量,问题是谁挂帅。上海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严重的考验,上海有大考验,要打仗。王洪文、张春桥的这些指示,实际上成了“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发动武装叛乱的政治动员和思想发动。

根据10月8日徐景贤主持会议的决定,民兵指挥部的头头施尚英、张敬标,连夜制定了两个反革命武装叛乱方案,代号为“捍-1”、“捍-2”(捍:指捍卫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捍-1”方案是控制首脑机关、报社、电台、飞机场、桥梁、码头、交通要道的兵力部署;“捍-2”方案是以江苏、浙江为作战目标,从上海的外围到市中心设立3道控制圈的民兵部署。两个方案的主要内容有以下10个方面:

(1)全市动员武装民兵万人,炮和火箭筒85门,机枪78挺,步枪和冲锋枪万支,子弹296万发。

(2)民兵要昼夜值班,值班人数要相对集中,人车配套,枪弹配套。

(3)基本指挥所设在江南造船厂,预备指挥所设在中国纺织机械厂,指挥所人员于10月9日11时进驻完毕。

(4)民兵指挥部和移动民兵师也设立指挥所。

(5)开设指挥网,设立两个通信网,这两个通信网于10月9日晚上6时起联络。后来这两个通信网共收发了75份电报,10月15日停止联络。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