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粉碎四人帮后叶剑英如何助胡耀邦完成“中兴大业”(3)

核心提示: 叶剑英同志在粉碎“四人帮”后,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在向中央举荐邓小平同志复出的同时,竭力举荐比他小18岁的胡耀邦同志出任中央领导工作,为世人所注目。

一切真理和各项工作都要经受实践检验

历史的发展到了这样一个关头:若不破除“两个凡是”,中国就只能是继续“以阶级斗争为纲”,搞“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继续搞“一大二公”的社会主义;亿万人民只能“三忠于”、“四无限”,忍饥挨饿地唱“莺歌燕舞”……尽管当时邓小平同志提出了“要完整地准确地理解和掌握毛泽东思想”,但是在当时的中央领导同志中还有人这样说“全党要完整地准确地领会和掌握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

叶帅深刻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在1977年10月中央党校的开学典礼讲话中特别强调:“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理论“一定从实际出发。如果理论不能指导实际,不受实际检验,那算什么理论!决不能把理论同空谈吹牛甚至撒谎混为一谈。”他在这段话中明确地提出了“理论要受实际检验”的观点,破除了“句句是真理”的迷信。这是石破天惊之言,为后来的真理标准大讨论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

真理标准大讨论,是以胡耀邦亲自审阅修改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于1978年5月10日在《理论动态》刊载、次日起在《光明日报》等报刊正式发表而拉开帷幕的。一时间,“两个凡是”的坚持者群起严厉指责,主管宣传思想工作的中央一位领导同志5月17日更是明确定性地说“这篇文章理论上是荒谬的,思想上是反动的,政治上是砍旗帜的”;6月15日又说这篇文章“最坏的是把矛头对准毛主席”。叶帅则旗帜鲜明地于5月29日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再次强调政治工作要实事求是、理论要受实际检验的思想。他几次向华国锋同志谈到要重视真理标准的讨论;7月在政治局常委会议上更是鲜明地表示:“我不主张对讨论采取压制态度。对待毛泽东思想不能采取教条主义态度。”8月间,叶帅在中南海的电影放映厅遇见耀邦同志,耀邦向他提出,真理标准这个问题,不光是理论问题,而且在各条战线的实际工作中都存在这个问题。那个地方工作好不好,生产搞得怎样,对人的处理是否正确,干部谁有能力,文艺作品怎样,都不能凭某某人的一句话,而要靠实践来检验;就连高举,你是真高举还是假高举,也要看实践,而不能光凭你说得多,喊得响。我想把这场讨论扩大到实际工作中去。叶帅听了连连称是,他赞成耀邦同志把这场讨论扩大,写一篇《一切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的文章,把真理标准讨论引申到现实工作的拨乱反正上来。

叶帅对真理标准大讨论的进展情况密切关注。他锐敏地看到,思想理论界长期深受左倾教条主义的影响,还有许许多多问题不是一两篇文章所能解决的,而牢固树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个观点又极端重要。这年9月,叶帅向华国锋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提议,把搞理论工作的同志召集到一起,开个务虚会,让大家把不同意见摆出来,在充分民主讨论的基础上,统一认识,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尽管当时有些人觉得现在报纸上已经批评开了,许多省和军队的负责同志都表了态,再开务虚会也讨论不起来、统一不了认识。但是其他中央常委都赞成叶帅这个提议。11———12月举行的中央工作会议和十一届三中全会,真理标准问题也是一个议题,但是因为议题多,时间有限,这方面的问题不可能花很多时间来解决。中央政治局经过商量,决定还是按照叶帅的提议,在三中全会之后,专门召开一次理论务虚会,进一步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华国锋在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的讲话中宣布了这个决定,并说:“中央相信,有这一次中央工作会议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作指导,这个问题一定能够解决好。”

理论务虚会在1979年1月18日至4月3日举行。这次会议在耀邦同志主持下,以三中全会精神为指导,贯彻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方针,恢复和发扬了民主讨论的好风气,因而突破了思想理论领域的诸多禁区,进一步分清了思想路线的是非,有力地推动了解放思想的进程。尽管这次会议有其不无令人遗憾之处,但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对于反对和清算左倾错误,对于推动拨乱反正和促进改革开放,其历史功绩还是有的。

“社会主义不能没有民主和法制”

1978年3月,叶帅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十分重视社会主义法制建设。他指出:历史的教训使我们懂得,一个国家非有法律和制度不可。要使我们的国民经济高速度地向前发展,就要保持必要的社会政治安定,就要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并要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他不顾年迈体衰,亲自主持了宪法的修改,把民主和法制的建设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叶帅的这个思想,耀邦同志是十分赞成的。还在“文革”后期,耀邦同志就深刻思索我们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种种弊端的缘由,感到党的民主集中制受到严重破坏,个人崇拜之风盛行,党内民主生活不健全,是一个根本问题。他与叶帅谈到这个问题,叶帅说,多年来,我们党的生活极不正常。党内生活不健全,就不可能保证无产阶级政党的先进性,坏人坏事就制服不了。耀邦同志深表赞同。1978年他在中央组织部工作时,便与曾志、陈野苹等同志反复研讨这个问题,针对党内政治生活不正常的种种弊端,主持起草了《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十二条。这个《准则》后来经过反复修改,在1980年2月的五中全会上通过,成为全党政治生活的法规。

在党内外充分发扬民主,叶帅认为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问题。他在1978年12月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中,就把民主问题作为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加以专题阐述。他说:“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最大限度地调动起广大干部和群众的积极性,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地建设社会主义;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广开才路,才能及时地发现我们党的优秀人才,把他们充实到各级领导岗位上去;只有充分发扬民主,才能保障广大干部和群众有对领导实行监督和批评的权利,从而有可能及时发现和揭露像林彪、‘四人帮’一类的阴谋家、野心家、两面派,巩固我们的政权,使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有切实的保证。”

叶帅在讲话中,还批判林彪、“四人帮”制造的一种错觉:似乎实行民主就是等于复辟资本主义。他们以封建主义冒充社会主义,对任何与他们不同的意见都扣上“资产阶级”、“资本主义”的帽子,使得我们一些同志的思想被搞乱了,分不清什么是封建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中国经历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资本主义在我国没有得到充分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的。所以我们解放思想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要注意克服封建主义思想残余的影响。列宁说过,不仅要宣传科学社会主义思想,而且要宣传民主主义思想。我们要破除封建迷信所造成的精神迷信,从禁锢中把我们的思想解放出来。

叶帅在讲话中还尖锐地指出,发扬民主取决于领导干部必须具有虚心听取群众意见、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和态度。有些人嘴里也天天喊要批评自我批评,要谦虚谨慎,可是稍微尖锐的意见一来,他们的面孔就拉长了。他们只会批评别人,从不批评自己,老虎屁股摸不得。

后来,叶帅还对胡耀邦说:“扫清封建主义思想非常重要。马克思早期著作中有很多就是反对封建农奴制的。”

叶帅的这些话说得多么好啊!今天重温叶帅25年前这些话语,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反对封建主义,批判和克服封建主义思想残余的影响,实现党内生活民主化和人民政治生活民主化,应该是加紧实践的时候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