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81岁生日:最后一次与周恩来促膝长谈

核心提示: 12月26日,是毛泽东81岁生日。这一天,毛泽东与周恩来单独谈话。在这两个相处了半个世纪的老战友的最后一次促膝长谈中,两位老人谈了很多,当然也谈到人大的人事安排问题,并最后敲定了人事方案。这次谈话,对于四届人大的顺利召开,对于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

F201202020929144936300858

毛泽东、周恩来、王洪文在“十大”主席台上。

本文摘自《我的父亲邓小平》,毛毛 邓林 著,中央文献出版社和大象出版社联合出版,2004.8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74年5月,父亲陪同毛泽东、周恩来会见来访的英国保守党领袖、前首相希思(右三)。在谈到香港问题时,毛泽东指着邓小平说:这是他们的事了。

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指示下,决定由邓小平主持起草周恩来在四届人大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11月下旬,邓小平组织班子,抓紧起草工作。周恩来要在会场上站着念《政府工作报告》,可他的身体状况十分不好,报告如果太长,肯定坚持不下来。为了让周恩来能够在数千名人大代表面前,顺利地完成作《政府工作报告》的重任,邓小平建议,并报毛泽东同意,决定把《政府工作报告》限定在五千字以内。距离三届人大,已经十年没开人代会了,要作《政府工作报告》,有那么多的工作和问题要讲,五千字,怎么写啊!这一点,难不倒邓小平。这五千字,不但要写好,而且一定能够写好。一定要让这篇《政府工作报告》,成为周恩来五十多年革命生涯和二十多年政府总理任职上又一个光辉的里程碑。邓小平亲自草拟了三段,每一段一千几百个字。讲的都是实际内容,虚的东西能少能免的尽量减。多年以后,父亲回忆起这段往事,还十分感慨。他说:“总理的讲话是我亲自起草的,不能超过五千字。总理身体那么差,写多了他也念不下去。那个时候,我经常去见总理。”

这一年的12月,我们搬家,从城外的花园村搬至市区的宽街。这个房子是个四合院。四合院的中间都有个院子。院子四四方方,却空空荡荡,连棵草都没有,一刮风,就满院子尘土飞扬。父亲最爱种树种花种草。虽然此时是寒冬腊月,但在父母亲的亲自筹划下,我们已在盘算着,明年一开春,我们就要照着在中南海时一样,在院子里种上树呀花呀草呀,除了留下走道儿,充分利用每一个空间,立体绿化,让我们的院子美丽起来。

12月中下旬,四届人大的筹备工作进入了最后的阶段。12月14日,周恩来审阅出席四届人大会议各类代表名额分配方案后,致信王洪文和政治局,提议在现有名单基础上,再增加老干部、外事和体育等方面代表的名额。12月18日,周恩来主持政治局会议,讨论由邓小平主持起草的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草稿)。20日,周恩来致信王洪文和邓小平,对修改后的《政府工作报告》(草稿)表示基本同意。

12月21日,周恩来召开部分在京政治局成员会议,讨论四届人大人事安排问题。会后,根据会议讨论情况,周恩来草拟出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名单的第一、二方案,送叶剑英、邓小平、江青、张春桥等阅。在此之后,经过考虑,周恩来又将陈云和韦国清增补进副委员长名单之中。22日,周恩来将所拟名单的三个方案,送毛泽东参阅。

1974年夏天,父母带着邓楠和我在人民大会堂照相。回到北京,大家的心情都不错。

    延伸阅读:

邓小平:我可以获评世界上最好的爷爷!

1973年毛泽东稳定中国政局的愿望为何落空?

  毛泽东给邓小平"定性":错误严重,但与刘少奇不同

  1978年邓小平到处“点火”:毛主席究竟哪里伟大?

12月23日,根据政治局的意见,主持筹备工作的周恩来、王洪文前往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此时,周恩来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但在此关键时刻,他强撑病体毅然出行。

12月23日到27日,在长沙,毛泽东同周恩来和王洪文进行了四次谈话,三次是三人一起谈的,一次是同周恩来单独谈的。在这些谈话中,毛泽东明确地说,邓小平“政治思想强,人才难得”。他对着王洪文说:“比你强。”在报告叶剑英当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邓小平当第一副总理兼总参谋长时,毛泽东进一步提出:“小平要担任第一副总理、军委副主席和总参谋长三个职务。”毛泽东对周恩来和王洪文说:“你们留在这里谈谈,告诉小平在京主持工作。四人帮不要搞了。中央就这么多人,要团结。”毛泽东对周恩来说:“总理还是我们的总理。”“你身体不好,四届人大之后,你安心养病,国务院的工作让小平同志去顶。”关于四届人大及人事安排,毛泽东指示,在召开四届人大会议前,先召开中共十届二中全会。周恩来建议在四届人大前召开的十届二中全会上,补选邓小平为政治局常委或中央副主席。毛泽东当场明确指示,邓小平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毛泽东还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和国务院副总理、各部部长具体人选提出一些意见,提议由张春桥兼任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

12月26日,是毛泽东81岁生日。这一天,毛泽东与周恩来单独谈话。在这两个相处了半个世纪的老战友的最后一次促膝长谈中,两位老人谈了很多,当然也谈到人大的人事安排问题,并最后敲定了人事方案。这次谈话,对于四届人大的顺利召开,对于中国未来的政治前途,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

在周恩来到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人事安排的同时,父亲在北京忙碌地工作着。除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外,他还要根据周恩来的指示,主持关于国务院的部、委设置和各部部长、委员会主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人选安排,代表中央起草有关报告,并与邓颖超商谈周恩来的病情及治疗方案。同时,他密切地关注着长沙的动向。他知道,在长沙,在周恩来的身上,担负着极其重要的历史使命。

12月27日,周恩来飞回北京。次日,他即主持召开有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张春桥等参加的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如何贯彻毛泽东在长沙几次谈话的问题。这是邓小平复出后第一次以政治局常委的身份出席政治局常委会会议。

12月29日,周恩来又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传达毛泽东在长沙的几次谈话内容和毛泽东的各项指示。到会政治局成员一致拥护毛泽东的意见,并通过了经毛泽东审阅批准的四届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和国务院副总理两项名单。

来源: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