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在领导新中国建立和建设中留下哪些遗产

核心提示: 在筹建新中国的时候,是实行联邦制还是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成为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需要作出抉择的关乎国家命运的重大问题。

第二,毛泽东开辟了一条用和平的、渐进的方法,实行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并举的方针,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

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的理想,是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人不可动摇的信念。但是,用什么方法进行社会主义革命,这需要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在实践中去寻找。毛泽东集中集体智慧,找到了这个路子,这就是用和平的、渐进的方法,采取多种过渡形式,逐步地向社会主义过渡,而不是采用激烈的一蹴而就的方法。在社会主义改造的后期,出现要求过急过快、工作过于简单的毛病,恰恰是对这个道路的某种程度的偏离。在毛泽东的领导下,我国在社会震动很小的情况下,完成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建立起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在这场深刻的社会变革中,总的说来,生产没有下降,反而有所增加。正如党的第二个历史决议指出的,“这的确是伟大的历史性胜利”。

第三,毛泽东在总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社会主义社会阶段论的思想;在规划中国的长远发展时,提出“两步走”的战略。前者被认为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最初萌芽;后者对中国经济发展起过重要的指导作用。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第一阶段是不发达的社会主义;第二阶段是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所谓“两步走”的战略,第一步,建立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第二步,实现农业、工业、科学技术和国防四个现代化。

毛泽东以中国的实践经验为基础,借鉴苏联的经验和教训,提出一系列关于我国国民经济建设的方针,主要体现在《论十大关系》一文中。这篇著作的核心思想,、就是要把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其中关于正确处理经济建设方面的几个关系,包括重工业和轻工业、农业,沿海工业和内地上业,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国家、集体和个人,中央和地方等,都是涉及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具有战略意义和带有全局性的问题。《论十大关系》的思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仍然具有生命力。正如邓小平所说的:这篇东西太重要了,对当前和以后,都有很大的针对性和理论指导意义。在总结“大跃进”的经验教训时,毛泽东又提出以农业为基础的思想:强调在社会主义社会,必须承认和自觉地遵守价值规律,大力发展商品生产,永远不要剥夺农民等等。毛泽东始终把农业和农民问题作为第一重要问题加以注意。毛泽东主张,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以自力更生为主,同时注意争取外援,其中包含对外开放的思想。当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我国实行经济封锁和禁运,我们只能同苏联和东欧民主国家有经济联系和贸易。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毛泽东也是努力爭取同西方国家倣生意,想方设法引进一些先进的技术和设备。他说:“搞经济关门是不行的,需要交换。”1956年,他问法共总书记杜克洛:“你看法国政府能否摆脱美国干涉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在贸易上能把成套设备卖给我们,时间是很久,还是不久?”杜克洛答:“比一般的人想像的会早一些,”毛泽东说:“不是一般的做生意,是说替中国没计工厂,供应设备,并教会中国人开动机器,”后来,就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经毛泽东批准,我国引进了39亿美元的成套设备,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毛泽东很注意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同时又指出必须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他说:“我们接受外国的长处,会使我们自己的东西有一个跃进。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这里讲的外国也包括西方资本主义国家。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