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建国后为何十万大军神秘进出罗布泊?(4)

核心提示: 建国后,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第一任司令员,曾任特种工程兵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58年盛夏,陈士榘将军率30多人在北京西郊机场乘飞机飞向祖国的大西北。他们是二机部、科学物理研究所和工程兵勘察设计部门的专家,还有几位负责核试验基地的苏联专家。

“是的,蚊子水。”老将军解释道:“在沙漠里,水就是生命;水源枯竭,就是生命的枯竭。罗布泊这地方空气含水量只有百分之三十,别说肚子里的存水,就是泉水都被蒸干了。所以广大指战员特别珍惜水。在没有水源的地方,想办法收藏了部分雨雪水,尽管水里蚊子很多,大家仍然食用它。开始我不摸底,端起杯子就喝,水到口中,总觉得有松乎乎的东西,别有滋味。仔细一看,原来杯里有厚厚的一层蚊子,因为已经煮熟都沉到水底,但又不好把它捞出来,主要是蚊子太多了,如果把蚊子都捞出来,水也就所剩无几了。为了珍惜水,还是连蚊子带水一起往肚里灌。蚊子也是一种昆虫,反正已经煮熟了,说不定还有些营养呢!”

毛主席说,你们做窝,他们下蛋。你们都立了大功!

1958年9月27日,新华社发布消息:建设在北京郊外的我国第一座实验性原子反应堆和回旋加速器正式移交生产。第一批中国自制的放射性同位素已经从这座原子反应堆中生产出来。

就在京郊原子反应堆移交生产的同时,陈士渠将军领导的罗布泊核基地建设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陈士榘将军好记性。他伸出右手掌,屈指而数,为我列举了下面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日子:

1959年春天,工程兵在罗布泊以西700公里长,100公里宽的面积上布满了足迹。他们创造了严冬进出罗布泊的奇迹。

同年3月13日,工程兵部队由敦煌迁至托克荪设生活区。这里北有海拔5千公尺的博格达峰及支脉海拔2千公尺的库鲁克山,南有海拔5千公尺的阿尔金山,东靠多盐碱的丘陵地带,西南为塔里木大沙漠。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心位置将在这里选定。

1960年初春,工程兵千余名军人历经一年多的艰辛,在测定的爆心插入了一根木桩。这木桩标志了亚洲第一座核试验场的诞生,标志着“东亚病夫”将高举起他强有力的自卫拳头。

同年6月,中国和苏联签定的核技术研究协定。墨迹未干,苏联就单方面撕毁了。这个日子便成为我国正在研制的第一颗原子弹的代号:596。

10月14日,核基地爆心位置耸立起一座百余尺高的铁塔。这尊采用无缝钢管材质结构的铁塔,包括8467个部件,自重近80吨。塔顶耸立了一栋金属构造的小屋,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象一个睡熟了的小孩静静地躺在里面。

在它的周围,90多项效应工程分布在60公里的范围内。飞机中队、坦克群、火炮阵地、通讯指挥地面中心、雷达、钢筋水泥工事、舰艇、油料库、医药食品供应点应有尽有。3千台监控监测仪器仪表与这些效应物一起展开在爆心四周,将准确地记录下原子弹爆炸的全过程。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