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建国后为何十万大军神秘进出罗布泊?(2)

核心提示: 建国后,将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第一任司令员,曾任特种工程兵指挥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58年盛夏,陈士榘将军率30多人在北京西郊机场乘飞机飞向祖国的大西北。他们是二机部、科学物理研究所和工程兵勘察设计部门的专家,还有几位负责核试验基地的苏联专家。

“这是一次冒险飞行。”陈士榘将军忘不了那次飞行的惊险历程。

为了观察方便,陈士渠干脆坐在驾驶员和机械师中间。过了阿克苏后,飞机连续飞行了三个小时,看不到一块绿地和村庄。当飞机靠近天山时,陈士渠问驾驶员:“能飞进峡谷去吗?”

驾驶员回答:“从没有飞过!”

“进去看看行吗?”

“这.....”

陈士榘再三动员,驾驶员才勉强同意试试看。

“请首长坐稳,飞机准备进入天山峡谷!”

驾驶员话音未落,眼前突然一片黑暗。飞机象被装进了一个四面封闭的匣子里,令人毛骨沭(树心旁)然。三将军面面相窥,不知此行是凶是吉?

飞机在黑匣子里飞着飞着,眼看就要撞到山崖。突然,大伙儿只觉得身体往上一提,飞机猛一抬头,直插一个山岈口。一出山岈口,眼前便豁然开朗: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塔里木大盆地出现了!

一个个人、一支支部队神秘地消失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编制序列中增加了“7169部队”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位连长的新婚第二天清晨,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电话是他的一位老首长打来,要他立即赶到西北某地,去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不许告诉任何人。

“连爱人也不告诉吗?”连长不解的问。

“是的!”回答是斩钉截铁的:“否则,按泄漏军事机密处理......”

连长回来轻轻吻了吻正在熟睡的妻子的眼皮,捎上洗刷用具就走了。

当妻子醒来时,发现丈夫不在了。一天、两天、三天......妻子问公公婆婆,问同事邻里,问当地政府,谁也不知道她的丈夫到哪里去了。

她挺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到哈尔滨、到沈阳去寻找她的丈夫,哭得象孟姜女一样凄惨。

直到第6个月,这对新婚夫妇才“接上头”。从罗布泊发出的信,走了两个月才到达她的手里。医生说,如果信再晚几天,也许她就会完全疯了。

我讲完了这个听来的故事,问陈士榘将军:

“有没有这回事?”

将军笑道:“在罗布泊,这样的故事多得很!”

他也说了一个故事,有一位副教授叫王汝芝,她接到二机部的秘密调令,按规定瞒着丈夫,借口出差,来到遥远的罗布泊,担任工程研究所所长。有一次,她在罗布泊散步时,远远看到一个穿军装的男人很象她的丈夫,走近一看,果然是她日夜思念的丈夫。原来她丈夫与她一样,也接到了秘密调令,迟她一个月来到了罗布泊。

1958年,随着一个个人、一支支部队神秘地失踪,一个代号为“7169”的部队在罗布泊诞生了。这就是为建设导弹、原子弹试验基地而组建的特种工程兵部队。陈士渠将军就是这支部队的司令员兼政委。

陈士榘将军扳着指头回忆说——

从1958年3月30日,中央军委的第一个调令起,罗布泊先后调来12个工程兵团,即工程兵建筑第101团、103团、107团、109团、123团、124团、125团,工程兵第4团、第6团、第8团、第9团、第15团。还有两个工程兵师:53师和54师,以及汽车第36团、第37团;工程技术大队,3所医院,一个通讯营、一个勘察队,一个办事处;另有印刷、木材加工、机械修配、农牧场等七个;配属单位有:步兵195师(后改为工程兵52师),铁道兵第10师,通讯兵通讯工程团,空军建筑第6分部等。上述部队共有十万之众。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