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处理刘青山张子善问题上毛泽东说了哪四个字(6)

核心提示: 当周恩来将华北局的报告送交毛泽东时,毛泽东看后许久不语。周恩来就问:“主席的意见呢?”毛泽东张口说出两个字:“死刑。”周恩来又问:“万一有人出面讲情呢?”毛泽东还是两个字:“不准。”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宣读判决书的临时法庭审判长宋志毅,曾任原十专署专员,而张子善时任十地委书记——原专员审原地委书记。

在公审大会前夕,宋志毅曾以双重身分——过去的战友、同志和今天的审判官,见了张子善一面。此时的张子善已有所悟,也看到了自己的末日,其言也善:过去大家的批评、抵制,甚至揭发,都是为了挽救我和维护党纪国法,这样做是对的,像李克才等人。我一生坐过两次监狱,过去是坐敌人的,搞学潮,在监狱作过绝食斗争,是为革命,是光荣的。现在坐自己的监狱,是犯了罪,给党和国家造成了极恶劣影响,是可耻的。现在吃不下饭,可不是绝食,是负罪感。唯一的希望是大家“以我为戒”,把我当成一个敲钟的棒,用我来敲敲吧。

当判决书宣读完毕时,公审大会会场立刻响起了一片口号声。

“拥护廉洁奉公的人民政府!”

“拥护光荣、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毛主席万岁!”

“共产党万岁!”

听到这样的宣判,这样的口号,刘青山浑身一颤,下意识地挺一下脖子,抬头看了一眼,又无力地垂下了头。而张子善则明显地被“死刑”二字吓瘫了,双膝一软,直往下出溜,若不是两个民警扶持着,肯定会瘫倒在地。

宣判之后,刘、张二犯被捆绑起来,押赴刑场。押下主席台时,刘青山双腿迈动得机械而僵硬,五官如同石刻,但还能自己行动。随后的张子善却瘫了,双腿无法站立,在两位民警的架拖下,才离开了会场。

在刘、张二犯被押离会场后,河北省人民政府主席杨秀峰在大会上作了讲话。他说:“大贪污犯对国家和人民所造成的损失,除了他们直接贪污盗窃的数目以外,其他政治上、经济上的损失,则更难以计量。其次,我们也清楚地看到了资产阶级向革命队伍的进攻是多么凶恶猖狂,刘青山、张子善被资产阶级所引诱,不但已经被糖衣炮弹所完全打败,而且已经驯服到向资产阶级投降,并很快成为资产阶级在我们内部的代理人了。”他号召全省工人、农民和各界人士紧张动员起来,把“三反”、“五反”运动坚决进行到底,在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下,为争取这一伟大斗争的彻底胜利而奋斗。

杨秀峰讲完话后,全场起立,口号声再次响起:

“拥护人民政府枪决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

“严办拒不坦白交代的大贪污分子!”

“坚决打退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

大约下午1点半,公审大会结束。

押解刘青山、张子善的刑车驶出体育场后,拐上了大街,奔向保定东关大校场。车队的最前面是一辆开道吉普车,随后是分别载着刘青山和张子善的两辆敞篷吉普车,刘、张二犯的身边各有两名民警押解。最后是一辆大卡车,满载着全副武装的人民警察。

车队缓缓前行。沿途街道两旁站满了前来观看的群众,还有许多人,或骑自行车,或跑步,跟在刑车的后面,他们要到刑场亲眼看一看这两个大贪污犯是怎样被处决的。

保定东关大校场,曾是中国近代第一所军事教育高等学府——保定军官学校的所在地,从这里曾走出过蒋介石、叶挺、白崇禧、陈诚等许许多多的风云人物。但是,随着历史的变迁,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荒野,并成为了保定市的刑场。

刑车驶进大校场中央,民警将刘青山、张子善从车上押了下来。刘青山一下地,僵硬的双腿似乎失去了知觉,虽然他想努力站稳,但还是踉踉跄跄差点跌倒。在民警的押解下,他自己走向土坑,跪了下来。而张子善几乎是被民警抬下车的,两名民警架拖着将他带到土坑前跪下,人们看见他脸上湿乎乎的,满是泪水。

上一页 1 2345678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