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四大将在九一三事件前一天在做什么?

核心提示: 其实,早在1973年底,主持实际工作的林彪专案组副组长纪登奎就向中央报告了审查结论:黄、吴、李、邱与“两谋”(谋害毛主席,南逃另立中央)毫无关系。事发当晚,只有黄永胜在人民大会堂、李德生回忆,9月12日晚,我正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

13955084_200702261358455065300.jpg

左起:李作鹏、吴法宪、林彪、黄永胜、邱会作

黄永胜:1955年上将,中央政治局委员、总参谋长,军委办事组组长。

吴法宪: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空军司令员,军委办事组副组长。

李作鹏: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海军第一政委。

邱会作:1955年中将,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参谋长、总后勤部部长。

1971年9月12日,是个平静的星期天。不要说一般老百姓没有想到,就是被认为卷进“九一三”事件漩涡中的黄、吴、李、邱也没有想到,第二天即将发生震动新中国历史的大事件。当然更没有想到,这一天是他们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天。虽然逮捕(称离职反省)是在11天以后的9月24日,但从9月13日起,他们的一举一动就都被监控了,基本上无所事事。1980年审理“两案”时已经基本搞清,没有证据表明黄、吴、李、邱与林彪逃跑有关系,可惜这已是十年铁窗之后的事情了。其实,早在1973年底,主持实际工作的林彪专案组副组长纪登奎就向中央报告了审查结论:黄、吴、李、邱与“两谋”(谋害毛主席,南逃另立中央)毫无关系。

1971年9月12日,黄、吴、李、邱都在干什么呢?

事发当晚,只有黄永胜在人民大会堂、李德生回忆,9月12日晚,我正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会议由周总理主持,讨论他即将在四届人大上作的政府工作报告,黄、吴、李、邱参加了会议。

实际并不是这样,黄永胜的警卫参谋费四金回忆,这一天晚上来开会的有周恩来、张春桥、江青、康生、黄永胜、邱会作、李德生、纪登奎等。

吴法宪没来,他是宪法起草领导小组的。费四金说的也不完全对,邱会作也没有来,他和李作鹏是9月13日凌晨4点左右从家里被叫到人民大会堂的。

“九一三”事件发生时,黄、吴、李、邱四人中只有黄永胜在人民大会堂。

9月12日军委办事组没有集体办公,也就是说黄、吴、李、邱没有聚会,如果要搞阴谋活动,好办得很,黄永胜一个电话几个人就可以集中活动,完全以工作名义。而且那时也没有什么星期天的概念,只要有事就办公。可以说,9月12日是个完全意义上的星期天,黄永胜上午先到理发室理发,然后大儿子黄春光陪他散步、聊天,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回来。接着就是看孙子、逗孙子。孙子1971年5月出生,已经四个月了,正是好玩的时候。这时就到了中午的吃饭的时间,饭后午睡,起床后,黄在看未阅的文件。黄住在西山9号,房子下面就是军委前指。若大的工事,司、政、后指挥系统,电台、军委一号电话台、发电机、水井、一个加强团几个基数的武器、弹药,三千人半年的粮食、肉类罐头、蔬菜罐头以及被服、药品,办公区、警卫区、大礼堂,一应俱全。

9月12日下午,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黄、吴、李、邱并不知道。总理事先也不知道,政治局的成员不知道,甚至江青也不知道。周恩来通知黄永胜晚上到人民大会堂来讨论政府工作报告。可见原定国庆节前后召开的“四届人大”的准备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时黄、吴、李、邱的心情还不错,一是他们对主席的检讨,在主席那里过了关,虽然,主席在南巡时对刘丰等人说“庐山的事情还没有完”(李作鹏从刘丰口中得知),有些不理解,但总无大碍,无非再接着检讨。主席喜欢占上风。二是黄、吴、李、邱经过艰苦努力,经过和江青几次舌战,终于同意军队解放一批干部,国庆节要上天安门亮相,诸如张宗逊、杨勇、梁必业、肖向荣、李雪三、张贤约、王诤、王恩茂、吴克华等等。三是“四届人大”的人事安排,黄、吴、李、邱均有重任,黄为第一副总理,张春桥、李先念、纪登奎等也是副总理,李、邱也是副总理;吴是副委员长,只是大家不理解,主席为什么要康生当委员长,而不让朱老总当委员长,总理还叮嘱这几个将军在会上不要再议,不要放炮,主意不是他们几个的。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