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叶剑英之女叶向真:“文革”中敢“绑架”彭真(3)

核心提示: 甫时,叶剑英的夫人吴博和二女儿凌子平静地生活着,远离喧嚣都市,宁静而幽雅。几十年里,叶剑英送身边的工作人员到护校、军医大、 国防大学等学习的有20多人。   在外围站岗的警卫战士,叶剑英都叫得出名字,他散步时会走过去问他们家乡是哪里,家里经济情况怎么样,有没有困难。

四年监狱,叶帅担心女儿“会傻掉”

“在父亲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江青批示,由公安部部长谢富治执行,突然把我们家6个子女和保姆都抓起来关进了监狱,为的是从子女口中弄出整父亲的材料”。1967年,叶向真和丈夫刘诗昆被逮捕。叶剑英的长子叶选平、次子叶选宁、长女叶楚梅、长婿邹家华连同一个带毛毛(叶向真和刘诗昆的儿子)的保姆都被投入功德林监狱分别关押。“说起抓我哥哥姐姐的事,到现在我都觉得内疚,要不是我在‘文革’中太过折腾,江青也不会那么盯着我。四人帮要想把父亲这块石头搬掉,但是找不到有问题的证据,就从亲属身上做文章”。

叶向真被关押在9平米的单人牢房里,与外界隔绝。她不知道其他亲人已经被抓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觉得没什么,想着不管怎么着,过几天还不得把我放了啊。结果越关越不对劲儿……后来,我想干脆死了算了,都关了快两年了,看样子也出不去了,活着没意思。当时还琢磨怎么死痛苦少一点”。

在牢里,叶向真钻研起了中医,试验针灸。她趁提审时,在桌子上捡了根大头针,又从扫帚上截下一小段铁丝,在水泥地上磨成针,往自己大腿的穴位里扎。后来,狱医给犯人看病,无意间遗落下两支针。她从此用这两支正牌武器练习针灸,为出狱后当医生埋下了伏笔。

叶帅在“文革”中为什么没倒?向真说:“叶帅没倒是因为主席要用他,很多事情,没有他的时候,主席都觉得不安全,别人信不过。”

“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叶剑英在大节上显出做人的宗旨, “绝对没有野心,不谋自己的利益,对自己的职务升降都没有意见,能官能民”。

后来,周恩来向毛泽东说:“叶帅的一个女儿还在监狱里关着,就是延安出生的那个……”毛泽东说:“一个孩子关她做什么!”由于这个提醒,1970年叶向真终于重获自由。然而,出狱后的叶向真让父亲震惊了,女儿几乎连话都不会讲了,人也变得十分迟钝。“父亲看见我时非常激动”。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放出来了。所以后来江青来看我时,弄得我们上下特别紧张。 她实际上是来跟我爸爸解释,突然打电话来,说要来看我们,我们全家就跟要逃难一样,把我儿子都关在楼上禁闭起来,所有闲杂人等不得露面。江青来了以后,一见我爸爸,‘哎呀,老帅呀,这个女儿受苦了,林彪他们这些人真坏呀,他不仅整你的黑材料,也成立我的专案组,也在整我的材料啊。’当时我们听听眨眨眼,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她就问,你在监狱里没怎么样吧……你的孩子怎么样了……我们赶快把孩子从楼上弄下来,那时才七岁多,让他赶快叫奶奶,江奶奶。‘叫奶奶干什么,不要搞这些,叫我江青同志就行了。’当时我们很尴尬,怎么敢让孩子叫江青同志呀……结果后来,从一些批示材料里头才知道,抓我,抓我们,都是江青亲自批的。”

叶向真被关了近4年的单人牢房,“出来后我怕听到声音,每天都只是傻呆呆地坐着”。每当这时,父亲就想和叶向真说说话,比如“身体状况如何”,而叶向真却愣愣地回答不清楚,后来说了一句憋了很久的心里话:“爸,是我不好,我害了您和全家。”听了女儿的话,叶剑英眼圈发红,说:“不是!是爸爸连累了你们。”

叶帅担心自己这个女儿会傻掉。“父亲对此一直心存歉疚,他知道,我们几个做儿女的遭遇种种磨难,完全是因为江青要整他。他真担心我的身体恢复不了”。幸运的是,一年以后,叶向真的身体基本恢复正常。

1972年,叶向真改名江峰进入北京医学院改行学医,两年后在解放军301医院实习。实习结束后,她留在了这家医院,开始了7年的外科医生生涯。

1976年初,79岁高龄的叶剑英主管着军队的主要工作。9月,毛泽东逝世后,“四人帮”迫不及待地要篡夺最高领导权。叶向真回忆说,叶剑英分头与华国锋、汪东兴谈话,3个人经过多次精心缜密的策划安排,商定了如何实施解决“四人帮”问题的具体计划。“抓四人帮,他们三人每个人心里都有想法,在毛主席去世守灵的时候,互相试探、交谈,看对方的反应。最后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叶帅身经百战,对秘密工作有丰富经验,处理应急性事件绝对谨慎小心。“主席去世,很多人给江青写效忠信。说不定身边很信任的人已经投靠‘四人帮’了。他们三个人没有在一起待过,更不会大张旗鼓开会,父亲都是晚上开车到中南海,到汪东兴家里谈部署和安排”。“汪东兴不能出来,他是管8341部队的,所有警卫都归他管,他站在哪边,哪边就会90%的赢,他的行动是‘四人帮’严密盯死的。所以要一动不动,得让江青等人摸不着汪的动向,这就是叶帅的部署”。

“华国锋当时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也不能走来走去。汪东兴同志告诉我:你父亲要我和华国锋同志不要动,他在我们中间来回穿插……”“老爷子走动,他的车从中南海西门进,在汪家讨论后,出北门又去了华家。抓‘四人帮’前,他们三人根本没一起碰过面”。坐镇全局的叶剑英做得天衣无缝。

叶向真后来问汪东兴与华国锋,他们证实了这些细节。“让四人帮来开会,按照之前的计划三个人一组负责抓一人,每组警卫只知道自己的任务,一个一个地抓”。没响一枪,没流一滴血,中国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

此后的一件事,没人会想到与叶向真有关。1978年的中央工作会议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的预备会议,叶剑英提出召开,会期36天。会议召开前,胡耀邦安排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起草《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讲话稿出炉后叶剑英不太满意,就让女儿执笔写作,自己口述,刘诗昆协助。从11月25日到12月12日,叶帅修改审定的叶剑英同志讲话稿最终完成。

叶向真说,在讲话中,叶帅特别亲笔加上这样的话:“大家敢于说出过去想讲而不敢讲的意见,畅所欲言,充分讨论,解决了不少全党和全国人民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了正确认真的批评”,“这是我们党多年以来没有过的好事情,是我们事业大有希望的标志”,“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实行这样充分的民主,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们一定要坚持、发扬,推广到全党、全国。”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