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世界上仅中国存在的神秘部队 已组建30余年

核心提示:   王晓军所说的条件好是指:车可以直接开到队部院子里;金矿石就是一块块大小各异,形状各异的石头,勘探中队队长王彦明拿出一块递给记者,“这就是金矿石,肉眼是根本看不出来的,放你面前也没人会拿。”

 揭秘·探金

  钻矿16年 发现黄金储量80余吨

从大队部出发,走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路侧都是悬崖绝壁,车开着开着就无法前行了。“要是天气好的话,车可以开上去,今天下雨,路滑不敢开。我们得爬上去了。”王晓军解释。手机信号在此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个地势平缓的山崖上耸立着一个绿色圆锥体,占地约10平方米大小,这就是黄金战士勘探黄金的最前沿阵地。

钻矿地点分为戈壁滩、沙漠、林区、山区,条件无一例外都很艰苦。黄金五支队二大队常年驻守在秦岭山区,负责当地的找矿、钻矿任务。

每个大队下属地质中队和勘探中队,两队互相配合完成任务。地质中队负责找矿,确定开钻地点后,钻矿任务由勘探中队负责完成。

记者探访的勘探中队借住在当地老百姓的房子里。从这些房子出发到钻探机台还有好几公里陡峭的山路,上晚班的战士也要走将近一个小时。采访当天,正赶上下雨,记者用了40多分钟才“爬”上钻探机台。机台面积约10平方米,高13米,挂了绿色的油布维护设备,远远看去像一个绿色的圆锥体。

噪音是勘探中队战士们常年面临的困难之一。医学证明,人类听力所能承受外界的噪音是80分贝。机台前的噪音高达110分贝。

被誉为“拼命三郎”的武警黄金五支队支队长张宝河在机台前干了16年。16年,他累计钻进达4万余米,相当于钻透了5座喜马拉雅山,为国家探明黄金储量80余吨,潜在经济价值80多亿元。

机台常年的噪音导致他常年头晕,耳鸣。医院诊断结论为植物神经损伤而致神经性耳聋,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现在他需要依靠高倍助听器来和外界进行沟通。

 揭秘·测金

  探宝工具 由“老三件”变成“新五件”

钻探机在确定好的方位内打钻,延伸到地下几百米的深处采样。“钻机一旦开始就不能停止,必须一天24小时旋转。”勘探中队技术负责人翟开慧向记者介绍。“因为一旦停下来,已经开钻的山崖随时可能出现垮塌现象,发生堵塞。”

为了维持钻探机全天候不间断运行,战士们4人一班,3班倒轮流值班。“所以来我们中队的客人一天24小时都可以吃饭,深夜12点都有饭吃。”翟开慧开着玩笑。

4个年轻的战士各管一摊。班长是有经验的老战士,能处理一些突发情况,另外3个战士有负责泥浆搅拌的,有负责取芯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打到相应深度,把钻机提取上来的岩芯按号存放。根据他们的取样,后方的实验人员判断出岩石层里金矿石的含量。

对于王彦明和战友而言,这些年的最大变化就是他们的工作发生了很大变化,比以前轻,也更快捷。“以前工具是‘老三件’,锤子、罗盘、放大镜,全凭人力。”王彦明说。现在王彦明的勘探设备换成了“新五件”:数码摄像机、数码相机、录音笔、手持GPS(全球定位系统)、掌上电脑。

战士们会将采集到的矿石样本送到各支队的研究所。所有的化验结果汇总起来,就是黄金部队的找金成果。这些成果,连同勘探图纸,最终都要上报,再由国家统一协调开采。而战士们接下来要做的,是收拾行装,开赴另一个目的地。

在二大队的队部所在地有个金矿选厂,是部队勘探出来金矿转让给地方开采的,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而战士们却无缘见到提炼出来的金子。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