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79年邓小平访美历险 八个昼夜遇两次暗杀

核心提示: 先遣组与美方的会谈是在白宫举行的。2月5日,邓小平结束了在美国的访问,乘专机离开西雅图,飞经安格雷季、东京(在东京停留访问两天),于2月8日安全回到北京。

邓小平访美

1979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这是西方发达国家中最后一个和中国建交的国家。1月28日至2月5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应美国总统卡特和夫人的邀请赴美进行了为期8天的正式访问,中美关系从此走上了一个新开端。在此次访问中,台湾特工在美国收买枪手,企图暗杀邓小平,但是,在中美合作的严密安保下,行程有惊无险。

邓小平的特别助理、前国家安全部部长凌云所著的《共和国重大决策出台前后》一书,披露了当年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

访问前传来的警报

受到了美国政府和人民的极大重视和热烈欢迎,受到了相当于国家元首的礼遇。美国官方竭力宣传这次访问的重要性,强调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具历史意义的事件之一”。

国际舆论也认为,这是“战后国际关系的一个转折点”,“促进亚洲与世界和平的里程碑”。然而,中美建交和,对台湾国民党当局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美国国内反华势力对此也是不能容忍,不肯甘心的。出访前,安全机构收到以下情报:

—台湾一高级特务称要在时“给一点颜色看看”。

—在美国的蒋方人员正策划收买“意大利枪手”企图暗害邓。

—美国一个极左组织扬言:“要做一些使邓永远难忘的事。”

—旅美的亲蒋组织和台独势力准备收买流氓打手,并胁迫一些台湾留学生和侨民在华盛顿等地组织“游行示威”,进行挑衅。

对于期间的安全问题,中共中央一开始就给以极大关注。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国务院副总理耿飙、方毅、陈慕华和各有关方面的负责人黄华、韩念龙、伍修权、朱穆之、罗青长等以及中央警卫局的负责人员开了几次会,研究有关情况和应对措施。一致的看法是:敌情严重,切不可掉以轻心。

美国社会情况复杂,治安秩序不好,是人所共知的。据当时了解,美国有2亿人口,民间就有1.5亿支枪,每2分钟要响一枪,每24分钟就要打死一个人。美国暗杀政治人物案件之多,更是触目惊心,历届总统中就有林肯、加菲尔、麦金莱、肯尼迪等人遇刺身亡;有杰克逊、杜鲁门和福特等人遇刺幸免于难。中国与美国隔绝多年,对于他们安全警卫工作的情况知之甚少,这些都增加了中方人员的焦虑和不安。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决定派先遣组先期赴美进行安排。

先遣组赴美

1979年1月6日,外交部长黄华将高层这一决定通知了当时的公安部长赵苍璧,并由凌云(在当时担任邓小平特别助理、负责安全事务工作)随邓小平出访,并先赴美打前站。

先遣组行前,对安全警卫有一个初步设想:一是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在美访问期间的安全责任必须由美方承担。二是近身的安全警卫不能借手他人,由中方随行的警卫人员严密部署,并争取美方的合作。三是安全警卫工作要与外交礼宾活动安排紧密结合。

1月12日早晨,先遣组一行离开北京踏上了赴美的旅途,途经东京、纽约,于当地时间1月12日晚到达华盛顿。先遣组受到了驻美联络处主任柴泽民的热情接待。当晚就在柴主任的主持下和先遣组一起开了个会,传达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关于确保邓小平安全访问的重要指示,研究了相关情况。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