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四人帮”被抓捕看押过程揭秘(图)

核心提示: 第四组:组长滕和松(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值班室一科科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处警卫秘书),组员康海群、张云生(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警卫科警卫参谋,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处警卫参谋)、高风利,负责解决姚文元。

江青比较配合,连手铐和准备堵嘴用的毛巾都没派上用场

解决江青,上级决定在她中南海的住地实施。她长期与毛主席分居。

她在中南海的住地,位于中南海春藕斋西侧新建的二○一号楼。第三行动小组事先隐蔽在春藕斋后院东门外。

晚上八点钟刚过,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和武健华终于来了。后来听说张耀祠此前带领李连庆等人去隔离毛远新了。武健华低声下令:“出发!”,张耀祠一挥手,高云江、黄介元、马盼秋三人像箭离弦一样,立即跟上,直奔江青的住地二○一楼。进入二○一楼东廊,队员们没顾上看江青的工作人员都在干什么。只见卫士周金铭(警卫科派去的警卫参谋)迎了上来,并叫来护士马晓先(警卫局保健处派来)。事后周金铭告诉说,江青本打算10月7日去天津,让他准备车。10月6日晚饭后他去南楼准备向汪东兴汇报,遇到汪的秘书孙守明。孙守明告诉他汪东兴正好要找他。他见了汪后,汪即把当晚要隔离审查江青的决定告诉了他,让他配合行动,注意江青的动向,同时让他告知马晓先,并严加保密。周金铭见行动组的人到后,主动把武器交给组长高云江。张耀祠问工作人员:“在不在?”大家说:“在。”武健华让周带路,并叫马晓先一起进去。大家进了江青的房间,见江青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腿上盖了一条小方毛毯,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有文件、文具等物。几个人呈半圆形把江青围住。江青坐在那里,见来人的架势,先是一脸怒气,后又平静了下来。她扭头问:“你们要干什么?”张耀祠马上向江青宣布:江青,你不听中央的警告,继续拉帮结派,进行分裂党的活动,阴谋篡党夺权,中共中央决定,对你实行隔离审查,立即执行。张耀祠又命令江青:“现在把你送到另一个地方,你要遵守纪律,老实向党坦白交代你的罪行。”江青听后一脸惊恐地问道:“中共中央是什么人决定?”武健华说:“中共中央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明白?”江又说:“我是说是什么人指使你们来的?”张耀祠立即严肃地说:“我们是奉华总理、叶帅的命令,来执行中央决定的!”江青又嗫嚅着说:“主席尸骨未寒,你们就对我这样。”武健华严令催促江青马上走。江青提出她这里的文件怎么办?张耀祠说会派人来接管,并让她交出钥匙。江青提出钥匙要交给华国锋。张耀祠就让她把钥匙封在信封里,代她转交。江青写了张条子,连钥匙一起封在信封里,交给了张耀祠。江青这时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慢步上了一趟卫生间。马晓先给她披上了一件深灰色风衣,她一身黑衣,服服帖帖地跟随大家离开了二○一楼大院。因为她比较配合,连手铐和准备堵嘴用的毛巾都没派上用场。

出了二○一院,江青顺从地上了保险红旗车,前、后卫车是警备车。行动小组的人加上马晓先把江青限制在主车中间的座位上。车离开中南海,一路绿灯,一会儿就到了隔离地点。进了地下隔离室,江青见到押送她的黄介元,误认为是原来保卫过毛主席的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一中队队长陈长江,就问黄:“你是长江啊?”黄介元没好气地回答:“我是黄河!”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