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蔡元培做校长前的北大:学生喝花酒 教师逛妓院

核心提示: 出任北大校长一年后,蔡元培改革北大的各种举措已次第进行,且推进顺利,随即将组建“进德会”提上议事日程,他说:“进德会之问题,遂亦应时势之要求,而不能不从事矣,以南洋同学会、译学馆校友会所提议而未行者,试之于此二千人之社会。”

蔡元培于1917年1月初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当时的北大,正处于“晦雾时期”,虽然经历了辛亥革命的洗礼,校园里封建官僚习气依旧,腐败生活作风如前。蔡元培以革命家和教育家的气魄大力整顿创新,其中的一项举措,是组织“进德会”以挽奔竞游荡之恶习。

缘起

民国初年北大的教员,如清末一样大都来自政府衙门,滥竽充数不学无术者不乏其人,年年把当年陈旧的讲义发给学生,在讲台上读一遍了事。学生中多官宦和富商子弟,他们但为日后升官发财寻求“出身”,心思与时间不是花在读书求知上,而是专事奔竞游荡。对此,蔡元培的《自写年谱》中有录:“学生于讲堂上领受讲义,及当学期、学年考试时要求题目范围特别预备外,对于学术,并没有何等兴会。讲堂以外,又没有高尚的娱乐与自动的组织,遂不得不于学校之外,竞为不正当的消遣。这就是著名腐败的总因……”

蔡元培所指的“不正当的消遣”是什么呢?请看许德珩《回忆蔡元培先生》中所云:

蔡先生是1917年1月到北大就职的,在此以前的北大,是一座封建思想、官僚习气十分浓厚的学府,一些有钱的学生带听差、打麻将、吃花酒、捧名角,对读书毫无兴趣,教员中不少人不学无术,吃饭混日子,教课是陈陈相因,敷衍塞责。

顾颉刚《蔡元培先生与五四运动》里有类似记述:

1913年我考入北大预科时,学校像个衙门,没有多少学术气氛。有的老师不学无术,一心只想当官;有的教师本身就是北洋政府的官僚,学问不大,架子却不小。那时的北大有一种坏现象:一些有钱的教师和学生,吃过晚饭后就坐洋车奔“八大胡同”(妓女集中地段),所以妓院中称“两院一堂”是最好的主顾(“两院”指参、众两院,“一堂”指北大,其前身为京师大学堂)。那时在学生中还流行一种坏风气,就是“结十兄弟”。十个气味相投的学生结拜作兄弟,毕业后大家钻营作官,谁的官大,其他九人就到他手下当科长、当秘书,捞个一官半职,有福同享,这样的学校,哪能出人才?只能培养出一批贪官污吏!蔡元培先生来校之前,北大搞得乌烟瘴气,哪里像什么最高学府?

北京大学也因此被谑称为“探艳团”、“赌窟”。

面对乌烟瘴气的北大,蔡元培痛心疾首,他深知“私德不修,祸及社会”,有心在校内筹组“进德会”,规范师生道德行为,净化校风。故而到校之初,就在《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中,号召师生共起“砥砺德行”“力挽颓俗”,神色凝重地说:“方今风俗日偷,道德沦丧,北京社会尤为恶劣,故必有卓绝之士力挽颓俗,诸君为大学学生,地位甚高,肩此重任,责无旁贷,为诸君计,莫如以正当之娱乐,易不正当之娱乐,庶于道德无亏,而于身体有益。”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