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延安时期中共对美关系始末 叶剑英发挥重要作用

核心提示: 二、继中外记者参观团之后,美军观察组于1944年7月22日来到延安。在这样的情况下,长期担任美国驻华武官的包瑞德上校受命筹组并主持了美军中缅印战区驻延安观察组(代号“迪克西使团”,迪克西原指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部叛乱各州,这里指延安)。

核心提示:中国共产党对外关系起源于延安,并从延安走向世界。就中共与美国的关系而言,1944年接待美军观察组是延安外事工作的重要开端。中共与来华调处国共矛盾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等也开始了直接的交往,其中,经历了与两国三方(即中美两国和国共美三方)有关的历史事件有重庆谈判、停战谈判,相应的协商机构则有三人军事小组、军事调处执行部等。在上述一系列活动中,叶剑英是周恩来最主要的助手,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共产党对外关系起源于延安,并从延安走向世界。就中共与美国的关系而言,1944年接待美军观察组是延安外事工作的重要开端。中共与来华调处国共矛盾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等也开始了直接的交往,其中,经历了与两国三方(即中美两国和国共美三方)有关的历史事件有重庆谈判、停战谈判,相应的协商机构则有三人军事小组、军事调处执行部等。在上述一系列活动中,叶剑英是周恩来最主要的助手,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中外记者团访问延安是美军观察组进驻延安的前奏曲。

1944年,亚洲太平洋战场风云变幻。美军节节胜利,进逼西南太平洋。当时美军最高统帅部有一个登陆中国沿海,以切断日军羽翼、孤立日本本土的战略计划。与此同时,日军则处处失败,其最高统帅部拟收缩兵力,固守中国沿海,确保东北、华北,以支持其本土决战。因此,在美国的亚洲太平洋的战争地理中,中国成为仅次于日本本土的第二号目标。中国在亚洲太平洋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战略地位大大提高。可此时,中国正面战场上的国民党军队在与日军的作战中却一败涂地,数月之间,竟损兵百万,失地千里。而在敌后战场上,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军民胜利地进行了一系列攻势作战,以生命和鲜血赢得了自己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引起了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的瞩目。

就在这年年初,美、英等国的驻华大使就向中共方面提出,要求派记者到延安和其他解放区做些实地考察。经过长 期的斗争,国民党政府不得不同意让一个中外记者参观团到延安等地进行实地调查。中共中央也同意了这一要求。八路军总部对接待记者团作了周密安排,并责成时任参谋长、外事组长的叶剑英具体负责。6月9日,中外记者参观团穿过国民党军队的层层关卡,到达延安。这个记者团成员中的外国记者有:美联社、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史坦因,美国《时代杂志》、《纽约时报》、《同盟劳工新闻》的爱泼斯坦,合众社、伦敦《泰晤士报》的福尔曼,以及路透社、塔斯社记者等;中国方面则有《中央日报》、中央社、《新民晚报》、《扫荡报》、《大公报》、《时事新报》、《国民公报》、《商务日报》的记者等。

记者参观团来到延安的当天,首先由八路军总部秘书长杨尚昆出面接洽安排。下午5时,由叶剑英以十八集团军参谋长的名义设宴为他们洗尘,对他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10日下午5时,朱德在王家坪礼堂设宴款待中外记者们,叶剑英代表朱德致欢迎词。6月22日,叶剑英根据党中央、毛泽东的一贯主张和战争的实际情况,在王家坪礼堂向中外记者参观团作了长达6个小时的题为《中共抗战一般情况的介绍》的长篇报告。为了使外国记者准确无误地听清这个重要报告,当场分发了译成英文的小册子。叶剑英在介绍中,对国共两党军队抗击敌军的情况进行了鲜明对比:共产党领导的正规军和地方军共47万人,抗击侵华日军总数的64.5%;而国民党有几百万军队,抗击的敌人却只占35.5%。如果把全部日军、伪军加在一起,共产党抗击了日伪军总人数134万人中的110多万,占84%,或六分之五以上;而国民党军队只抗击日伪军二十三四万人,仅占16%,尚不足六分之一。叶剑英以雄辩的事实、充足的论据,说明了中共的伟大以及在中共直接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抗日武装在抗战中所起的重大作用,也无情地揭露了国民党的腐败无能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真相。叶剑英还专门宣读了在八路军、新四军中为中国人民的抗战伟业而献出了生命的国际友人的名单,并对历年来盟国朋友对我国的援助表示感谢。中外记者参观团听后,给予很高评价,认为这是“第一流的报告”,有“很高说服力”,“掷地有声”,是“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与中共高层意见于一身的谈话”。6月25日,叶剑英与朱德又同美国记者史坦因和英国记者福尔曼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谈话,回答并说明了如下几个问题:第一,共产党军队在战时敌后的潜在力量;第二,共产党对国民党的关系、态度以及同国民党、美国及英国武装力量合作能够采取或应该采取的形式;第三,战后共产党军队将为保持远东和平而斗争。

叶剑英的报告和朱德的谈话,通过中外记者参观团,冲破了国民党的重重封锁,很快传到了美、英等国,传到了全世界,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人民的巨大反响,国内外舆论对中共在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给予新的评价。特别是对国民党已倍感失望的美、英等国家的一些政府要员与高级将领,更加关注共产党领导下的敌后战场。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将军一再强调美国政府必须给共产党军队以与国民党军队同样多的援助。

二、继中外记者参观团之后,美军观察组于1944年7月22日来到延安。

当时的美军统帅部,尤其是美军中缅印战区司令部,从早日结束对日战争的目的出发,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中共的力量。因此,亟须了解和联络中共。在这样的情况下,长期担任美国驻华武官的包瑞德上校受命筹组并主持了美军中缅印战区驻延安观察组(代号“迪克西使团”,迪克西原指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部叛乱各州,这里指延安)。观察组下设政治情报组、陆军情报组、海军情报组、气象组和营救组。观察组成员,大部分是属于史迪威将军的中缅印战区总指挥部的军人,也有一些美驻华使馆的外交官。观察组的任务,主要是了解日军、伪军的基本情况、作战特点,我党我军的政治、军事情况,以及利用边区为美海空军提供气象情报等。美国陆军中缅印战区司令部在给包瑞德上校的行动指令中,明确规定观察组的任务是:收集一切有关日军和中共的情报,特别要重视“共产党对战争所能做出的贡献的估计”,“共产党战争能力的潜在贡献的估计”,“援助共产党,以增强他们战斗力的价值的最有效的办法”等等。

7月22日下午,美军观察组第一批人员乘坐一架美制C-47型运输机飞临延安(第二批8月7日到达。驻延安美军观察组共18人)。周恩来、叶剑英等前往机场迎接。那天,延安机场刚抢修不久,跑道路面地基不牢。飞机降落的时候,出了点小故障,叶剑英急忙走上前去察看,关切地问道:“飞机坏了没有?”曾长期担任过美国驻华使馆武官的包瑞德当即用汉语回答:“伤人乎?莫问马。”叶剑英

事后谈起这件事,笑道:“我知道他是一个中国通,想不到他还真有点学问咧!”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