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戴笠受命蒋介石亲自暗杀多少重量级人物

核心提示: 一天晚上,趁王亚樵拜访一女人时,隐藏的特务们一拥而上,将王亚樵刺杀身死。国民党从上海撤退后,戴笠留下了大批潜伏特务,一方面搜集日方情报,同时也监视各方人员动向,而唐绍仪在上海迟迟不肯动身,便引起了戴笠的注意,他电令上海特区区长周伟龙严密监视。

资料图:蒋介石和戴笠

资料图:蒋介石和戴笠

    六国饭店的枪声

1933年5月7日上午,一个打扮阔气的商人带着一个年轻、干练的随从住进了北平六国饭店。

这两个人别的房间不要,偏要住三楼。他们住下后,年轻人不时地在走廊上走来走去,并假装不在意地向走廊两侧的窗子外看,时刻注意着各种动向。

中午12点刚过,年轻人紧张地回到房间,对中年商人说:“对面房间卫生间的窗户开了,里面有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多岁,高高的个子,下巴上有一绺长须。

不知是不是?”中年人听后,假装有事,到那里走过一趟,回来后说:“不错,就是他。”“那我就干了。”年轻人说着,从包里取出手枪,张开机头,并下意识地瞄了瞄,然后,放下大褂的袖子遮住枪,就想往外走。

“你等一等,我下楼安排好汽车。”说着,商人急匆匆地走下楼去。

过了两三分钟,年轻人看看差不多了,便袖着手枪来到走廊上。从窗口看去,那个女的正在给老头系扣子。说时迟,那时快,他迅速端起手枪,屏住呼吸,“砰!砰!”对准那男的后心就是两枪。眼看着老头子倒在地上,女人撕心裂肺地叫起来,他转身就奔向楼梯口。

枪声震惊了人们,一群人迎面跑过来。年轻人一挥手枪,咬着牙喊道:“闪开!我在杀汉奸,没你们事。”乘那些人发愣的当口,飞快地跑下楼。这时,商人早把汽车停在门口,并打开车门等着他。

年轻人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汽车,车门没等关好,汽车已“呜”的一声,一溜烟开跑了。

“怎么样?”商人问。

“眼看他倒了下去。”年轻人呼哧呼哧地喘息着说。

“打了几枪?”

“记不清了,大概是两枪。”

原来,这两个人便是力行社特务处派去刺杀张敬尧的人。中年商人叫王天木,是特务处天津站站长。年轻人叫白世维,年方二十四岁,也是军校毕业,先后任抚 宁县党务宣传员,兼临榆、抚宁民团教练官,后又任东北义勇军第二十七支队司令。他本不是特务处成员,但因与特务处北平站站长陈恭澍关系密切,便推荐给华北 区区长郑介民,执行这项任务。而郑介民又是受何应钦之命,布置这次暗杀的。

1933年,正是长城抗战后中日关系至为紧张的时期。自1933年1月以来,日军先后对热河、长城各口发动进攻,国民党军虽经激烈抵抗,但仍失陷热河 和长城各口,日军并觊觎冀东。这时,新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的何应钦得到情报,说日本侵略者准备利用孙传芳在天津、张敬尧在北平建立傀儡政权。 这两个人,孙传芳做过五省联军总司令,张敬尧当过湖南督军,旧属较多,影响很大,一旦建立傀儡政权,对国民党威胁太大。于是,何应钦命令特务处华北区区长 郑介民,找一个“忠实”的黄埔学生,暗杀张敬尧。这样,几经挑选,最后选中了白世维。

白世维受命后,即开始准备行动,郑介民还把自己的手枪摘给他,以示信任与鼓励。经过了解,得知张敬尧化名常石谷,住在东郊民巷六国饭店三楼。东郊民巷 是使馆区,其治安由各帝国主义轮流值年负责。当年正是日本值年,所以张敬尧认为住在这里极为安全。他找了个女人陪伴,每天要睡到中午12点起床,他的四个 保镖下午一点到这里,保护他活动。这就给王天木、白世维造成了可乘之机,在张起身后、保镖来前动了手。

王天木、白世维乘车脱身后,换了衣服,埋好手枪,才向郑介民汇报。郑介民让陈恭澍派人去探听消息,得知张敬尧被击中要害,生命垂危。

当天晚上,报纸登出六国饭店常住客人常石谷被刺消息。次日,各报纷纷报道:在六国饭店被刺身死的常石谷,就是前湖南督军张敬尧。据说,张敬尧被刺时,孙传芳由天津刚到六国饭店,听到枪声,知道不妙,跳窗逃入日本兵营,很长时间不敢出来活动。后来,他被侠女施剑翘刺杀。

有人以为,白世维刺杀张敬尧与戴笠无关。其实,关于张敬尧投靠日本人之事,就是戴笠命部下刺探得来的,而郑介民虽受何应钦之命布置,也必须经请示戴笠 批准后才可行动。在刺杀重要人物上,戴笠是不敢自作主张的,他必然要请示蒋介石。而且,日本拉拢张敬尧,对蒋介石的统治影响甚大,所以,可以推断,刺杀张 敬尧之事,也是蒋介石指使戴笠布置的工作之一。

杨杏佛喋血

1933年6月18日,距六国饭店张敬尧被刺仅一个多月,上海又发生了杨杏佛被乱枪打死的事件。

杨杏佛名铨,字杏佛,1893年生。江西玉山人。早年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革命,曾任南京临时政府总统府秘书。时任南京政府中央研究院总干事。

蒋介石之所以杀他,是因为对“中国人权保障同盟”的仇视。

“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政府采取各种恐怖手段,对抗日活动变本加厉地予以镇压。“抑制舆论与非法逮捕杀戮之记载,几为报章所习见。”正是在这种形势下,“中国人权保障同盟”成立了。

1932年底,宋庆龄、蔡元培等人发起成立了同盟。同盟宣布自己的任务是:“(一)为国内###之释放与非法的拘禁酷刑及杀戮之废除而奋斗,本同盟愿 首先致力于大多数无名与不为社会注意之狱囚;(二)予国内###以法律及其他之援助,并调查监狱状况,刊布关于国内压迫民权之事实以唤起社会之公意; (三)协助为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诸民权努力之一切奋斗。”公开竖起了人权的大旗,与国民党法西斯统治做斗争。

同盟成立后,以宋庆龄为总会主席,蔡元培为副主席,杨杏佛为总干事,并在上海、北平设分会,积极开展有关活动。在斗争中,几件事引起蒋介石的极端仇视:

一是刘煜生被杀事。刘煜生是镇江《江声报》经理兼主编,因在该报副刊上登载爱国文章,被国民党当局以“鼓动###”的罪名逮捕,并由江苏省主席顾祝同 下令封闭《江声报》,1933年1月,将刘煜生枪毙。同盟得知此消息后,即开会发表宣言,指出,“此种蹂躏人权、破坏法纪、黑暗暴行,已明白证明顾祝同与 实质上北洋军阀毫无二致,也即为我全国人民之公敌。”并有力地揭露当局破坏民权的暴行。

二是营救###问题。1933年3月,共产党人陈赓、罗登贤、余文化、廖承志等被捕,为了营救他们,同盟曾组织营救###委员会,由宋庆龄、杨杏佛等 人赴南京探望陈赓,要求释放,并揭露国民党法西斯罪恶。同年5月,丁玲、潘梓年被特务秘密绑架,同盟组织了“丁、潘保障委员会”,进行营救。

这期间,杨杏佛身为同盟总干事,积极奔走各地,做了大量工作。

同盟的活动情况由特务部门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蒋介石那里。

这不是专门和我作对吗?蒋介石恨得咬牙切齿,决定杀一儆百,以恐怖行动制止同盟的活动。但杀谁好?这却是个颇费踌躇的问题。杀小了吧,起不到恫吓作用;杀 大了吧,宋庆龄是孙中山###,蔡元培是国民党###,杀了他们,我老蒋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莫说全国人民不答应,就是国民党党员就会把我吃了,何况,还有 那么多反对派无时不在找我的缝隙下蛆呢?对,就杀杨杏佛。他是同盟总干事,除了宋、蔡,就是他大,而且他十分活跃,在国民党内有一定资历和影响,杀了他, 可以起到恐吓宋庆龄、蔡元培的作用,又不会翻了自己的船。于是,1933年4、5月间,蒋介石对戴笠下达了“制裁”杨杏佛的指令。

戴笠受命后,即布置手下特务对杨的一切活动进行监视调查,并印发了杨的照片三百张,供特务们确认,以备随时动手。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