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85年邓小平伸出一根手指:裁军一百万

核心提示: 一年后的1986年,张铚秀告诉袁厚春,保留昆明军区是眼前的考虑,但保留成都军区是长久的战略打算,从战线上看,军区设在成都能兼顾昆明,但设在昆明兼顾不了成都,更顾不上西藏。在烈士陵园墓前,张铚秀亲手献了一个花圈,挽联上写着“为国捐躯的烈士们永垂不朽———你们的司令员、战友张铚秀”。

1985年6月4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

1985年6月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

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轻轻伸出的一根指头震惊了世界———中国人民解放军裁减员额100万。

紧接着,邓小平论述了百万大裁军和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这一战略性转变的意义。掌声如潮水般涌动,照相机的闪光灯频频闪烁,历史在瞬间凝固。

当时,1984年国庆大阅兵那气壮山河的场面依然时常在报刊、电视屏幕上展现,雄壮的军威振奋起的民族自豪感和爱国热情依然在人们心中激荡。

可是,那威武的铁流,壮美的方阵,竟意味着告别。

一次从上到下的“立体震荡”

23年前的1985年,军委正式作出裁军决定后,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的团级编辑袁厚春,去了武汉大学作家班进修。

在武汉,他经历了原属十一大军区之一的武汉军区被撤,看到被裁掉人员的伤感气氛。

一天晚上,武汉军区创作组一文职干部到了袁厚春的宿舍,往床上一坐,埋头抽烟,两眼通红,面色憔悴,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

“如丧考妣。”袁厚春这样形容那个被裁掉的军官,他老家在河南一个地区,奋斗了半辈子终于调到武汉,老婆、孩子办理了随军。

但武汉军区一撤,创作组也要被撤,他需要回老家安排工作,一家人都得回去,那个军官觉得自己无法跟老婆、孩子解释,感觉是天塌了下去。

“至于这样吗?”袁厚春这么想的同时自己被触动了,他想看看百万大裁军到底带去了什么。

1986年春节那个寒假,袁厚春开始采访这个历史性事件。拿着军委办公厅的介绍信,袁厚春先后到总政、总参、以及各大军区进行采访,获得了第一手材料,后来写成了报告文学《百万大裁军》。

早在1984年11月1日,中央军委委员被召集到北京开会,会上,邓小平提出裁军100万,并陈述了他的理由。首先是机构臃肿,每个军区的领导班子有十几名二十名之多,邓小平幽默地说“打麻将都得凑好几桌”,而且结构不合理,官兵比例是1比2.6,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当时中国军费很少,而军队人数太多,直接限制了军队武器装备的发展和战斗力的提高。

另一个裁军的理由是基于对国际形势的判断,短期内不会发生大的战争,“即使战争爆发,我们也要消肿”。

这是一次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立体震荡”。

经过这次裁军,原先11个大军区合并成7个,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1个,撤销师、团级单位4050个,县、市人武部改归地方建制。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