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建国后第一间谍大案:两只老鼠震动中南海

核心提示: 富有侦察经验的张文奇虽然只有三十出头,但却已经是一个老练的侦察能手了。他立刻通知海关保卫部门将这两只老鼠扣留,送广州市卫生检疫局检测,查明老鼠的来源地,并指示捉两只相同的广州地区的老鼠交给被扣人,允许其携带出境。

核心提示:话筒里传出周总理抑扬顿挫的声音:“你们辛苦了,要把案子搞到底,配合外交战线、外贸战线的斗争,祝你们争取更大的胜利。”张文奇不失时机地“叮”了一句:“案子的处理意见送上去了,请您快点批。”周总理沉吟了一下,象是跟张文奇商量似地说:“请给我一点考虑问题的时间,好不好?”

当今世界,研制原子弹、氢弹在各国都属于绝对机密,再友好的国家对此也是守口如瓶。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期,当时我们称为“老大哥”的苏联对此也是滴水不漏。自1964年10月16日我国成功地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后,以美国为首的情报机关通过种种手段设法侦察和破坏中国核武器的研制工作。当人们仰视升腾的蘑菇云、为核爆炸成功而欢欣鼓舞的时候,并不知道在其背后,情报与反情报战的激烈程度。本文真实地纪录了在周恩来总理亲自指挥下,我公安人员大智大勇侦破外国间谍意图在西北核试验基地窃取我核武器研制机密案件的内幕。

广州海关发现两只可疑老鼠,侦察员摸出蛛丝马迹

1967年初,广州白云山国际机场。

一架架降落的银燕,由近而远,由远而近地发出阵阵轰鸣声……

我机场海关进出境出口检查处的海关人员林华发现一名持英国护照的外国人携带了两只老鼠。此可疑情况马上引起林华的注意,他随即向广州海关及外贸部外事局作了电传汇报。而海关的关长却认为林华的这一举动是小题大作,觉得外国人携带老鼠只是为了好玩,而且为中国除了“四害”。此事马上传到了北京市公安局负责外贸系统敌特侦察的张文奇那里。富有侦察经验的张文奇虽然只有三十出头,但却已经是一个老练的侦察能手了。他立刻通知海关保卫部门将这两只老鼠扣留,送广州市卫生检疫局检测,查明老鼠的来源地,并指示捉两只相同的广州地区的老鼠交给被扣人,允许其携带出境。

经检疫部门检测,送检的两只老鼠身上粘染有不同程度的放射性物质,化验鉴定后的放射性物质数据与我国西北核工业生产基地的放射性数据类同。据此分析,老鼠生活的地区有可能是原子工业基地。很快,化工部国外局的调查报告也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据侦查,携带老鼠出境的是在我国兰州化工公司工作的外国专家,名叫乔治·瓦特,系英国籍专家,持有英国护照。

接着,中国技术进出口公司保卫部门有情况反映上来:我国通过英国V.G公司引进了一套价值两千万英镑的化工设备,安装在兰州某地,该工程进展很慢,试车屡不成功。外贸部门有关方面感到可疑,一查,什么“先进设备”!里面有不少老掉牙的东西,不过是欺负中国人穷,缺乏技术力量罢了。那批外国专家不好好工作,却找种种借口“磨洋工”,在乱哄哄的大街小巷里神出鬼没。不过,也算鹤立鸡群吧,有一个外国专家对我方十分友好,不但提供资料,对“红色风暴”表示理解,而且还揭发同伴中有人用英文写了“反标”,这个揭发人就是瓦特。最近,外交部特批了他的夫人来华探亲,也批准他去香港休假。

面对复杂的敌情,张文奇打算主动出击。

然而,此时中国的首都北京,由于文化大革命的红色风暴,在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党政瘫痪,“黑帮”、“走资派”纷纷落马。

张文奇所在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冯基平、邢相生由于要和批斗他们的造反派“玩命”被隔离审查。不久,市局八十四名处级干部遭到撤职、隔离、停职等处理。

张文奇欲采取紧急措施,在机场扣留瓦特。

但不巧的是,1967年8月11日中央文革再次策动批判外交部部长陈毅的大会。8月22日晚,北京外国语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及北京第一机床厂的造反派组织成立了“首都无产阶级革命派反帝反修联络站”,在英代办处召开大会,紧接着发生了“火烧英代办”的严重外交事件。中英关系恶化,英方限制了我驻英代办处人员的活动。我方亦采取了对等措施……

张文奇遇到了外交上的麻烦。怎么办?他推断,如果瓦特是间谍,在中英关系紧张、敏感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走“大路”转送情报,惟一的途径就是走夫人来华探亲后回国的“小路”。现在,夫人探亲结束即将回国,瓦特也申请去香港“休假”,时间紧迫,下一步怎么办?如果放走了“老虎”,国家的机密就会受到损失;如果扣住了“老虎”,又会引起外交风波。这真是到了“骑虎难下”的地步。更难办的是,全局工作都处在瘫痪状态,找谁决断呢?万般无奈,他只得去找一位熟识的老同志拿主意。老同志一听案情,难得直搓手,突然他眼睛一亮:“文奇,你去公安部找杨奇清副部长直接请示吧,这时候只有找他了!”老同志又沉吟了一下,补充了一句:“不过,他现在也被‘炮轰’呀!”

什么?张文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普通侦察员直接找部领导?何况又是一位自身难保的侦察员去找一位被“炮轰”的副部长!

思前想后,严峻的形势让他已经不能再犹豫了。1967年8月的一天,他“冲”进了戒备森严的公安部,来到了杨奇清的家。

这里对外称一号平房,是清王朝翰林院的一处住宅,室内陈设朴素庄重。

杨奇清人显得清瘦,但双目炯炯。

搞核武器工程的情况,杨奇清副部长是清楚的。

早在1965年,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面对霸权主义的威胁和核讹诈,就坚决作出了发展新中国核工业的战略决策,加紧武器的研制,并将核试验基地定点西北。毛泽东特意将此命名为“596”工程。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陈毅激动地说:“当了裤子,也要搞核子。”

中国对研制原子弹是下了最大决心的,中央将此工程列为国家的最高核心机密。

眼下,正是西北原子能工业基地准备正式试爆氢弹的时刻,外国间谍居然敢涉足这个“禁区”!

这位年过半百又遭“炮轰”的老部长,听到侦察员的汇报就像一匹老战马听到了冲锋号,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语言节奏也加快了。

张文奇汇报说:“我掌握了证据,瓦特肯定有问题,工作到了这个程度,可不能放啊!”

杨奇清立即回答:“不能放,不能放,放走就是犯罪!你有什么办法?”

“通过海关可以查获证据,可是现在没有人做主,没办法。”

杨奇清沉思了一下:“海关……可以,可是如果瓦特提出要去香港怎么办?”

“可以找借口,他不是挺‘左’,挺友好吗?就说工作需要,让他暂时留下来。”

杨奇清点点头:“好!要婉转,不要打草惊蛇,要拖住他,给他开一条通道,让他把‘东西’给夫人,我们在机场张网!”

杨奇清像一位老练的渔翁,轻轻抛出了“钓饵”……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