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贺龙谈“淫妇”潘金莲:人物刻画很成功

核心提示: 为了说明潘金莲这一人物刻画的成功,贺龙具体引述了《水浒》对与她相关的郓哥、武大郎等一系列人物描写细节,一步步入情入理地展开分析,如数家珍,可见他读《水浒》之细,对这一问题琢磨之深。

1950年元月初,我在重庆《国民公报》做要闻版编辑。那时重庆解放刚个把月,百废待兴,无形中人们感受到一种新奇、忙碌的气氛。这时我收到一份开会通知:“定于明日上午八时在重庆道门口银社召开重庆市文艺工作者座谈会,请准时出席。”这是重庆解放后第一次召开这样的会,我很想去。不料那天报纸出得迟,熬夜等新闻电讯直等到两点多,看完大样上床已三点多了。疲惫不堪使我误了这次座谈会,留下了终生遗憾:事后才听说那次会是由西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刘伯承主持!而刘伯承将军是我学生时代崇拜的偶像,竟因我不可原谅的疏忽与这一机会失之交臂!那以后,我只有在电视上看到刘伯承了……

幸好在不久之后,我见到了另两位慕名已久的大人物,得以略补遗憾这也是新闻记者这一职业给我带来的机遇。

时间是1951年秋。当时我在重庆《大公报》担任采访文教新闻的记者。一天上午,和《大公报》经理王文彬先生一起,乘车去重庆化龙桥采访西南军政革命大学(简称:西南革大)的开学典礼。记得那是一个阴天,只见在一个露天广场上,黑压压站着一片西南军政革命大学的学员,肃静无声。临时搭就的主席台上,靠后方摆了两排条桌,桌上蒙了一层白布,上置茶杯,显得十分简朴。

几家报社记者和应邀出席的重庆各界代表,一律作为来宾被请上主席台就座。主持大会的中共西南局书记邓小平同志,在主席台口和登台的来宾含笑一一握手,这位驰名中外的“刘邓大军”首长,神态沉着,平易近人,令人不禁顿生敬仰之情。

大约因为后到的缘故,我们坐在来宾席的左前排。坐定之后,我才发觉后排坐了不少早来的西南军政委员会的领导同志。坐在我背后那位身着军装,上唇有两撇八字胡,神情豪爽的军人,竟是以两把菜刀闹革命闻名遐迩的贺龙将军!这一意外发现,使我不禁注意观察起他来。其时大会尚未开始,贺龙正和旁座闲聊当时重庆正上演的川剧《武大郎之死》的观后感。这是根据上世纪30年代欧阳予倩的话剧改编,从主张男女平等、婚姻自由的角度,为潘金莲鸣冤叫屈的戏。剧中的潘金莲不是淫妇,而是争取妇女婚姻自由权利的勇敢女性。此剧可说是后来为潘金莲翻案剧的老祖宗。在“五四”运动后期,诸如此类的翻案文章曾是一个时髦的潮流。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