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长征后期毛泽东突发难 指彭德怀动摇、右倾

核心提示: 为实现向云南进军,从金沙江北渡长江入川的战略目标,中央红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先派一部向瓮安、黄平方向佯动,做出与红2、6军团会合姿态,而主力红军则通过息烽、扎佐,脱离敌人向东南移动。

 核心提示:当时,彭德怀认为会议对他的责难,“不过是出于一种误会”,只要说明一下,也就算了。他万万没有料到,从会理会议到庐山会议长达24年,这件历史公案竟被提过多次,毛泽东一直认为是彭德怀背地里鼓动林彪给中央写的信。事过24年,在庐山会议的一次常委会上毛泽东又重提旧事,林彪与历次情况不同,突然插话说:长征中给中央写信要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离开军事指挥岗位,由彭德怀来指挥作战,事先没有同彭德怀商量,是他自己的主张,与彭德怀无关。林彪的这一简短插话为彭德怀洗雪了一桩历史冤情,澄清了事实。

遵义大捷后,蒋介石慌忙飞抵重庆,亲自出马“督剿”,下达手令:“本委员长已进驻重庆,凡我驻川、黔各军,概由本委员长统一指挥,如无本委员长命令,不得擅自进退,务期共同完成使命”《红军转战贵州》,第110页。。于是,急调中央军薛岳部周浑元纵队到鲁班场,吴奇伟纵队进到枫香坝;黔军王家烈进到泮水、打鼓新场地区;川军和其他黔军进抵遵义以北地区,企图一举将红军围歼在遵义、鸭溪狭窄地带。

中革军委和毛泽东洞察其意,遂将计就计,决定于遵义、仁怀之间寻求战机,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扩大战果,以粉碎蒋介石军队的新围攻。于是,中央红军向平桥、鲁班场黔敌和周浑元纵队发起进攻。此前,于3月13日,彭德怀同杨尚昆对于集中红军主力攻打鲁班场敌周浑元部向中革军委提出了意见:由于时间仓促,地形不利,敌阵地工事坚固,攻破周敌的可能很小,应迅速脱离当面之敌,控制仁怀、茅台西渡,吸引滇、川两敌向西,寻求战机。可惜这一正确建议,未被采纳。

鲁班场位于仁怀县西南部,是个东、西、北三面环山的小镇,离县城约20多公里,距赤水河茅台渡口只有20公里。这个小镇地形复杂,位置险要,易守难攻。3月15日拂晓,红军各主力部队先后进入指定地点,向敌阵地进攻,遭到敌人猛烈反击,屡攻不下,形成对峙。为免遭敌人夹攻,摆脱被动,红军出敌不意,突然挥戈北上。3月16日-17日经茅台三渡赤水河,再入川南,摆出北渡长江的姿态。蒋介石深恐红军渡江,急调重兵阻截。中央红军又神速回师东进,返回黔省。3月21日-22日,经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四渡赤水,然后调头南下,将众敌远远甩在赤水河两岸。四渡赤水之前,就如何摆脱敌军的围追堵截,确定战略进军方向,彭德怀于3月20日向中革军委建议,应以一部向西急进至扎西地区,以迷引滇敌;其余各部继向回龙场及其以西吸引川敌向古永移动,然后脱离该敌,速往赤水河掌握上游渡河点,在适当时机渡过赤水河,从毕节以东回到黔西、大方;再寻战机,打击王家烈和周(浑元)吴(奇伟)二部。同时提出,目前红军应“避免与相等兵力决战”,以保持自己的优势兵力,决不要“攻坚、乱碰”。这项建议体现了彭德怀善于在敌情十分复杂的形势中综观战局,灵活转移兵力和变换战术的军事指挥才能。他提出的机动灵活、集中优势兵力、争取主动、以少胜多的主张,与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中央红军把众敌甩在赤水河两岸,急速南进至遵(义)仁(怀)公路北侧,以红九军团牵制敌人,主力穿过鸭溪、枫香坝敌人的封锁线,南渡乌江。为实现向云南进军,从金沙江北渡长江入川的战略目标,中央红军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先派一部向瓮安、黄平方向佯动,做出与红2、6军团会合姿态,而主力红军则通过息烽、扎佐,脱离敌人向东南移动。4月3日,红3军团为右纵队,分两路进到贵阳地区。这时,蒋介石由重庆飞抵贵阳,亲自督战,企图以三路纵队堵截红军,并调滇军出援贵阳保驾。各路敌军纷纷向贵阳方向开进。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