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与秘书们:叶子龙发明“圈阅”制度

核心提示: 主席把事先准备好的三四页稿纸递给陈伯达,并交待说:“材料形成一个初稿,你看看是否需要补充。”主席笑笑对陈伯达说:“你没补充,我再征求老总、恩来的意见,他们没有意见就定稿了。”   从这件事,我感到主席对陈伯达是很信任的,这么重要的文献都征求他的意见。

他与主席讨论的观点被提炼到宪法中

主席对陈伯达严格,也很关心他。

大概在陈伯达被批评后的第五六天,下半夜,主席叫我让田师傅搞点吃的,我不解地问:“主席不是刚吃过饭,怎么还搞饭?”

“给伯达送去。”主席解释道。我找到田师傅问:“这有饭菜吗?”“有,是给主席准备的。”“主席让我给伯达送去。”

田师傅便把给主席备用的饭菜放在一个大银盘子里让我端走。我敲敲陈伯达的房间门,他果然没休息,还伏案写材料。我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解释说:“这是主席让我送的。”

“真是主席安排的?”陈伯达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反问我。

我再一次肯定,而且说这是田师傅给主席准备的饭菜,请你先用。

“啊,主席考虑真周到,谢谢主席,谢谢主席。”陈伯达激动地说。

陈伯达用完饭,自己把盘子送给田师傅。他回房时正好我们在走廊相遇,他问:“主席休息了吗?”我说:“没有,刚才还问我给送饭了吗?”他眼里含着泪水,再次激动地说:“谢谢主席。”

1950年末到1951年初,主席带着几位秀才住石家庄一个招待所,在这里编《毛泽东选集》。一天,主席和陈伯达一边吃饭一边谈问题,主席说《三国演义》中有这么一段说诸葛亮的话,你有什么看法?陈伯达说对这段话有争议。主席让他把这段话找来。吃完饭我们一同回主席房间,陈伯达拿来《三国演义》,只翻了两下就找到了那段话并递给主席。

1953年末到1954年初,主席带一个班子到杭州起草宪法。一天散步时,主席说:“我们要制定的这部宪法,必须符合中国的实际,既不同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法,也不同于社会主义苏联的宪法。”陈伯达说:“我同意主席的思想,我们可以吸取它们的精华但不能照搬。资本主义的宪法是反映资本主义国家情况的,苏联宪法是反映苏联情况的,我们的宪法是反映现阶段中国情况的。情况不同宪法也不可能相同。”主席说:“伯达,你把刚才我们谈的观点再深入研究,细化一下,整理出一个材料,作为我们起草宪法工作的指导思想。”据说后来宪法中有一段重要的话,就是这次两人讨论的结论。

 胡乔木

  主席让食堂给乔木改善伙食

胡乔木1948年在西柏坡被任命为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新华社总编辑。

主席的大秘书中,当时第二号人物应是胡乔木。

七届二中全会为我党夺取全国政权,提供了理论基础,制订了相应的方针政策。乔木从主席秘书、宣传部和新华社领导的角度参与全会工作。

中央机关从西柏坡搬家到北平途中,我负责机要室的车的看押,同时照顾主席、子龙、乔木等领导同志的孩子。一路上,乔木和他爱人把我当做一家人看待,使我感到很温暖,很融恰。

在双清别墅,初入中南海时,乔木和伯达、家英等经常在主席那里。

一次乔木在主席办公室研究问题,总理来找主席有事,乔木主动退出回避。等总理办完事走后,主席才发现乔木没在屋,就按电铃召我,我在会议室里发现乔木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太疲劳了,我没马上叫醒他,只是把情况报告了主席。主席说:“对,让他睡一会儿吧,好几天没睡好觉了。”

过了一会儿,主席出了办公室散步,他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东,在院子里走了几个来回。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他终于着急了,让我叫醒乔木。

我来到会议室轻轻叫醒了乔木。乔木醒后,拍拍脑袋,后悔地说:“我怎么睡着了,真误事了!”他快步向主席办公室走去,又开始了工作。

主席对秘书是关心的,他曾对叶子龙说:“这段时间乔木、伯达等同志太累,我对他们的工作很满意,你告诉食堂给他们改善一下伙食,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

“这事不怪你,是我错了”

一天夜里我值班,主席按电铃传我。我马上到主席卧室,见他穿着睡衣来回走,看我进来,说:“叫乔木来。”

我马上回值班室往乔木家打电话,是他夫人谷羽接的。我说主席有急事,请他马上到主席处。乔木匆匆忙忙来到主席办公室。

“乔木,你怎么搞的,昨天让你修改的材料怎么还没给我?”

“我亲自放你桌子上了,是不是别人收拾东西给动了。”

“我怎么没看到呢?”主席半反问半自语地说。

这时叶子龙拿着一份急电走来,见对主席说:“有份急电,你先看,我们一起找。”主席很快看了电报,签字后交叶子龙,又说起埋怨的话。叶子龙放好电报,说:“白天我看到报纸下有一份材料,是不是夹在哪报纸那里了。”边说边一张张翻报纸。

果然,叶子龙在一张报纸里翻到了那份材料。主席脸上露出笑容:“还是子龙有经验啊!”

“乔木,这事不怪你,是我错了。”主席回头说。乔木紧张的表情平静了下来。

1949年6月,主席和乔木等正忙于筹备政协会议。乔木负责主席秘书工作,又负责宣传和新闻工作,十分繁忙,而且他是很多重要文件、材料的主笔,如著名的《共同纲领》就是他反复修改定稿的。期间他感冒了,连着两天没到主席处,主席有些着急了,因会议正在节骨眼上,他离不开乔木。大概是乔木感冒的第二天,他怕传染给主席,就让机要室的同志把材料送给主席。主席虽然拿到乔木转的材料,这和一起交流,随时询问,并一起研究问题大不一样。他着急地对我说:“乔木是累病的,但是现在我离不开他,我们看看他去。”

我陪主席来到乔木办公室。“乔木,把你累病了,看过医生吗?”一进门主席关切地问。“主席,我患的是感冒,不碍大事,能坚持工作,只是不能到你处,怕传染给你。”“工作离不开你啊,边治疗边工作几天吧。”主席说完又指示我:“告诉王鹤滨大夫,一定治好乔木的病。”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