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给求和的傅作义吃了颗定心丸:共产党不会亏待(3)

核心提示: 1948年11月7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14日,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然而,两封电函一发出,便石沉大海。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只是均未理睬。

拿下天津,替傅作义下决心

周北峰看傅作义不言声,有些着急:人家说了,所有各项,务于1月14日午夜前答复的。傅作义却只是唉声叹气,在室内踱来踱去。他认为所谈问题不具体,对自己的部下今后怎样安排,中共也没给出确切的答复。傅作义对周北峰说:“这个文件,过两天再说。”

毛泽东说,傅作义还在谈判桌上耍把戏,推三阻四,那就帮他下定决心,让他看清自己是什么价码。毛泽东决定打下天津。

进攻天津前一天,傅作义派出“剿总”副司令邓宝珊去通县五里桥,看谈判地点就知道,解放军离北平城又近了一步。聂荣臻开门见山:上次谈判,规定14日为最后答复期限,现在只剩下不到10个小时了,那这次谈判就不涉及天津,只谈北平问题。

邓宝珊有些疑惑:“你们要打天津吗?准备多长时间打下天津?”林彪说:“命令已经下达,3天打下。”听了这话,邓宝珊的口气顿时硬朗了几分:“3天?恐怕30天也打不下来吧?”

傅作义也和共产党一样搞起了两手政策,他一面叫邓宝珊继续和谈,另一方面命令天津守军坚决抵抗。可结果30小时都没用,就丢掉了天津。

傅作义终于明白:除了毛泽东安排的前途,自己已没有其他出路了。19日,《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签字,规定自1月22日上午10时起双方休战。

休战前一天下午,傅作义召集“剿总”副参谋长以上官员及所属各兵团司令、军长开会,宣布和谈协议。居仁堂一片沉默,突然有人哭起来,是那种嚎啕痛哭,边哭边有人叫:“对不起领袖呀!对不起领袖呀!”就在当天,他们对不起的领袖宣布下野,回溪口老家了。

下野前,蒋介石致电傅作义,希望看在相处多年的份上,准许蒋派飞机接走中央军少校以上军官和必要武器。1月23日清晨,李文等中央军团以上军官,在东单机场乘两架飞机,飞去南京。东单机场跑道很短,解放军打一炮他们就跑不了。但解放军没有打,因为傅作义的夫人和孩子还在重庆,放李文他们走也算一种交换。

方案不一致,军队整编惹争议

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率部出城,部队换防交接。然而在军队改编问题上又出现了矛盾。和平协议规定对傅部实行整编,但是以什么单位整编却没有规定。

傅作义提出:剿总取消,兵团、军师依然存在,原封不动。可是,傅作义的方案共产党没有接受。邓宝珊去找林彪试探解放军的改编方式,林彪却给了他一个含糊的回答:官兵皆应学习政治。所以含糊,就是不向对方交底。

林、罗、聂在1月27日给军委的电报中,建议将傅作义的部队打散与解放军合编,“对军官个人则专门拉拢与优待,对部队则须坚持革命性质的改编原则……并准备届时如有反抗即行武力解决”。而此项整编原则“在开始二十天切勿泄露此意见”。军委复电表示同意。所谓“开始二十天切勿泄露”,就是说中共没打算告诉傅作义打散合编的方针。

在傅部出城改编中也发生过不少小摩擦。1月31日,彭真、叶剑英致电平津前线总前委,说李文本已被说通不走,但他的94军在出城时受到讽刺,官兵愤激,李文向傅作义哭诉后,才决定飞往南京。还有,原定给傅作义保留一个警卫团,但入城仪式后,由于种种原因被缴了械。傅作义原本指望“他的二十万人不能动”,结果在很短时间内被迅速分解融化。

中共将自愿留队的所有傅作义的部队(包括原傅作义所辖的绥远部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为中国人民解放军23兵团。这个兵团在后来被派往朝鲜战场,伤亡惨重。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