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给求和的傅作义吃了颗定心丸:共产党不会亏待(2)

核心提示: 1948年11月7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14日,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然而,两封电函一发出,便石沉大海。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只是均未理睬。

主动求和,傅作义言不由衷

1948年11月7日,傅作义给毛泽东发了密电,表示认识到过去以蒋介石为中心的错误,“决计将所属60万军队交毛主席指挥,以达到救国救民的目的。”14日,傅作义又发出了第二封,表示愿意进行和谈。

两封电函一发出,便石沉大海。其实电函毛泽东都收到了,只是均未理睬。

傅作义不是杀头将军吗?为何又主动向共产党示好。傅作义发电绝不是心血来潮,东北国军的结局他见到了,天下早晚是共产党的。傅作义研究过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他想在承认共产党领导的前提下,以冀、察、绥三省实力派资格加入联合政府,到那时自己的地盘和军队都能保存下来。

傅作义这是在试探,在算计,不是真想和谈。可要说算计,傅作义算计不过毛泽东。还没开打,就要交出军队,这个小算盘未免太露骨了。对于傅作义这次试探,毛泽东不能接受,他决定给傅作义点颜色看看。

毛泽东命令林彪“抢占”丰台,切断北平与天津的铁路联系。就在这次战斗中,傅作义差点成了俘虏。

据参加丰台战斗的3营副营长马振国回忆:“去丰台路上,路过今天的京西宾馆附近,影影绰绰看见前面有几个好大的院子,抓个俘虏一问,这里竟是傅作义的‘剿总’。我们冲进去时,里面已经空了。前面打起来,傅作义从后门跑了,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桌上放盆饺子,还是热乎的。要是把傅作义抓了,那得是什么成色?这北平解放是不是就另一个样儿了?”

这次打丰台,把傅作义的“剿总”从京西打进了中南海。接着,傅作义就听说自己的心头肉35军被包围在新保安。35军是傅作义起家的资本,他曾对女儿傅冬菊说过:“35军就是我,我就是35军!”

傅作义舍不得35军这个命根子,可按他的性格,宁肯杀头也不肯投降。左思右想后,傅作义拿出个既能保存实力和面子,又能顺乎民情的方案。12月15日,他派《平明日报》总编崔载之代他出城谈判,要求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把35军放回北平。建立华北联合政府,其军队交由联合政府指挥,由傅作义通电全国,然后促成全国和平。

“帮助成功者速成,不是依附成功者求发展。”这是第一次谈判期间,傅作义让联络处处长李腾九,发给崔载之的电报中的一句话。傅作义的意思是:我与共产党和谈,并非某个人私利,而是为了和平,为国家、民族着想。是战是和,我已仁至义尽,现在就看你共产党的了。

傅作义觉得手里有牌,还能和对手叫板。但对傅作义的要求和条件,共产党用行动给出了答复:干净利落地全歼35军,拿下新保安,攻占张家口。这下傅作义哪儿也去不成了。

战犯还有资格和谈吗

其实,傅作义早就该明白:能战方能和,谈判桌从来就是强者的舞台。35军被歼,让他五雷轰顶,女儿傅冬菊问他:您还想像当年守涿州那样守北平?他不耐烦地说:提涿州干什么?

涿州守卫战,是傅作义的成名作。1927年,傅作义响应北伐奇袭涿州得手,奉军反击把他包围在涿州。在被重兵围困又没有援军的情况下,傅作义坚守三个月,赢得了守城将军的赞誉。

傅作义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

时至今日,傅作义在犹豫,对他曾经做过的事心存顾虑。1947年,傅作义从共产党手中夺下张家口时曾放出狂言——如果共产党打胜了,傅某甘为毛泽东执鞭——这话傅作义不会忘记,毛泽东会忘吗?

中南海居仁堂的“剿总”办公室,傅作义在地上来回踱步,插在背后裤腰里的双手一会拔出来,一会插进去。他问参谋长李世杰:和谈是不是投降?不讲道德还能做人吗?咱们过去的历史就完了吗?

李世杰说:“和谈是革命,不等于投降;我们应当讲革命道德,不应当讲封建道德;历史有应当保留的,也有不应当保留的,不应保留的,用不着可惜。”听到这样的回答,傅作义仍是不放心,同样的问题他还问别人,问了三番五次。但很快,傅作义在延安广播电台公布的“国人皆曰可杀者”的战犯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脑子一下炸了。

毛泽东也知道,战犯名单一公布,势必会加深傅作义的顾虑,所以他电告林彪,要求地下党派人与傅作义当面讲清,把他列为战犯是对他的保护,避免蒋介石加害于他,而且战犯的名单是可以改变的。

听到这番解释后,傅作义在1949年1月6日,派出老友周北峰和民盟常委张东荪出城,到蓟县的平津前线指挥部与林彪、聂荣臻会谈。

周北峰说:“傅先生已经看清形势了,这次叫我们来主要是看看解放军的条件。”林彪说:“条件很简单,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

会谈很快就达成了协议,草拟了会谈纪要,以便草签。可当周北峰拿着这份纪要回到北平后,傅作义又不做声了……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