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军衔制”历史:邓小平一言九鼎"要搞军衔制"

核心提示: 军委扩大会议和军委常务会议专门进行多次讨论……   一个科学准确的定位逐渐明晰:新的军衔制度,既不是对1955年我军军衔制度的简单恢复,又不是对外军军衔制度的照搬照套,而是立足于国情、军情,从我军自身客观实际出发,体现出“中国特色”的一项制度。

 而今迈步从头越

公元1988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39周年之际,三军将士统一换上佩戴军衔的崭新军服。从电视屏幕上目睹此情此景,时任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的姚望激动不已,当即电话指示《北京青年报》一定要搞好宣传。

如今回眸21年前实行的军衔制,人们欣喜地看到:作为新时期军队正规化建设的一项重大决策,已经载入人民军队的辉煌史册,并对军队今天和未来各项建设产生着深远影响。

  正规化 呼唤告别“四不像”

“您是什么军衔?”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我军一个代表团抵达美国,美方接待人员问代表团团长、时任总后勤部副部长胥光义,意思很明白:我们按什么规格接待您?怎么回答呢?1955年他获授少将军衔,可30年过去了,我军取消军衔制已20余年。无奈之下,美军只好给这位尊贵的客人估计军衔——算“四星上将”(和平时期美军最高军衔)吧。

这次出访代表的一个深刻体会是:没有军衔,不利于国际交往。

军衔的意义,远不止于此。

1979年,在一次重要军事行动中,狭窄的国防公路上坦克车、装备车、运输车和步兵队伍拥挤在一起,被堵在十字路口,黑压压一片……“部队的指挥官为什么不站出来?”首都北京,电视屏幕前的老将军们动怒了,可马上便意识到:一样的服装和徽章,部队之间又没有隶属关系,谁来指挥?

现实唤起了老帅和将军们的忧思:还是要实行军衔制!

历史上,我军也曾遭遇“尴尬”而采取“变通”之策:1946年,为了参加军调处工作的同志便于与国民党和美军打交道,中央临时授予叶剑英中将、陈赓少将、符浩上校等军衔;上个世纪50年代,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到苏联,同样破例为他定中将军衔。

1980年3月12日,邓小平审时度势,一言九鼎:要搞军衔制!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原装甲兵司令员黄新廷闻讯后大喜:“搞军衔制,完全正确!”他说,部队“没有军衔,正规军不像正规军,民兵不像民兵,预备役不像预备役,游击队不像游击队,简直就是个‘四不像’。”

1984年5月31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作出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度”。1985年6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明确提出“实行新的军衔制”。

1988年9月14日,中央军委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授予17位上将军官军衔仪式。9月16日以后,中央军委授予各大军区、军兵种中将、少将军官军衔及师职以上军官军衔仪式在各大单位相继举行。1988年10月1日,三军将士统一换着佩戴军衔的崭新军服。

从邓小平提出“要搞军衔制”到这一切变为现实,整整8年时间。8年间,部队正规化建设悄然“提速”:人员编配、规章制度在不断完善,军事素质、综合能力在不断提高。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