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老编辑解密《废都》当年遭禁内幕

核心提示: 他的担忧不无缘由——   1993年上半年,《废都》由北京出版社出版不久,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图书出版管理处就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指示,以“格调低下,夹杂色情描写”的名义查禁《废都》,对出版社罚款100万元,责编田珍颖被迫提前退休。

由于 《废都》出版前已受到业界追逐,各出版社派出精兵强将“抢”稿,各地图书发行商则在出版社外严阵以待,一时间洛阳纸贵。

当年为了能得到一本《废都》,除了书店外,全国报亭的报贩子们都在赶热潮,以能摆上一本《废都》而感到“自豪”。《废都》首印50万册,另有6家出版社以“租版型”的方式同时印刷,每家印数均逾10万册以上。贾平凹曾估算,正式和半正式出版的《废都》有100多万册,加上盗版的大约超过了1200万册。贾平凹自己搜集到的盗版版本,则超过了60个。

而田珍颖告诉《青年周末》记者,卖了多少册一直是北京出版社的核心机密。“除了社领导知道之外,我们《十月》的编辑没有一个人知道,不许问,我们也不问。”田珍颖说,虽然被罚款,当年北京出版社并没有受到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社会舆论一夜间就变了

“这本书刚出来的时候,社会上各种反响特别大,您作为责任编辑听到的是批评多,还是肯定多?”记者问。

“开始的时候肯定多,很多评论家都写了评论,比如雷达、白烨他们,几乎没有人回避不写。”田珍颖还清楚地记得新书出版的空前盛况:“那天平凹在王府井新华书店签名售书,很多读者早早就去了,排的队很长,我们出版社的领导分秒不离地陪同,这也是我们北京出版社历史上没有过的事情。”

但是风雨来得也很迅猛。贾平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那年上半年,全国都在说《废都》,当时针对《废都》的批评有些就超出文学的范围。《废都》出版时,大量的是正面评述,但后来风向突变,当时香港出版了一本《废都大评》,出版时压缩了一半篇目,好评文章被压缩了,批评文章占了主体。“一夜之间我成了流氓作家、反动作家、颓废作家,帽子戴得特别大。”

田珍颖记得1993年北京的那个春天还没过完,书就被禁了,“时间非常短,社会舆论一夜之间就变了,我觉得平凹还没有放下他的兴奋,就受到当头一盆冷水。”

流言四起时,贾平凹曾突然“消失”,他后来对记者称自己当年好比是“休了一个产假”,此产假专为《废都》而休。1993年9月初,贾平凹“不辞而别”悄然隐身,一时有关贾平凹“失踪”的小道消息漫天飞。

■编辑和贾平凹共同承受巨大挫折

贾平凹与文学评论家谢有顺的一次对话里,曾如此谈及《废都》对自己人生和写作的影响:“在我一生中,对人情世故了解得深刻的有两次,一次是‘文革’中我父亲被打成了反革命,其次就是关于《废都》的争论。”

贾平凹曾不止一次地说过,《废都》带给他个人的灾难是最多的。“《废都》留给我的阴影影响了我整个90年代,给我带来的是,‘誉满天下,毁满天下’。《废都》出版前,我被文坛说成是最干净的人,《废都》出版后,我又被说成文坛最流氓的一个,流言实在可怕……”

《废都》被禁后,出版社和贾平凹合同就没有再执行下去,“作者和编辑压力都很大,谁也不可能去坚持合同,事情就不了了之了。”田珍颖说,当时的状况对于作者只是一种舆论压力,但对她和出版社的同事们有行政压力,谢大钧同志被调离,她受到行政处分,并因此而退休。但十六年来,田珍颖始终和贾平凹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贾平凹不太会发短信,两人就电话联系,“他经常不接别人的电话,但是只要是我的电话,平凹随时随地都接,这一点关系,是《废都》给予我们的,是永存的。”

来源:中国青年网

上一页 1 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