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受审时乞怜:我是主席一条狗 打狗得看主人

核心提示: 被隔离的江青用餐时,总是用瓷勺盛了米饭,再用筷子夹一箸荤菜,一箸素菜,盖在勺里的饭上面,大口大口地吞食,颇似上海饭馆里吃盖浇饭那样的吃法,且吃的非常香。后来在询问过程中,江青对我们说,她之所以要吃好养好,为的是跟我们的“修正主义”进行斗争。

“四人帮”接受审判(资料图)

“四人帮”接受审判(资料图)

在对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毛远新等“四人帮”集团主要成员讯问的过程中,我们多次来到对他们实施隔离的住处。那里背靠青山,林木环绕,鸟语花香,环境相当不错。

“四人帮”主要成员在这里的待遇也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们每餐有一荤一素一汤;每星期发给二斤水果(苹果、梨、桃、橘子),喝两次奶粉冲的牛奶,吃一顿饺子,餐餐都供应大米饭和白馒头,任其自选,管饱。他们的伙食标准是每月30元,约高于当时我们这些机关干部食堂伙食费的两倍,加之地处农村,农产品和鱼肉鸡鸭价格都很便宜。

谈话前,我们先通过隔离房外的了望孔,对“四人帮”主要成员做了一番观察。

江青的头发是墨黑墨黑的,很多,很浓,完全不是外面所流传的说她是个秃子,戴着假发;她的体态丰满,看上去只有50多岁,也不是像外界所流传的她在自己身上,这里用了橡皮垫子,那里用了橡皮垫子。社会上流言之谬误,社会上流言之不可信,虽则反映着广大干部、群众对江青的仇恨,但终归是不合乎实际的。

后来在一些聚会上,常有人因为得知我的这段历史,向我询问有关江青的情况,凡涉及到人身侮辱性的传闻,我都给予了实事求是的说明。我认为跟“四人帮”的斗争,是政治斗争,是严肃的事情,搞那些败坏对方的小动作没意思。

被隔离的江青用餐时,总是用瓷勺盛了米饭,再用筷子夹一箸荤菜,一箸素菜,盖在勺里的饭上面,大口大口地吞食,颇似上海饭馆里吃盖浇饭那样的吃法,且吃的非常香。后来在询问过程中,江青对我们说,她之所以要吃好养好,为的是跟我们的“修正主义”进行斗争。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