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秘书忆胡宗南评中共高层:林彪“没骨头”

核心提示: 吴德峰在西安做地下工作的时候,化名吴铁铮。访问之后,陈嘉庚把重庆的腐败奢靡和延安的艰苦向上进行了对比,感慨很深,并且到处发表他的感想。陈嘉庚在西安访问时,胡宗南除了与程潜、蒋鼎文联名宴请他之外,并在王曲总城隍庙设宴招待,邀请他到7分校阅操,陪同他游览南五台。

熊向晖,中共情报工作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被毛泽东誉为“一个人能顶几个师”。本书作者协助熊向晖整理口述地下工作史料,以流畅的文字、翔实的史料、鲜为人知的细节,叙述了熊向晖打入国民党高级将领胡宗南身边12年,以其超人的机智、果敢、坚韧,赢得胡宗南赏识,巧妙地送出国民党“闪击延安”、“西安军事会议”等诸多重要情报,为挫败国民党反共阴谋、巩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保卫中共延安党中央等屡建奇功的真实故事。

“你不但不能害胡宗南,还要保护他”

吴德峰是一位老资格的革命家,湖北保康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担任红6军团和红2方面军保卫局长等重要职务,1937年到西安领导地下工作。他在西安发展了一大批关系,包括黄葳的哥哥戴中溶,也是胡宗南的电台台长。

1940年,吴德峰到熊向晖家中找到熊以后,告诉熊,中央分析,抗战以来的形势证明,在国民党阵营中亲日派力量不能动摇抗战,认为“抗战能够坚持下去”。这说明那个时候中央对国共合作的前途,还是比较乐观的。

熊向晖以为他和很多进步青年敬仰的中共党员宣侠父是胡宗南派特务暗杀的。熊告诉吴德峰:如果是胡干的,我就要把胡毙了,为宣侠父报仇。吴德峰当即告诉他:你不但不能害胡宗南,还要保护他。

吴德峰说,你在西安的任务之一,就是积极帮助胡向好的一边走。你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执行毛主席说的保卫边区、保卫延安的任务。

吴德峰在西安做地下工作的时候,化名吴铁铮。后来,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一个警卫员开了小差,投降国民党了,供出他们负责情报工作的叫“吴铁铮”。一查,中央军校7分校办公厅副主任吴铁铮与吴德峰用的那个化名一个字不差,也是吴德峰的同乡,而且在黄埔2期的时候,吴铁铮也接近过共产党。于是,特务头子刘大军就怀疑他是共产党员,向胡宗南报告,把他抓了起来。但是,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什么证据。7分校办公厅主任罗历戎担任第3军军长以后,就把吴铁铮保出来,担任第3军副参谋长。解放战争中,第3军在石家庄被解放军打败,罗历戎与吴铁铮一起被俘,负责审讯的正好是当时已担任中共中央晋察冀中央局敌工部部长的吴德峰。结果,就闹出了“‘吴铁铮’审问吴铁铮”的笑话。

“只有老毛能吹这个牛”

1939年3月,熊向晖被胡委派为机要秘书以后,胡交给熊一个任务,叫熊订了一批延安的报刊,并让熊先看,然后摘要给胡看。1940年,延安《新中华报》上刊登了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的消息,胡很关注。对于百团大战,胡宗南是肯定的,称赞八路军打得不错。

1940年2月1日,延安各界3万余人举行讨汪(精卫)大会,毛泽东也出席了大会,并在会上发表题为《相持阶段中的形势与任务》的讲话。毛泽东在讲话中,针对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借统一之名,要取消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和陕甘宁边区的论调,指出:“八路军、新四军几十万人挡住了五分之二的敌人,和40个师团中的17个师团,为什么要取消他们呢?陕甘宁边区是全国最进步的地方,这里是民主和抗日的根据地。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为什么取消它呢?”

胡宗南看到这一段,说:“只有老毛能吹这个牛,别人谁也吹不了,我们国民党吹不了。”

胡宗南对延安情况很了解,是因为他看了很多延安的报刊资料。另外,凡从延安访问回来的国民党人员,他都要尽量抽出时间与他们见见面,向他们打听延安的情况。

1940年夏天,南洋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到西北访问,先后访问了西安和延安。访问之后,陈嘉庚把重庆的腐败奢靡和延安的艰苦向上进行了对比,感慨很深,并且到处发表他的感想。

陈嘉庚在西安访问时,胡宗南除了与程潜、蒋鼎文联名宴请他之外,并在王曲总城隍庙设宴招待,邀请他到7分校阅操,陪同他游览南五台。陈嘉庚先生对胡宗南评价也很高。

陈嘉庚先生这次回国慰问,遍访国民党军政高层及前线高级将领,大都评价负面,除了极口称赞“延安精神”外,评价较为正面的是处在抗战前线的西北国共“五大总司令”:朱德、胡宗南、卫立煌、阎锡山、傅作义。

胡宗南说林彪“没有骨头”

1938年冬天,林彪去苏联治病,1941年底伤愈回国。根据中央的指示,林彪先从苏联乘飞机到新疆迪化,即今天乌鲁木齐,再到兰州,再到西安。在这3个地方,林彪都要做一些停留,奉中央之命拜会当地上层人物,进行统战工作。

林彪是抗战名将,既是蒋介石的黄埔学生,又是毛泽东的爱将,在苏联治病期间,据说还得到斯大林的接见和欣赏。这样,他成了黄埔学生中有名的传奇人物。所以,由他开展统战工作,有许多有利的条件。当时,延安和重庆对林彪的这次回国,都很关注。

1941年12月,林彪抵达新疆迪化的时候,蒋介石就接到了新疆督办盛世才的电告,蒋当即通知兰州、西安党政军对林彪一律不得留难。林彪在兰州期间,受到兰州军政头面人物的热情招待。到达西安后,胡宗南本在前方部队视察,专门赶回来迎候林彪,与林彪晤谈。

林彪在苏联期间,曾经发表过不少公开言论,在谈到国共合作的时候,都是拥护蒋介石的。林彪在苏联的这些言论,也都由国民党驻苏机构搜集后,向蒋介石作了汇报。所以,林彪到西安以后,蒋介石有个电报给胡宗南,说林彪在苏联的时候,发表的公开的言论,都是支持国民党的,拥护蒋介石的。蒋介石意思是叫胡宗南做争取林彪的工作。

林彪在西安期间,与胡宗南进行了会谈。胡宗南向林彪表示,愿意重新调整与陕甘宁边区的关系,可以考虑为八路军补充作战武器,让其干部到战区医院治病,并亲自押车为林彪送来大批军事书籍。但在私下,胡宗南对熊说,林彪没有骨头。到西安称胡宗南是学长,希望学长给他指示。胡宗南说,他是共产党的方面大员嘛,让我给他指示?很看不起他。

周恩来指示与国民党打交道“宁亢勿卑”

熊向晖说,林彪还是不懂国民党的作风。这一点,只有周恩来最清楚,研究得最深。董老在汉口跟我谈话,传达了周恩来的三点指示,其中第三点,就是讲“在国民党里,对人可以略骄,宁亢勿卑,卑就被人轻视,难以有所作为,但也不宜过亢”。我跟胡宗南的第一次见面,表现就是“略骄”,结果,反而引起胡宗南的重视。

但是林彪没有直接与国民党高层人物打过多少交道,他不太懂。后来,林彪1942年10月到重庆去见蒋介石,有周恩来陪着,在一边指点他,情况就不一样了。

林彪到重庆后,一批黄埔学生宴请他和周恩来。蒋介石的情报参谋、黄埔6期学生唐纵在他的《在蒋介石身边八年》的日记中有记载:“10月17日。晚上康兆民、藤俊夫宴林彪、周恩来,约我作陪,彼此均谈黄埔关系。林彪表示中国之伟大,建国条件之优厚,比任何国为多,彼亦提出三民主义、委员长、团结、不左不右的行动。并称,在昔日可以拿菜刀土枪造反,今日形势不同了,非有飞机大炮不可,所以要建国。林彪黄埔第4期毕业,时任115师师长,前年负伤赴莫斯科医病,今年始回国。林在苏系学习机械化,观其深沉而干练,言谈审慎。周恩来年40余,望若30许人,如一白面书生。”

康兆民即康泽,字兆民,黄埔3期毕业,复兴社特务头子,时任三青团中央团部组织处处长、战地青年服务总队总队长。藤俊夫即滕杰,字俊夫,黄埔4期毕业,与林彪同期,时任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办公厅主任。

这一次有周恩来陪同,林彪“言谈审慎”了,也就是没有讲不得体的话,老练了。跟国民党打交道,非要有周恩来这样的人不可。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