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斥江青"怎能这样" 毛泽东:用扁担打出去

核心提示: 待周恩来、叶剑英、汪东兴到达时,江青正在纪登奎、张春桥、姚文元面前大发雷霆,指责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毒害她。我已经要纪登奎找赵柳恩交代罪行,还有她的‘后台’。”   江青听后大叫起来:“这个小东西想要赖,要她坦白交代。”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在第一届全运会主席台。 中新社资料图

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在第一届全运会主席台。 中新社资料图

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江青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中新社发 王发塘 摄

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江青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中新社发 王发塘 摄

文革期间,江青一伙在中央政治局内结成帮派势力,进行分裂党的阴谋活动,妄图打倒周恩来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以实现篡党夺权的野心。发生在1973年6月11日深夜的“逼宫”事件,就是他们阴谋的真实记录。本文作者武健华长期在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工作,了解这一事件的来龙去脉,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 ,他将有关内情予以披露。

周恩来对江青说“你怎么能这样”

1972年3月5日晚7时许,江青擅自要秘书通知周恩来、叶剑英、纪登奎、汪东兴以及张春桥、姚文元马上到钓鱼台17号楼“议事”,说出了大事情。待周恩来、叶剑英、汪东兴到达时,江青正在纪登奎、张春桥、姚文元面前大发雷霆,指责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毒害她。她要纪登奎找护士赵柳恩谈话,要赵柳恩坦白交代“后台”。

周总理刚进门就劝说:“江青同志有什么事慢慢说,不要激动。我们都来了,有事能讲清楚。”

江青专横地对周总理说:“不是我说,而是要审判罪犯!我已经要纪登奎找赵柳恩交代罪行,还有她的‘后台’。”这时,从会议室里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哭泣声。

一会儿,纪登奎回到会议室,他对大家说:“小赵边哭边说,都是按常规准备的安眠药,没有犯什么罪。”

江青听后大叫起来:“这个小东西想要赖,要她坦白交代。”

周总理说:“还是由汪主任去谈好一些,要小赵冷静下来,认真地谈清事实。”

赵柳恩见到汪东兴,抽噎地对他说:“江青同志用的安眠药是按医生的嘱咐准备的。

每天睡觉前安眠药分三次服用,晚饭时服一次,临睡前服一次,万一睡不着再服备用药一次。昨晚她没有睡好,把备用药服了。她起床至中午饭后都没有事,到晚上快七点了,不知从何想起,说有人要毒害她。不一会儿,就说我毒害她。还说有‘后台’支持,大发脾气。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汪东兴听完小赵的话,没有多问,回到会议室,向周总理等人把小赵的话如实汇报了。

江青立时跳了起来:“小赵不老实,想逃避罪责,不要再谈了,马上进行审问。”

周总理说:“还是用集体谈话的方式好。”叶剑英、汪东兴表示同意。

纪登奎也说:“用谈话的方式吧。”

张春桥、姚文元也附和着说:同意用谈话方式。

江青无奈,又出了个主意:你们都一致要谈话,那就要赵柳恩、杨银禄、周金铭站在我们的对面答话。

该是周总理服药的时间了,总理的保健医生张佐良,轻轻地开门进去。当张佐良走近会议桌时,江青阴沉着脸装腔拿调地问:“你不是跟总理来的张大夫吗?”张佐良回答:“是的。”“正好,你是个医生,懂得安眠药,你就坐在这儿听听吧!”

周总理吃完了药,谈话开始。江青的秘书杨银禄、警卫周金铭、护士赵柳恩坐在那里一声不吭。许久,会议室里一阵冷场。

江青按捺不住,又厉声喝叫起来:“你们要坦白交代罪行,交代你们怎么合伙毒害我!谁是你们的‘后台’?坦白从宽处理,不坦白从严处理!”

周总理对江青说,你冷静些,还是让他们三人先说。

赵柳恩说,刚才纪政委和汪主任同我个别谈过了,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根本没有想毒害谁。

“你说,谁叫你给我多服一次剂量大的毒药?你们三个事先商量过没有?”江青紧追不放。

赵柳恩以抗争的口吻激愤地说:“我没有毒害你,我是按常规准备的药。我每次都多准备一次药,怕你万一睡不着,可以再服一次,而且每次的剂量都一样。我也没有同杨银禄、周金铭商量过。”

江青见赵柳恩敢顶撞她,拍着茶几就跳了起来,脸红脖子粗地朝门外使劲吼叫:“来人哪!”从门外进来一名军人,江青命令军人:“你把她的领章、帽徽给我摘下来!”

“住手!”周恩来大声喝住了军人,挥手指使他退出去,并对张医生说:“这里没有你的事,快出去!”此时总理站起身来,板起面孔,朝坐在他右侧的江青厉声地说:“江青同志,你不要这样激动嘛!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你怎么能这样!”

沉静了一会儿,周总理又说,杨银禄、周金铭你们两个讲一讲。

杨银禄平心静气地说,我作为党支部书记,工作上有缺点我负责任,但绝没有商量毒害江青同志的事,请组织上调查清楚。

周金铭也争辩地说,我是组织上派来的警卫人员,负有保卫江青同志安全的责任,哪能商量毒害江青同志,这是绝对没有的事,请领导查明。

江青仍不甘罢休:你们不交代罪行,反而说是保卫我的,没有商量毒害我,那么,安眠药是谁放进来的?看来你们是不敢交代“后台”,送公安部审问。

周总理见事实已很明朗,便说,时间不早了,已经十二点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让他们回去想一想。

江青说:“不行,要叫他们作检讨!”接着,江青又转换话题,更加无理地向总理提出要求。她说,为什么总理那里的大夫、护士都那么好,为什么不给我派好的?又说小许(指总理的护士许奉生)就很好。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