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20年中国第一个人体女模引发的风波(组图)

核心提示: 世俗的偏见,把以人体为创作对象的裸体画视为洪水猛兽,这种偏见有碍于艺术的发展……”   一个新面孔,眼镜长衫,拂袖站了起来,“大伤风化,我抗议上这样的课!”   长衫悻悻然消失了。他继续讲下去:“我校从1914年开办人体写生课以来,迄今已有五六年历史了。

“他不是要打我吗?我送给他打,但我要说服他不要怪罪他女儿,她是圣洁的!她无罪!”

 

江小鹣也拉住他:“校长,你不能去!理是讲不通的,要不明天报纸一宣扬,说刘海粟逼良为娼,挨了打,事态一闹大,又要给学校造成损失。我去跟他说,你避一避。”

刘海粟被拉回到画室,吵闹声还在继续……

没过两天,《申报》、《新闻报》上刊登了上海市议员姜怀素呈请当局严惩刘海粟的文章,还有上海县长危道丰下令禁止人体写生课的消息,他的学生丁远最先看到报道。他赶到他家,未进门就急呼:“校长,校长,不得了了,出大事了!”

海粟从他手里接过报纸,看了标题,镇静一下情绪,读了下去:

欲为沪埠风化,必先禁止裸体淫画,欲禁淫画,必先查禁堂皇于众之上海美专学校模特儿一科,欲查禁模特儿,则尤须严惩作俑祸首之上海美专学校校长刘海粟……

这是第几个跳出来的伪道学小丑!海粟冷笑一声,即刻研墨挥毫作答,逐条给予驳斥。

  孙传芳假意规劝,刘海粟据理力争

刘海粟驳斥姜怀素的文章在报上发表以后,姜缄默了。但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向他发难了,在致他的公开信中把上海淫靡风俗归咎于美专创行的人体模特儿。海粟愤怒已极,决定给五省联军统帅孙传芳写信,请其斥责上海县长危道丰,主持公道。

5月17日。孙传芳从南京启程,列车经上海,去杭州检阅部队。

在月台上等候迎送和晋见的上海大小官吏和知名人士潮水般拥向专列,危道丰一走进专车,就把《申报》捧给孙传芳看:“联帅,有人在报上给您写信,请看!”

孙传芳眯起眼睛望着报纸,看过几行后,问:“模特是什么东西?”

危道丰一脸谄笑,连忙回答:“就是一丝不挂让人画的女人。

“联帅!”危道丰继续告状,“我接任刚两个星期,决意整治上海的淫风败俗,就遭到刘海粟如此辱骂!联帅如不给予刘海粟以严惩,群起效尤,那将成为何种局面?”

“哦?”孙传芳转了转眼睛,“他敢辱骂长官?”

“此人一向胆大妄为,目空一切,自谓艺术叛徒!”危道丰采取了激将法,“就是联帅您,他也不放在眼里呢!不然,他怎敢如此公开向您施加压力?”

“本帅横扫千军如卷席,手无寸铁的刘海粟敢如此妄为!”孙传芳眼中射出一道凶光。

“联帅,您下令吧,我立刻叫人把刘海粟给您拿来!”

孙传芳摆了下手,“无须动干戈!我们是政治家,就得讲究一点政治家的风度和策略!”

没过几天,刘海粟收到了孙传芳寄自南京的信,信中说:

美亦多术矣,去此模特儿,人必不议贵校美术之不完善。亦何必求全召毁。俾淫画、淫剧易于附会,累牍穷辩,不惮繁劳,而不见谅于全国,业已有令禁止。为维持礼教,防微杜渐计,实有不得不然者,高明宁不见及?望即撤去,于贵校名誉,有增无减。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