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不允许把"朱毛"分开:司令黑了我这个政委还红得了吗?

核心提示: 可朱老总却要康克清到群众中去接受教育。1967年2月,十多名群众给她戴上一顶纸糊的,写有“走资派”字样的高帽子,让她和另一名戴高帽子的“走资派”李宝光站在一辆大卡车上,他们沿路高呼:“打倒康克清!”在到中南海西门时,“打倒康克清!”次日莫斯科塔斯社立即播出朱德妻子康克清游街的消息。

眼见80岁老人要成为众人批判的对象,消息很快传到毛泽东那里。

毛泽东大手一挥:“不能这么搞。过去国民党要‘杀猪拔毛’,现在你们说他是黑司令,朱毛朱毛,司令黑了我这个政委还红得了吗?朱德不能批斗,他是红司令!”

朱德接受毛泽东主席授勋此话一出,造反派不敢违抗,草草收了场。“揪朱联络站”也销声匿迹。但“揪朱”的意图并没收敛,他们换了一种方式,由公开批斗变为打入“冷宫”,不点名地在各种报纸上影射朱德,想瞅准时机,把暗火挑明,再次把朱德“揪出来”。

事情并未因此而了结。林彪一伙进而篡改历史,妄图打倒朱老总,为林彪自己树碑立传,为篡夺最高领导权制造口实,大肆宣传是毛泽东、林彪在井冈山会师的。在他们的胁迫下,井冈山革命纪念馆陈列物说明中,竟把朱老总挑粮的扁担,也说成是林彪的扁担了。

1968年10月,党的八届十二中扩大会议上,吴法宪当面诽谤、侮辱朱老总,向他提问:你在井冈山是怎样反对毛主席的?更有甚者,还有人一手遮天,制造了一起所谓“中国共产党(马列)案”,诬陷朱老总是他们虚构的这个组织的“书记”,陈毅是“副书记”兼“国防部长”,还设有常委若干人。据称,1967年7月,这个组织曾秘密召开过代表大会,并成立了一个“中共(马列)起义行动委员会”,企图发难、叛乱。林彪一伙下令到处追查,只是由于后来追查不出结果,而且已经露了马脚,这起假案才不了了之。当时朱老总对此淡然处之,不为所动。

有一天,康克清回到家里,看见朱德正在看一张传单,传单上写着所谓“中国共产党(马列)”的组成、人选等。朱老总边看边笑,康克清问他笑什么,他说,根本没有这回事,这是造谣嘛,让他们造去,将来一定会弄清楚的。

年事已高的朱老总那些年处在这种逆境下,心情抑郁,终日少语。当他看到那些造谣、诬陷几位老帅的大字报时,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道:“心怀叵测,心怀叵测呀!”陷入更为愤怒的沉默中……

“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康克清是全国妇联领导小组的成员。1967年春,机关开始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中南海的造反派来全国妇联贴出大字报,说康克清攻击江青,散布江青的流言蜚语。大字报还说她是“走资派”,等等。在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口实下,康克清被“揪”了出来。

当时她随同机关同志去北京大学看大字报。贴满北大校园各个角落墙壁上的大字报,尽是些颂扬聂元梓,炮轰工作组,打倒黑帮分子的内容。大字报还提醒人们要跟上形势。当时,康克清和大多数普通党员一样,还是努力想着要跟上形势,唯恐跟不上被打倒,但要跟的东西太多了,没有多少人能跟得上。康克清还是被“打倒”了。

她惴惴不安,又不理解:“我怎么会是走资派呢?我怎么会反对毛主席呢?”心中充满疑团。她向朱老总述说了心中的疑虑、不安和怨愤。她说:“现在你成了黑司令,我成了走资派,往后还不知会怎么样呢。”朱老总不紧不慢,颇为沉着地安慰康克清:“你不要怕,走资派多了也好,都成了走资派,就都不是走资派了。形势不会总是这样下去的。”

不久,毛泽东在中央军委的一次碰头会上说,朱德还是要保。但林彪和江青一伙仍把朱老总上纲成“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代表”。一天,康克清在外边开会回到家里,拿这个问题问朱德。朱德说:“这是党内的事情,我不能给你说。”

康克清急了,以为朱德真有什么事,大声说:“人家说你是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代表,到底是不是?”

朱德一看康克清真的急了,笑了笑说:“急啥子嘛,做什么事总有个代表,是就是,不是想代表也代表不了。”见康克清还是不怎么明白,又说:“当时不少部队刚从国民党军队起义过来,资产阶级思想是存在的,他们要找我代表,那就找吧。”

他还告诉康克清:“毛主席不相信我会反对他,他还让董老告诉我,要我待在中南海,不要出去。”可朱老总却要康克清到群众中去接受教育。他说,群众是讲理的。

于是,康克清就穿着一件棉大衣,天天挤乘公共汽车到妇联机关,打扫卫生、擦地、生炉子。几个“走资派”在一间屋子里写检查,接受群众监督,准备随时出席大小批斗会。

1967年2月,十多名群众给她戴上一顶纸糊的,写有“走资派”字样的高帽子,让她和另一名戴高帽子的“走资派”李宝光站在一辆大卡车上,他们沿路高呼:“打倒康克清!”“打倒李宝光!”卡车在北京市区缓行着。在到中南海西门时,“打倒康克清!”的口号声喊得更响,更多了。次日莫斯科塔斯社立即播出朱德妻子康克清游街的消息。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