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外交档案解密:周恩来座机被炸真相(组图)

核心提示: 保密局将炸弹交给一个在“四川号”货轮上当厨师的小特务,由他从基隆偷偷运到香港,然后交给以“就记电料行”为掩护的香港情报站“第五联络组”。这个周驹二十多岁,受雇于香港航空工程公司,一直在启德机场做清洁工。选定目标后,特务机关立即开始接近周驹。

图为1955年4月16日上午,周恩来总理乘专机抵达新加坡加冷机场。新华社发

这是在“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中遇难的3位新华社记者遗像,他们分别是李平、黄作梅、沈建图(由左至右)。新华社发

为了实施爆炸计划,国民党保密局专门准备好了一批炸药,其中包括四枚美国制造的“钟型定时发火器”,即定时炸弹。保密局将炸弹交给一个在“四川号”货轮上当厨师的小特务,由他从基隆偷偷运到香港,然后交给以“就记电料行”为掩护的香港情报站“第五联络组”。

香港情报站拿到了炸弹感到非常兴奋。接下来的事,是要选择一个实施爆炸计划的人。这个人要能够自由进入机场和接近飞机,并可以把炸弹安放在飞机上。特务机关认为,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是计划成功的关键。这个人最好是长期在机场工作,而且一定要是个不为人注意、不起眼的“小人物”。于是,特务机关开始秘密探访,寻找在机场工作,能“担任一项具有国家性重要意义的工作”的人选。

经过一段时间侦察,一个叫周驹(又名周梓铭)的人进入了特务机关的视线。这个周驹二十多岁,受雇于香港航空工程公司,一直在启德机场做清洁工。他光棍一人,是个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烂仔”。据说当时公司正准备把他开除。选定目标后,特务机关立即开始接近周驹。

这是事件发生后,暗杀队员给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写的举报信。新华社发

从3月27日到31日,国民党香港情报站一个姓吴的特务头子多次找周驹,先是跟他闲聊,对他的个性、嗜好、人品进行了观察。接下来,开始详细地询问他在机场的工作情况。几次下来,特务机关完全摸清了周驹的底细。他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人可以利用。3月31日,姓吴的再次找到周驹,这回姓吴的没有再兜圈子,而是直接摊牌,明确提出来,想让周驹“担任破坏一架共产党的飞机的任务”,问周驹是不是愿意。

周驹一听这话,顿时吓了一跳。他虽说是个整日吃喝嫖赌的“烂仔”,但这件事情的分量他心里还是知道的,弄不好是要蹲大狱掉脑袋的。周驹连连摇头,说这太危险了,不干。见此情形,姓吴的开始软硬兼施。他告诉周驹,既然特务机关选中他了,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怕把周驹吓着,姓吴的又说,特务机关会全力配合他行动,到时候,香港情报站特务将负责现场指挥,有详细的行动计划和安全稳妥的脱身方案,对周驹来说不会有任何危险。同时又对周驹许诺,事成之后,他可以得到60万港币的奖赏,而且还可以安排他去台湾定居等等。

60万港币,这在当时堪称是天文数字。周驹听了之后,开始动心,但毕竟事关性命,所以他当时还是没敢答应。

当天晚上,姓吴的又来到周驹的住处软硬兼施地劝说,周驹最后终于答应下来。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