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陈毅56年讲话:科研的主要障碍是领导干部(2)

核心提示: 因为中国地主、买办资产阶级敌人,以武装来反对我们,使我们无立足之地。这些领导同志的缺点,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是可以纠正的,他们也都是为了国家人民。大家都是同志,不能只看到缺点,看不到贡献。我现在要求你们科学家在具体单位所遇到的障碍,都向我提出来,我一定同你们解决。

我国文化经济落后,过去就是吃了这个亏,我们一定要埋头二十年,卧薪尝胆,赶上去。如不克服落后,就与大国的称号不相称。而克服落后就要与科学家合作。光给科学家当代表、当模范、宴会碰杯,但没有主要的给科学家以研究工作的条件是不行的。

我国的土地使用面积与苏联差不多,是个大国,人口比他们多,历史有数千年。我国文化,长期在世界上占重要地位,自然科学也是一样。这是光荣传统。近代是落后了。现在我们有优良的社会制度,有伟大的朋友苏联帮助,不能不争气。现在我们赶不上,就是我们后代没有用——不是科学家没有用,而是共产党没有用,因为克服落后的规划是应该由共产党负责的。

我们的前途是伟大的。我们应该出自然科学方面的伟大的科学家,像巴甫洛夫、米丘林——这是苏联的光荣。我们现在已出现了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理论家毛泽东,文学家鲁迅。毛泽东同志最近又创造性地发展了资本主义和平改造的理论。我们的自然科学家为什么就不行?我国有很多有利条件,如地大物博,人多,爱劳动,党的领导等,有了这些有利条件如还不能使科学发展,这就要怪具体的领导干部。我们的科学家是有力量的,只要党很好的领导,而党的领导是正确的,问题是下面如何做,所以领导问题不在党中央、毛主席,而在下面具体的领导干部,从我算起。

另外来看体育问题。六年以来,我们的进步比西欧二十几年都快,有十多项创造了新纪录。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过去蒋介石集团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不但没有得分,而且根本不及格。今年又要开奥林匹克运动会,假使我们参加,虽然不至于第一,但有些项目得第二、第三或第四、第五是可能的。过去比赛吃鸡蛋,现在有些国家还输给我们。我们才不到十年,再有一些时间锻炼,成绩一定会更好。这原因就是因为听了体育教练员的话。所以我们要尊重专家的意见。我们应提倡有领导的自由的研究,不要强不知以为知。

应该与科学家亲密合作,关心他们。在政协会议上,毛主席亲自与专家谈话、握手、拍照、招待吃饭。我们至少应该学毛主席的这种做法。但我们的院长、校长怎么样?是否与专家谈谈,去专家家中看看,建立同志间的友谊?关心不关心?我看都是官僚主义。你有汽车,人家有没有汽车?人家去一趟图书馆、实验室,在路上就要化二、三个钟头。毛主席说,有贡献的科学家的待遇应该比我主席的还高。美国好莱坞演员,有的薪水比罗斯福的高。美国有侵略政策,是不好的,但是当初在那一个历史时期作为进步的美国资产阶级革命,有些遗留下来的东西还是好的。对于专家,应个别谈,专门谈,不要一律听报告,与连队一般要求。星期天可以让他们看电影、游公园。我们的领导一般化,不能对症下药,牛头不对马嘴,离要求很远。

以上是我所讲的第一个问题。现在再简单地讲一下第二个问题。

地方各方面技术人员正在安排。有人对国防工作不感兴趣,想转地方。你们不要认为只有在军队才遇到重重困难;我说,天下老鸦一般黑,到地方上也是一样会遇到。这些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军队、地方,在看病方面是一样的,但在军队应提到特别重要的地位。军事医学很重要,并不会妨碍你们的工作。只要领导上这一关过了,就可以发挥你们的天才,是不会埋没你们的。今后博士、副博士学位等,军队、地方都有。医学科学院,要从中国科学院独立建立,地方有一个,军队也有一个。科学应交给大众,小的地方都可做研究工作。我希望你们还是留在军队,安心下来,不要挑工作岗位。但军队的领导同志就要注意。假使你们做得不好,来了没有工作,还要受气,那么,他们走到地方,我就会收。

中央的指示,下面有的地方可能还没有执行而转过来。也可能这里转了,走到另一个地方,没有转,就又要碰钉子。所以应该选定一个工作岗位,干到底;在军队,各放异彩。

第三个问题,关于时间安排,就是保证六分之五专业活动时间问题。星期天不能布置什么会议、演讲。从星期一到星期六,一星期应有五天用于专业活动。总政规定:半天政治学习,半天军事学习,半天党团活动,一星期共有三个半天,这值得商量研究,医生一不看病,二不开刀,成了马列主义专家。我们政治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搞好科学研究,为了治病,而不是为政治学习而学习。医生学马列主义,不学开刀,至多只能成为一个蹩脚的马列主义专家;应该在医学方面放异彩。总政、总参必须根据中央六分之五专业活动时间的规定,重新考虑。

科学研究是极其复杂的精神生产,不是容易的。往往十年、八年,甚至孜孜一生,也不一定有成就。科学研究的成果,不是变戏法,一下子可以得到,须有耐心。有的科学家终生研究,没有成果,但还是令人钦佩的。也许一、二十年,一代、二代、三代才能有成果,这就需要极高度的自我牺牲的精神,甚至要以牺牲自己的健康为代价。即使多少年没有成果,但这种精神还是好的。在科学研究中,不容许有浅薄的人;浅薄是与科学研究不相容的。

科学研究与实际联系,不要机械唯物论,认为非要直接解决实际问题不可;也要有间接的联系,即理论研究,这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有些科学研究,可能目前并无好处,但将来会大有好处。一个科学家提出了一个新的公式,对目前治理黄河没有好处,但也许在若干年后,就有了重大的意义。所以理论研究不能取消。但主要的研究题目,应放在解决实际问题——在目前来讲,主要就是关于农业合作化四十条。

上海一个研究机关研究一种蓖麻蚕,不用桑叶,到处可以养。目前无用,但如成功,将来全国都可以穿绸子,功用很大。同时还试验了无性生殖,获得成功,这又大大的打破了成规和传统看法。这个实验室只有几个人、一间房子,很简单,但这研究却已有了世界意义。所以对待科学,不要戴近视眼镜,要戴望远镜。搞不起来,不要改变脸色;对失败者应给以鼓励。不要小人见识,要落落大方,这是领导风度问题。过去,科学家没有成就,就受到轻视;今天我们新社会不应这样,要改变过来。对失败的,我们应同情,不应加以批驳。一千次失败,一千零一次就可能成功了。有的需要限期完成,解决目前问题,但目光也要放得远一些,对目前没有什么意义的,也要花一些成本。

我今天讲的话,主要是对共产党员讲的,批评多了一些,有的话可能是过分的,也可能不合事实,但基本的意思是可以考虑的。希望大家批评。

注释

这是陈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医学科学委员会上的报告节录。其时,陈毅是国务院副总理,分任常务,兼管科学、文教等,也参加国防。本文标题为编者所拟。

〔1〕农业合作化四十条,指一九五六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公布的《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修正稿》。陈毅曾参与修订工作。

〔2〕科学方面又作了十二年的规划,指《一九五六至一九六七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草案)》。陈毅作为兼管科学院的常务副总理,在制订此科学规划的初期曾参与主持工作。

〔3〕“五毒”,指行贿、偷税漏税、盗骗国家财产、偷工减料和盗窃经济情报五种违法行为。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