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陈毅56年讲话:科研的主要障碍是领导干部

核心提示: 因为中国地主、买办资产阶级敌人,以武装来反对我们,使我们无立足之地。这些领导同志的缺点,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是可以纠正的,他们也都是为了国家人民。大家都是同志,不能只看到缺点,看不到贡献。我现在要求你们科学家在具体单位所遇到的障碍,都向我提出来,我一定同你们解决。

陈毅56年讲话:科研的主要障碍是领导干部

应该与科学家亲密合作

(一九五六年二月二十七日)

总后勤部卫生部要我在这里讲一些问题。我对军队医学科学情况不熟悉。今天上午有些同志向我汇报了一下,我现在就根据汇报的情况来讲。另外,地方上的自然科学,包括医学在内,我管得多一些;对于中国科学院、高教部等的工作情况,也了解得较多,我现在也根据这些情况来讲,而且多讲一些,供大家参考。

中央对于知识分子的安排问题,在最近召开的政协会议上,周总理作了报告,例如:关于如何发挥知识分子的力量,如何组织科学研究工作,如何使用老的科学家的力量,十二年,即到一九六七年要赶上世界科学水平,再过二、三十年要超过世界水平等。这些大家都知道了。根据中央农业合作化四十条〔1〕的指示和周总理的报告,科学方面又作了十二年的规划〔2〕,规定十二年应达到什么,中心题目及其下的题目,规定时间、物质、助手等各种条件的保证,赴苏留学,第一个五年计划、第二个五年计划、第三个五年计划各应达到什么目的等。中央的决定、号召是正确的,问题是下面如何执行。一九五六年一月份过去了,二月份也快过去了,但下面的转变如何,就是在医院里、实验室里、教室里、行政负责人(院长、校长、所长等)、政治领导人(政委、党委书记、协理员、支部书记等)是否都执行了中央新的指示?根据我们了解,下面不顾中央的指示,还是搞自己的老一套。

目前开展科学研究工作的主要障碍,不是科学家,而是行政干部,具体的领导干部。粗暴的态度,冗长的会议,骄傲自满,以为天下都是老子打下来的,将科学“抵掉”了。今天请我来讲话,我是没有好话讲的。中央的指示,需要在学校里、医院里来考验。在怀仁堂,科学家是满意的,但在医院里、科学院里、大学里就不然。有些科学家反对党的领导,就是反对这些具体领导干部的领导,而不是反对党中央和毛主席。所以关于贯彻中央指示方面,部长、校长、院长、党委书记应该首先自我批评。

科学研究工作搞不起来,科学家本身固然有毛病,如:资产阶级的思想作风,宗派情绪,自以为是,看不起人家,你不服我、我不服你,不愿合作等,但六年以来,经过政治运动学习,已有很大改变。我们一定要看到这一点。如抗美援朝,购买公债等,他们贡献很大。科学专家的缺点(我们干部也有),不是、也不会是科学研究工作搞不起来的主要原因和障碍。要十二年赶上世界科学水平,非科学家不可。科学家的毛病不是主要的。无论哪一个科学家都愿意研究。哪一个外科医生不想看病、开刀,做些理论研究?哪一个科学专家不想看新的东西?不知道新的,怎能提高?跟我们也都要看新的消息、文件一样,否则就无法进行工作。科学家的资产阶级的思想方法、作风、生活以及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是有的,但六年来基本上已有所转变。重点不要弄错。问题不在科学家而在领导上。六年来资产阶级分子改变了,我们也对他们宽大。资产阶级分子已将资金献出来,怎么还能说他们“五毒”〔3〕?但我们对知识分子为什么就不能宽大?中央指示,听说你们已传达到了五、六遍,但还不够,还是要讲。因为问题主要在于具体的领导干部,愈到下面愈坏。

当然这也不是说,领导干部对科学家有坏意,主要毛病是对中央的政策不了解,按照部队方式来领导科学。听说你们的医学科学院,为了保密,晚上将实验室锁起来,不让专家进去。这等于不许连、排长到连队里去。这是愚蠢!相信他,为什么还要这样?连、排长应当一天到晚到连队里去;假使只有上操的时候才到连队,一定不是好的连长、排长。专家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实验室,半夜也可以去;也许会想起一个问题连饭都不吃。如不这样,就不能进行科学研究。科学家不能按时上下班,一有心得就要去实验室。中国协和医学院派男同志去当妇产科的协理员,这十分不合理。为什么这样糊涂?条例规定指挥军官不能派女同志,但不合理的条例,为什么不请示?我们可以改。西北大学一位研究麦种的教授,已工作了三十年,他反对米丘林学说,崇拜英美,这显然是不对的。但不能强迫命令他。现在不相信,就等待他,一年不成,就二年。真理总是会被相信的。他还有一个毛病:他的实验室不许别人进去。人家怀疑他在里面倒底在搞什么名堂。于是我们的干部将他调出去考察,而在他离开后,就将他的实验室大门打开,把他搜集的麦种都搬出来,掺混在一起,撒了满地。这个教授回来,大哭一场。这教授有不对的地方,应该把自己的工作公开宣传,但我们无论如何不能采取这种办法。这倒是一个“调虎离山”计。这是犯法,需要受法律制裁。我们不能用这些反科学的外行办法,强不知以为知的办法来对待科学研究工作。这些办法如不纠正,科学就不能开展起来——就是障碍。

孔夫子曾说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就是说,不要强不知以为知。很多同志缺乏毛主席谆谆告诫我们的:要谦虚,要戒骄戒躁,要抱虚心学习的态度。毛主席一再指出要向工人、农民群众学习,我们现在搞科学,就要向科学家学习。应当尊重他们的意见;对他们的工作不要强加无理的干涉。中央指示的意思很多,但主要是反对强不知以为知。不懂就应该学习。粗暴的方法是不对的。不久前,毛主席对我讲,领导科学,我们共产党有一个法宝:首先说,我不懂科学;我只可供给你条件,向你要科学成果;我们只能做验收员。我们给他们条件,三年、五年没有成果.他们自己也会不好意思。

在政治上,人家听我们的话,服从我们的领导,但在科学方面,我们要服从科学家。不要弄得彼此不能见面,伤了感情,也不要牵涉到反对党的领导、反对毛主席这些原则问题上去。科学家在政治上反对我们党、政府,是没有这样严重的,主要是牢骚,因为条件不够,没有机会,工作没有成果等,这仍还牵涉到我们的领导。毛主席再三讲,我们要虚心,要向科学家学习,听他们的话。不尊重人家的意见,自己又不懂,假使发生争执,我要无条件地支持科学家。总之,关于政治安排,科学家要向党内同志学习,听党内同志的话;关于科学安排,必须听科学家的话,放下架子,当小学生,否则,什么物理、化学、原子能、医学,都搞不起来,中医也搞不起来。希望饶部长、宫乃泉同志、史书翰同志等总后卫生部的领导同志,将我这些话传达给各级干部。这是毛主席的意思。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失败,是因为我们没有掌握武装。其后在一九二七年,我们重新搞起,这时主要的就是需要有一支武装。因为中国地主、买办资产阶级敌人,以武装来反对我们,使我们无立足之地。敌人宁可错杀一干,不愿漏掉一人。南京雨花台不知枪杀了多少人。没有武装,其他一切工作如地下工作等,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一下子就会给敌人抓去。但要搞武装,当时没有干部,于是就派干部—一主要是知识分子去学,因为知识分子比工农分子学得快。大量的知识分子干部穿军装,学军事,这样就发生了懂与不懂的问题。也有一些从军队出身的干部,但主要还是把俘虏过来的兵,马上让他们干军事。当时毛主席就这样指示:你们这些政委(知识分子),在军事上,不要去干涉他们,走远一点,让他们去干;要向俘虏兵学习,起码五年,等你们学会了,也就可以管军事、当司令员。

这个故事虽很简单,但意义很大。给专家以足够的信任和方便,因为干涉太多,他就会不干,应放手让他们去干,然后向他们要成绩。有病人,就让他们去开刀,要他们治好;若是你自己跑到开刀房,说,我来开,就会把病人开死。麦种是人民的财产,有什么理由把它搞翻?这也就是领导方法的问题——领导也是很容易的,只要加以组织和支持就行。但不用这个方法就总“说不拢”。

因此,今天执行中央指示,障碍在哪一方面是主要的,已很明显,不在科学家的资产阶级思想、作风。中央指示中肯定了他们的缺点是次要的,决不会障碍科学的开展。

我们希望科学家有主张。我对于那位研究麦种的教授是佩服的。他没有认识到米丘林学说,就不相信,不肯轻易放弃自己的见解,这并不错,虽然他的见解是不对的。共产党不欢喜“唯唯诺诺”。列宁讲,共产党员的重大特点就是有自己的主张,维护自己的利益;假使错了就改正。当面讲好,背后乱骂,“怕肃反斗争我”等的这种唯唯诺诺态度,这种合作,是虚伪的。大家在一起应该很愉快,亦可批评,亦可吵架。学术上没有争论是不对的。共产党实事求是,什么人都可批评,如这次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就有很大的争论、批评。批评有对的,也有错的;但错的就不采纳。

需要扫除的科学开展的障碍,主要即为具体领导干部的强不知以为知。我们下面的各级领导干部并没有真正体会到中央的意图。只有尊重科学专家的意见,才能指挥他们。他们不会反抗党,也不会跑掉。他们的要求并不高,只是要个实验室,发表几篇论文,取得声誉。这些要求还不批准,如何领导科学?

基督教徒做礼拜才能得到安慰,科学家只有做科学研究工作才舒服,离开了就恍恍惚惚。我们共产党员离开了党,就难以生活,要哭。为什么只能想到自己,而不想想人家的这种心情?不想,就是主观主义。不能只喊口号,光喊不动。希望你们响应中央号召,打开研究工作的局面。

科学家的毛病如:思想作风、宗派、小集团等,经过六年来的社会运动、思想改造,是已经给他们很多帮助,打开了他们的眼界。但有些单位规定他们读些著作(如联共党史学了六年),出些讨论题等,效果是不大的。改造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大量的搞科学研究,展开学术上的争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转变他们的思想观点。我们不是要让每个科学家都成为马列主义理论家;只要一般懂得时事、政策就行。要保证六分之五专业活动时间。联共党史学了六年,但研究工作还是一样,这有什么好处?政治学习是必要的,但不能冗长,应生动活泼,不浪费时间。开会应有准备,不要妨碍他们的业务。我们有些政治干部给专家上课,理论还及不到他们,还硬要他们听。政治学习应组织得精干,报告应是听了以后,鼓掌,下次再来,不要搞五、六个钟点。

无论哪个科学家都爱国,都有人民的正义性,都希望祖国人民好起来,都愿意对人民有所贡献。这一点是没有问题的。但即使在家庭中也能出现浪子;出了浪子,不能就把他开除出去。科学家的缺点,应该当作我们自己的缺点。我们的干部有缺点,我今天讲得多一些,大家听了,可能痛快些,但希望专家们也不要误会。这些领导同志的缺点,在毛主席的领导下,是可以纠正的,他们也都是为了国家人民。大家都是同志,不能只看到缺点,看不到贡献。两方面互相砥砺,就一定会团结得好。这是我今天所讲的主要一点。

我现在要求你们科学家在具体单位所遇到的障碍,都向我提出来,我一定同你们解决。我负责这个工作,做不好也要检讨;你们把困难提出来,也是帮助了我。我在地方上负责管科学,我在军队也可以元帅的身份找有关部门算总账、解决问题。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