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江青对林彪早有防备:电话记录都留作证据

核心提示: 徐业夫在电话里说,他不好催促主席,等一等再说吧,并答应过几天他再提醒一下主席。大约过了两周,江青的病完全好了,吃饭、睡觉、工作都恢复正常了,毛主席才从中南海来到钓鱼台看望江青。 年底,江青患了牙病,牙龈肿胀,发低烧,她把毛主席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叫到11号楼。

中央文化革命小组成立后,陈伯达、江青及其他文革小组成员陆续搬进了钓鱼台办公和居住。陈伯达住15号楼,江青住5号楼。

江青患病

江青患有比较严重的植物神经失调病症,对声音特别敏感。1966年底,她觉得5号楼距离马路太近,车来人往不够安静,就提出搬家的要求。经过认真挑选,她选中了11号楼,很快就搬了过去。11号楼距离马路较远,周围环境也较幽静。

1968年秋冬之交,江青患了一次重感冒,发高烧,体温在38℃以上,几天高烧不退。看得出她非常不舒服,整天坐卧不宁,烦躁不安,出大汗。

病中,江青想见毛主席。

有一天,她叫我打电话给毛主席的秘书徐业夫同志,她说:“让他立即报告毛主席,就说我现在的病情很严重,几日高烧不退,身体极度虚弱,请主席赶来钓鱼台看看我,否则,就可能见不到主席了。”

徐业夫将江青的请求报告了毛主席,主席既没有表示去钓鱼台,也没有表示不去,没有说话。

江青焦急地等待着,等了两天,实在忍不住了,叫我再次打电话,“让徐业夫问问主席何时能来钓鱼台看我”。徐业夫在电话里说,他不好催促主席,等一等再说吧,并答应过几天他再提醒一下主席。

大约过了两周,江青的病完全好了,吃饭、睡觉、工作都恢复正常了,毛主席才从中南海来到钓鱼台看望江青。毛主席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是,江青还是很高兴的,从二楼下到一楼迎接毛主席。那个时候主席的身体很好,毫不费力地从一楼爬到二楼,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江青高高兴兴地把主席送到汽车上。

回到楼里以后,江青又回到二层,把主席没有吸完的雪茄烟分给工作人员,叫我们留作纪念,并说:“你们会吸烟的同志可以吸嘛!”她平时最讨厌身边的工作人员吸烟,这一天她一反常态,说:“你们吸吧,今天开戒啦。”

年底,江青患了牙病,牙龈肿胀,发低烧,她把毛主席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叫到11号楼。李志绥与她商量服一种消炎止痛药,她同意后服下了。可能是药物过敏,两个小时以后,大腿内侧长了一些小疙瘩,觉得发痒,精神紧张得很,如坐针毡。她发怒了,在走廊里大声斥责李志绥:“你给我服的是什么屁药!为什么长了这么多疙瘩?这样瘙痒?如果这种东西控制不住,再继续发展的话,我就有生命危险啦!一切后果由你李志绥负责!”她停顿了一下,不假思索地嚷嚷:“据说你过去曾经给国民党的大官看过病?我看你就是国民党的大特务,你今天是有意残害我的!你如此对待我,绝没有好下场!你滚吧!”

上一页 1 23456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