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72年毛泽东保邓小平:他曾是毛派头子,没历史问题

核心提示: 在这里,父亲一行参观了毛泽东居住过的八角楼。当讲解员讲到林彪篡改“朱毛会师”的历史为“毛林会师”时,父亲插话道:“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   14日,父亲一行到达海拔1558米的黄洋界,凭吊了当年红军在险山峻岭上战胜敌军的战场遗址。

毛泽东与邓小平

本文摘自《我的父亲邓小平》,毛毛 邓林著,中央文献出版社 、大象出版社联合出版

毛泽东在看到邓小平1972年8月1日的信后,8月14日批示:“请总理阅后,交汪主任印发中央各同志。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但应与刘少奇加以区别。(一)他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毛、谢、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整他的材料见《两条路线》、《六大以来》两书。……(二)他没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三)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除此之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有作的,例如率领代表团到莫斯科谈判,他没有屈服于苏修。”毛泽东肯定了邓小平在历史上的功绩后,最后还加上了一句:“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说一遍。”

看到毛泽东批示的当天,周恩来立即把这个批示印发给了中央政治局的全体成员。

对于邓小平的来信,毛泽东作出了不同寻常的批示。虽然在批示中并未提出要重新起用邓小平,但毛泽东对邓小平的态度,已经相当明确,甚至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他是在为邓说话。可以认为,到了此时,毛泽东已经认真地在考虑重新起用邓小平的问题了。

北京政治舞台上的风云跌宕起伏、瞬息万变。在江西的邓小平的处境,在总的大形势下,进一步地宽松好转。

父母亲的境况的确是大大好转了。江西省委内恢复了工作的老同志黄知真不但亲自来看我的父母亲,而且在生活上也给予了更多的关照。在我的父母亲的要求下,经请示,批准我们家的老公务员吴洪俊和他的妻子来江西,帮助我们料理一些家务。他们来后,父母亲家务劳动的负担减轻了许多。

虽然朴方已去北京治病,但家里一点儿也不寂寞。邓林所在的中央美术学院到现在还没有给学生分配工作,于是学生们便开始“造反”,全都跑回家了。邓林也就从宣化回到江西,在家里等待分配。邓楠也回来了,是准备生孩子。我和飞飞已在南昌上大学。我们那一批是江西的第二届工农兵学员。虽然在不同的学校里上的是不同的科目,但我和飞飞的文化水平在学校里都算是高的,补习文化课时,我们其实根本不用再学,于是就在班里帮助同学们补习功课。这样的“学习”生活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太轻松了。飞飞比较遵守规矩,而我则找空子就溜之乎也,经常回家。

1972年的9月到来了。酷暑刚刚过去,冷冬还未到来。这是一年之中江西最好的季节。父亲向江西省里提出,请示一下中央,能不能在江西省内,到井冈山、赣州老区走一走。9月底,中央批准了这一要求。江西省革委会在这一基础上,作出了去井冈山地区的具体安排:出去时按省级干部对待,车是伏尔加轿车,凡是要去的地方,均可由省里先行打招呼,以便接待。

11月12日清晨,趁着和煦的秋日晨光,父母亲二人在省警卫处一位同志和黄干事的陪同下,离开步校,乘车一路南下,奔赴井冈山地区。

这是他们到江西两年多以来第一次外出,也是自“文革”爆发六年以来的第一次外出。这次外出,标志着长达六年禁锢生活的结束。

能够外出,父亲十分高兴。正像在给毛泽东的信中所说的,他完全脱离工作、脱离社会接触已经六年,他真想出去走走,真想亲眼看看世界。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