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林彪集团失势,毛泽东教训江青:屁股别坐错了位置 (3)

核心提示: 毛主席教训江青,“在关键时刻头脑要清醒”,“屁股别坐错了位置。”但毛泽东没有将警惕林彪的话告诉江青。9月9日上午,江青和康生、张春桥等人下了庐山。这次庐山会议,随着林彪集团的失败,陈伯达倒台了,他原先在政治局占有的第四号座次由后面的康生递进,这样江青就成了中共第五号人物。

借助庐山一战,江青登上了政治生涯的顶峰

据当年负责江青警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邬吉成回忆:8月23日要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除林彪外,其他中央政治局委员分成了五个组,江青与张春桥、姚文元为第四组,8月19日,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良恩通知随行人员说:“江青同志明天上午走,同行的还有(吴)法宪、(姚)文元,总计14个人。出发的时间定下来后,你们通知文元。起飞的时间由空司(空军司令部)定,先到安庆降落。”这是因为九江机场比较小,无法降落像伊尔—18、子爵号这样的大型飞机,所以要先降落在安徽的安庆机场。江青等人到达安庆机场以后,分别换乘安—24型小飞机,前往九江机场,再改乘小汽车上了庐山。

江青这次住在过去蒋介石与宋美龄住过的美庐。毛泽东第一、第二次庐山会议期间都住在这里。江青刚安顿下来,就问邬吉成:“主席上山了没有?”

其实邬吉成同江青一起上的山,毛泽东的行动他并不掌握,就回答说:“还没有听到主席已经上山的消息。”

江青马上吩咐他:“那你现在就乘汽车下山到九江,找吴法宪了解主席什么时候上山,要特别注意有没有安全问题。”江青随便一说,邬吉成也得立即执行。等他下山向吴法宪打听时,毛泽东早在庐山水库游泳呢。

这次庐山会议从8月23日开始,到9月6日结束,共15天。这次会议本来安排讨论修改宪法、抓国民经济和备战等问题,由于林彪在会议一开始就利用设国家主席问题和“天才”问题发难,使会议无法正常进行。毛泽东认为林彪一伙想利用突然袭击的阴谋手段窃取国家权力,便抓住陈伯达的问题,点名进行了严厉的批判。这次会议也是江青和林彪两大集团的一次正面较量,最后以江青集团的胜利收兵。会议期间,江青在大多数公中共“九大”上陈伯达被选为政治局常委开场合保持沉默,在陈伯达、吴法宪等人攻击张春桥时,江青带着张春桥、姚文元去见毛泽东,取得了毛泽东的支持,他们也摸到了毛泽东的立场。所以江青虽然会上不发言,私下却常常打电话问候叶群:“叶群同志,我很关心你们的身体,请注意珍重!”

当叶群一伙遭到毛泽东的严厉批判时,叶群想的救兵仍是江青。

下山前的一顿晚饭后,叶群去林彪卧室,不一会儿,她红着眼圈回来,招呼内勤小王过来,说话的语气少有的庄重和诚恳:

陈伯达被称为所谓的理论家。图为陈伯达的“四大名著”。“小王,你在我身边四五年了,咱们相处得像姐妹一样,无话不说,无事不谈。”凭经验,小王知道这是叶群有事相求。果然,叶群将身子探过来,近乎哀求地说:“在前几天的会议上,老夫子(陈伯达)乱放炮,在会上大讲天才论,结果出了问题。前几天我曾经告诫过老夫子,让他少说话,慎重些。可是由于他是大理论家,又是政治局常委,有些话我也不便深说,所以就没有坚决阻止他。谁知一时的温情主义,结果搞得我也有点被动。我是首长的夫人,政治局委员,只能从严要求自己,所以也在会上高姿态地作了几句自我批评。主席和与会代表都很满意。越是这样,我心里越是不好受。总觉得对不起主席,对不起江青同志,甚至晚上睡觉说梦话也在向江青同志道歉。你可能也听见了吧?”在庐山期间,小王和叶群是住在一个房间的。最近几天,她只发现叶群在床上辗转反侧,唉声叹气,但从来没听到她的梦话。她只好顺着叶群点了点头。

“咱们明天准备返回北戴河,今天晚上我想去见一见江青同志。”叶群接着说,“一会儿你陪我一块去。我去向江青同志道个歉,你在旁边见机行事敲敲边鼓。有许多话局外人比当事人说出来更有作用。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其实叶群已在无意中说出了自己的处境,要不为何向江青道歉?

小王答应下来。叶群高兴地一把抓住她的手,感激不尽:“我的大妹子,你真不愧我的私人秘书!”

“大妹子”这个亲热的称呼,小王还是第一次听到叶群这样称呼她。

10点来钟,黄、吴、李、邱不约而同来到林彪别墅。几个人在会客室里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叶群的嗓门最大:“林总已经亲自给她打过电话。我们要统一口径,强调受骗上当,责任要往老夫子身上推。”

11点多钟,叶群偕同四员大将驱车前往江青驻地“美庐”别墅。

作为胜利者的江青摆出了“高姿态”。她接到林彪的电话,说他要派叶群来看望她,一股得意之情荡然升起,她知道这是失败者前来求和,或者说是前来请罪。

在此之前,受到毛泽东严厉批评、处境十分困难的陈伯达,也想见到江青。这位老夫子以前光顾批判别人,劈头盖脑遭到别人的批判还是头一次。据说每次批判完毕,他都像奄奄一息的落水狗一样,满头是汗,浑身瘫软无力,被人架出会场。刚上山时,江西省革委会主任程世清把他安排在条件较好的359号别墅,那里环境幽雅,只是从马路到房间要上近百级台阶,心情好时不觉得,遭批判后,锐气大伤,车至住处,望楼兴叹,每上一级台阶,就头昏目眩,喘气不止,两条腿直打颤。最后只好由警卫人员、护士把他连拖带抬地送他到卧室,像产妇一样呻吟着。

江青听说陈伯达来了,又有什么要紧的事要谈,精神马上紧张起来,两眼直愣愣地看着秘书,问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秘书李德禄说:“在会客室。”

江青听了以后猛然站起来,嘴角哆嗦了几下,说:“他现在来干什么?你马上告诉他,我不见。”李秘书转身准备走,江青又说:“你等一下,不能说我不见,你就说我现在还没有起床,请你先回去,等江青同志起床以后我再报告她,是她请你来,还是她到你那里去,我再打电话报告你。总而言之,你想办法把他支走就是了。”

当其经过一番收拾,将会客室全部电灯打开,叶群等人就到了。令其颇感意外的是,来者不仅是叶群,还包括黄、吴、李、邱四员大将,她装作受宠若惊,一一和他们握手,人突然间变得热情、毫无架子,算是胜者的风度吧。特别是对叶群,她更是迎上前去,又搂又抱,嘴里热乎乎地说着:“本来是要去看望林副主席的。可是,林副主席说你们要来,我没去,尊敬不如从命呀!”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