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张学良口述情史:女友们的丈夫都装傻

核心提示: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有三个女朋友的丈夫,他们大概都是明明白白地知道我跟他们的太太(的事),可是还要装傻。他们也不是没地位,都是相当有地位的,很奇怪。

我有好多女朋友,我最奇怪的是有三个女朋友的丈夫,他们大概都是明明白白地知道我跟他们的太太(的事),可是还要装傻。他们也不是没地位,都是相当有地位的,很奇怪。我就说说奇怪的人、奇怪的事吧。

我前面说了啊,我是有势力,可是,我并不是仗着我的权势来的,反过来,人家是因为我的权势而来找我。还有,我再说这个,你就能明白,女人要沾上我,她就不(愿)离开了。我(现在)要是年青人,我就要开课了,讲讲怎么“管”女人的事情。

那三个女朋友是哪三个,我不说了。我告诉你,中国人、外国人都算上,白人、中国人,那个嫖的不算,花钱买的、卖淫的不算,我前后有十一个女朋友——就是情妇!我的情妇算一算,共计有十一个。

我跟你说几段小故事吧。

我到上海的时候,到一个人家里做客,她家请客。结果,她(偷偷)给我写过来一个纸条,纸条上写的是:“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不要走。”我就在那个纸条上,改了两个字:“请你可怜可怜我,今天晚上你放我走。”

这是谁,我不能说、不能讲,这个人已经死了。

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这三个里头的一个女朋友,她的先生是个很有钱的商人,相当有钱,可是,我还是跟他太太来往。他太太是上海一所中式女校的学生,我跟他太太来往,专门讲“春儿”的故事给她听,他的太太就陪着我玩,我们常常两个人开着汽车出去。

有一天,我到他家里去,在客厅,我们两个人把衣服都脱了,两个人刚脱了,她忽然跑了。后来她跟我讲,她所谓的丈夫,实际是她姐夫,她跟她姐夫发生关系了,她离不开他了。于是,她就成了她姐夫的“外宅”,那一次,我们差不多就要发生关系了嘛,可是她跑开了。

(后来)她回来问我,我有点不好意思,我说:“我这人很规矩啊,这些事情,我向来不强迫女人的。”以后,我们就不来往了,我也不去找她了。

可是,过了差不多两年多,有一天,她忽然上我这儿来,找我来了。她来了,我跟她开玩笑,我说:“这可不是我找你啊,是你送来的。”她丈夫姓齐,我说:“你来,你丈夫知道么?咱俩的事,你跟你丈夫说过么?”她说:“是他让我来的。”我说:“是他让你来的,当然就可以公开了,没事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