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抓捕“四人帮”:江青很配合 姚文元试图反抗

核心提示: 第二组:组长纪和富,组员蒋廷贵(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二大队大队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团常务副团长)、徐金升(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团副团长)、任子超,负责解决张春桥;

三十年前,我们几个人都在中央警卫部队工作。

我们有幸直接参加了解决“四人帮”的战斗。这场伟大斗争是在华国锋、叶剑英直接领导指挥下,由汪东兴具体组织实施的,任务由中央警卫局和中央警卫团执行。除了组织指挥、值班联络、后勤保障的同志外,还抽调了十几人组成四个行动组。第一组:组长李广银,组员霍际隆、吴兴路、王志民,负责解决王洪文;第二组:组长纪和富,组员蒋廷贵(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二大队大队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团常务副团长)、徐金升(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三中队中队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团副团长)、任子超,负责解决张春桥;第三组:组长高云江,组员黄介元(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警卫科副科长,退休时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处警卫参谋)、马盼秋、马晓先(女),负责解决江青;第四组:组长滕和松(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值班室一科科长,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处警卫秘书),组员康海群、张云生(本文口述者之一,时任中央警卫团警卫科警卫参谋,退休前任中央警卫局警卫处警卫参谋)、高风利,负责解决姚文元。另有李连庆小组负责就地隔离毛远新。

■汪东兴宣布了三条纪律

1976年10月6日下午3点多钟,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卫团政委武健华,先后通知我们到中南海南楼汪东兴同志住处开会。由于保密,当时每个组互不见面,分别由汪东兴亲自传达党中央的指示,并作了动员。接着汪东兴又宣布了三条纪律:第一,要绝对保守机密。万一泄密,败坏了党的大业,那就非同小可,要给以最严厉的制裁。第二,要坚决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任何人不得擅自开枪。我们要争取不响枪、不流血、解决问题。这是上策。第三,明确任务,严守纪律。从现在起,以行动小组为单位活动,组长负责,任何人不得擅自对外联系,包括家人、亲人在内,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他又说,今晚的具体集结时间、地点,车辆配备,以及互相协同的问题,由武健华同志给你们安排部署。武健华分别给各组布置以后,又分别对一、二、四组的同志说,准备采取通知他们到怀仁堂开会的形式当场解决。对第三组的同志说,江青在她住地解决。他还要各组准备好武器、弹药和手铐、毛巾,一旦他们吵嚷喊叫,就把嘴堵上。

当天下午,大家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都急切地等待着集结时间的到来。好不容易等到集结时间,大约晚上6点多钟,大家带上手枪和手铐、毛巾等,分头到了各自的集结地待命。

■张春桥没有反抗,也没有大叫,只是浑身哆嗦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干什么?”

解决王洪文、张春桥的小组按时到达怀仁堂。怀仁堂正厅中原来摆设的沙发、桌椅都搬走了,只在正面立着一个大屏风,屏风前摆着一张长条桌,华国锋、叶剑英端坐在屏风前的长桌后坐镇,表情威严,厅内的气氛庄严而自然。汪东兴隐蔽在正厅南门屏风后现场指挥,武健华负责现场联络,具体组织实施。解决王洪文、张春桥的两个小组成员,分别检查了武器、装备,并分别进行了行动路线和解决办法的实地演练,然后分别隐蔽在正厅东南门的门后。

大约晚上7点50多分,王洪文第一个到场。因为此行动小组的四名同志有三人已去世,另一人是中央派来的,所以对解决王洪文的具体情况我们不甚了解。

张春桥到达后,在怀仁堂门口,他的随员被引领到值班室,只有张春桥一人进来。他走进怀仁堂正厅东南门时,早就埋伏好的徐金升、纪和富从左、右两侧立即扑上,把他两臂扭住,将头按下。蒋廷贵、任子超也上前帮忙。张春桥一见势头,没有反抗,也没有大叫,只是浑身哆嗦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干什么?”接着就被行动小组的四名同志像捉小鸡似的扭送到华国锋、叶剑英面前弯腰低头站立。华国锋义正辞严地对张春桥宣布道:张春桥,你不顾中央的一再警告,继续结帮拉派,进行非法活动,阴谋篡党夺权,对党对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中共中央决定,对你实行隔离审查,立即执行!行动组成员立即把他押到东饮水处,蒋廷贵给他戴上手铐,出东门上了红旗轿车,押送去地下工程的隔离室。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