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笑谈林彪叛逃:那个副统帅上哪去了?

核心提示: 毛主席在居中的一张沙发上坐下,总理和熊向晖分坐在他两旁。王海容坐到熊向晖旁边,唐闻生则坐在毛主席沙发背后立灯下的一张椅子上。点击阅读:《在大漠那边: 林彪坠机真相》   周总理告诉主席,基辛格到了,准备汇报他提出的问题。不想毛主席却摆了摆手,说:那个不忙。

他说:“今年有两大胜利,一是揭露了林彪,二是联合国恢复了我们的席位。要派代表团去联合国,回来还要接待尼克松。”然后,他又笑望着熊向晖,问:“那个‘参谋总长’呢?那个‘副统帅’上哪里去了?”室内顿时充满了笑声。

1971年9月13日这个日子,因林彪反党集团的覆灭而载入史册。这一天,曾被捧上“副统帅”高位的林彪,由于篡党夺权的阴谋败露,仓皇出逃,摔死在蒙古的温都尔汗。

林彪的阴谋败露,主要是毛泽东主席识破了这个野心家的“庐山真面目”。

但毛泽东究竟是怎样判断出林彪是个阴险的两面派呢?本文叙述的这段鲜为人知的往事,给这段非常时期的历史作了一个有力的注脚。

深夜晋见毛主席

1971年7月9日,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就在这天中午12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亨利·基辛格博士乘巴基斯坦的一架专机,秘密抵达北京。

基辛格在北京只能停留48小时。周恩来总理同他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第一轮会谈从下午4时25分持续到晚上11时半。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有: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尚未赴任的驻加拿大大使黄华、外交部欧美司司长章文晋、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和翻译冀朝铸、唐闻生,此外还有熊向晖。熊向晖是以国务院总理助理的名义参加会谈的。他于1962年接替宦乡担任我驻英国代办(此时中英两国尚未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1967年1月和其他驻外使节一起奉召回国参加“文化大革命”,挨批挨斗。1970年11月,出乎他的意料,他竟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二部副部长,主管国际形势的研究。1972年,又重新调回外交部工作。他这段军队履历虽然短暂,却和本文密切相关。

周总理在同基辛格结束了第一天会谈以后,带领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人员走到钓鱼台另一座楼。他立即让王海容打电话联系,问什么时间去毛主席那里汇报。王海容问谁去,总理让她和唐闻生同他三个人去。电话很快就打通了。王海容对总理说:主席让现在就去,还让熊向晖也去。周总理吩咐王海容和唐闻生先走一步。他收拾了一下公文包,服了药,便与熊向晖一起上了车。

周总理的轿车驶出国宾馆,开往中南海。已经是午夜,街上静寂无人。周总理默默沉思着,熊向晖则在心中迅速地筛选最近的国际大事,推断基辛格的秘密访问一旦公开,可能引起什么样的国际反响。他满有把握地以为,毛主席找他去,是要了解国际形势。

轿车在中南海毛泽东住地门口停下。周总理带着熊向晖快步走进毛主席的会客室兼书房。主席身穿浴衣,站在屋子当中。总理握了握主席的手,说:“这样晚,主席还没休息啊。”毛主席说:“我不困。”熊向晖跟着握住老人家伸出的手,说:“主席好!”毛主席笑容满面地说:“马马虎虎。”

会客室中,七张单人沙发摆成一个半圆,每两张中间放着一个茶几。毛主席在居中的一张沙发上坐下,总理和熊向晖分坐在他两旁。王海容坐到熊向晖旁边,唐闻生则坐在毛主席沙发背后立灯下的一张椅子上。立灯关着,室内光线很柔和。

周总理告诉主席,基辛格到了,准备汇报他提出的问题。不想毛主席却摆了摆手,说:那个不忙。他转向熊向晖,开始了一场出人意外的谈话。

毛主席转移话题

毛主席从茶几上拿起一只深褐色的小雪茄,唐闻生帮他点燃。

他深深吸了一口,仍然满面笑容地问:“你现在还讲不讲‘卫生’啊?”

王海容对熊向晖解释:“主席是问你还抽不抽烟。”她又转向主席:“老熊是个烟鬼。”毛主席轻松地说:“他怎么成了老熊了。”听熊向晖说他已经52岁了,就说:“还不老嘛。”然后毛主席指指茶几上放着的小雪茄,说:“现在医生不让我抽香烟,只让我抽这个。他们都讲‘卫生’,你不讲,你就抽吧,我也不‘孤立’了。”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