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胡耀邦敏感时刻巧妙表态:支持揭批康生

核心提示: 华国锋和汪东兴告诉父亲,中央党校将恢复,请他出来主持工作。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正式恢复中共中央党校,由党中央主席华国锋兼任校长,汪东兴兼任第一副校长,父亲任常务副校长。事后才知道,叶帅听了选宁转达的父亲的3条建言,十分赞赏,竭力向华国锋等中央领导推荐父亲出来工作。

父亲的再度复出是1977年3月。这个月,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工作会议。会前,中央决定恢复“文革”期间停办的中央党校,华国锋提名由父亲任常务副校长,主持中央党校的日常工作。

华国锋来到富强胡同6号

1977年2月26日,父亲被邀请到中南海谈工作问题。华国锋和汪东兴告诉父亲,中央党校将恢复,请他出来主持工作。父亲仍然表示:我哪儿都不去。

2月27日,叶帅约父亲到他家谈话,说:你还是出来工作好,也是帮助我嘛!太重要的部门,他们不放心你去,中央已决定让你主持党校日常工作,去当常务副校长。你要去!凭你的智慧和才干,在那里是可以搞出点名堂来的。一番讨论之后,父亲表示:听从参座指示,服从中央决定,一定全力以赴做好工作。3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正式恢复中共中央党校,由党中央主席华国锋兼任校长,汪东兴兼任第一副校长,父亲任常务副校长。

一天,华国锋突然来到富强胡同6号。我们全家都感到十分意外:华主席到咱们家来了!他坐在约20多平方米客厅的旧沙发上,跟父亲无拘无束地谈起来。他来时我们全家人都习惯地回避了。事后才知道,叶帅听了选宁转达的父亲的3条建言,十分赞赏,竭力向华国锋等中央领导推荐父亲出来工作。华主席这次来访,是谈党校工作的。

党史教学中的斗争策略

3月9日,父亲走进了中央党校。面对“文革”浩劫后的中国,父亲敏锐地认识到:当前中国的首要问题是打破套在中国人民脖子上的两个枷锁,一个是打破精神枷锁,从理论上击败“两个凡是”,将人们的思想从极左路线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另一个是打破组织枷锁,平反新中国成立以来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将社会各界从专制主义的迫害下解放出来。

按照党的十一大报告的精神,党校需要给学员讲清党的第九、第十、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情况,即“文革”期间的党的历史。讲述后两次与林彪、“四人帮”的斗争,自然没有问题。可是,讲述第九次路线斗争,即所谓与“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斗争问题,就很棘手了。“两个凡是”的思想路线此时在党内占据着主导地位,十一大仍然坚决维护毛主席的决定,给刘少奇扣的“叛徒、内奸、工贼”三顶大帽子也还没有被摘掉。

父亲责成党史、党建教研室准备一个教学计划。计划草案拿出来后,父亲看了很不满意,批评说:这个教学计划的观点和方法是错误的……评价“文化大革命”要看实践,譬如所谓“二月逆流”,什么“二月逆流”?分明是正气凛然的二月抗争嘛!父亲当即决定重新拟制教学计划。一个星期后,参与工作的人们拿出了一个充满斗争智慧和策略的方案:将刘少奇的问题与林彪、“四人帮”的问题从性质上区别开来,前者属党内路线问题,而后两者则是反革命;不再用“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这样的提法,也不再给刘少奇戴“叛徒、内奸、工贼”的帽子。父亲很赞同这个方案,当即决定以此方案为基础,形成党史教学的“讨论提要”。

这个“讨论提要”后来在学员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大家纷纷要求中央尽快甄别刘少奇一案。父亲立即指示政治部以校党委的名义,将学员们的反映整理出来,连同“讨论提要”,一并上报华国锋和汪东兴,以促成刘少奇一案的平反。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