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破解遵义会议日期人数之谜:陈云手稿澄清疑案

核心提示: 当红军退出遵义时,李小侠亦随红军而去。“据陈云同志说,这是遵义会议结束不久,他向部队转达遵义会议时写的传达提纲……”   这下子,手稿的来历查清了:出自陈云笔下!这份手稿,是在遵义会议后到各军团干部会上传达遵义会议决议的传达提纲。

决定中国革命走向的遵义会议到底是何时召开的?到底有哪些人参加?由于战争年代环境所限,并没有多少材料保存下来,所以,这一问题长期以来一直没有确定的说法。

本文作者在《他影响了中国》一书中记录了这一问题解决的经过。

长征途中,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1935年1月15日至1月17日,中共在遵义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了博古、李德的“左倾”军事路线,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成为中共党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史称“遵义会议”。

红军占领遵义期间,刘伯承任遵义警备司令员,陈云任政治委员。

陈云化名“廉臣”所写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中,有这么一段记述遵义的情景:

我以驻军有暇,曾步游遵义全城。遵义地处黔北要冲,有汽车路北通川边之松坎场,自遵义向南,越乌江而直达贵阳。遵义为黔省通川重庆之要埠,因地处川边,故风俗习惯及商业情形,均与川省有密切关系。遵义城有新旧两城,新城为商业集中之区,旧城为官署与住宅区域。两城之间有小河,中贯以石桥。城中官署庙宇,当时悉被红军驻满。据闻黔军柏辉章师长之公馆(在旧城)驻有红军总司令部,毛泽东、朱德即驻于此。遵义全城有男女中学校五六所,红军对于学校机关不驻兵,以示维护教育,但各校均未上课。惟红军对于青年学生曾特殊注意,派人组织抗日救国会及红军之友社等等。所以红军进城之第一日即有几十男女学生,大部为中等学校学生,执旗上街演讲,为红军演说。当我步至县立三中时,见操场上有该校学生之篮球队与红军篮球队正在比赛。红军球艺甚精,因平日提倡体育甚力。红军想尽方法鼓动青年学子,由此亦可见红军对于青年学子之注意焉。

尤有一事可记者,当红军在遵义成立革命委员会时,有一女学生名叫李小侠者,年约二十,同情红军,在大会上演讲,后被举为革命委员之一,为当地学生中之长于交际者。

当红军退出遵义时,李小侠亦随红军而去。

“一件未署名的文件”

陈云提及的中学生李小侠,笔者曾于1991年5月26日在遵义采访她,当时她已是一白发苍苍的老妪了……

长征途中所召开的遵义会议,随着毛泽东的影响日益扩大,政治地位日益提高,对于这个会议的研究也就日益深入。然而,由于在档案中没有找到遵义会议的记录,关于遵义会议的许多问题得不到解决。例如,遵义会议究竟何时开始,何时结束,出席者有谁……

一份关于遵义会议的手稿的发现,一下子解决了许多历史难题,引起广泛注意。

这份手稿,是1956年中共“八大”之后,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前往莫斯科,从苏联运回的一批中共档案中的一件。手稿用蓝墨水直行书写,标题便是《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共八页4000余字。一看内容,便可知是当年传达遵义会议情况的提纲,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历史文献,内中透露许多关于遵义会议的重要而前所未闻的史实。

可是,这份手稿显得不完整,首页上标明(乙),显然还有(甲)。(甲)是什么?不得而知。再则,这份手稿是谁写的,没有署名,也不得而知。因此,这份手稿在未得正式确认之前,无法公开发表。

笔者在查阅有关档案时,只在1959年5月28日中共中央档案部的一份公函中,见到引用过这份手稿中部分内容,注明那是“一件未署名的文件”。

那份公函表明,早在1959年,当时的中共中央档案部已经注意到这份未署名的手稿。

“这是我写的!”

岁月飞逝,1985年1月,遵义会议50周年纪念日快到了。为了使遵义会议研究深入一步,确定这份手稿的“身份”提到了议事日程上。

于是,中共中央档案馆派人把手稿送到遵义会议出席者手中辨认,以弄清是谁写的。

手稿送到了在北京的邓小平、聂荣臻、杨尚昆那里,都认不出是谁的笔迹。

陈云是遵义会议的出席者,而且当年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不过,他正在杭州。所以,当在北京的邓小平、聂荣臻、杨尚昆认不出是谁的笔迹之后,这份手稿被送往杭州。

笔者访问了当时担任陈云秘书的朱佳木。

朱佳木回忆道:

“我收到手稿原件,交给了陈云同志。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他叫我,我进了他的办公室。

“他说,‘这是我写的!’“他的话,使我又惊又喜。“他的夫人于若木同志看了手稿,也说是陈云同志写的字。

“据陈云同志说,这是遵义会议结束不久,他向部队转达遵义会议时写的传达提纲……”

这下子,手稿的来历查清了:出自陈云笔下!

这份手稿,是在遵义会议后到各军团干部会上传达遵义会议决议的传达提纲。这份手稿,成了关于遵义会议的极为重要的历史文献。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