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揭秘:毛泽东为何曾离开红军想去苏联留学?

核心提示: 朱德和毛泽东都深深地知道彼此不可分割,只有朱毛合力,红四军才有发展有前途。为了打破僵局,陈毅采取了对毛泽东和朱德“各打五十大板”的调和折中方式:给予毛泽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朱德党内警告处分。最终的选举,陈毅又取代毛泽东当选为红四军前委书记。

朱德和毛泽东都深深地知道彼此不可分割,只有朱毛合力,红四军才有发展有前途。可是,人处在争执之中的时候,往往并不容易相互服气

1929年5月底,原本偏僻寂寞的闽西小镇——永定县湖雷镇热闹非凡,波浪滔天。红四军的前委扩大会议上,以毛泽东和刘安恭为代表的双方就要不要设立军委的问题针锋相对,寸步不让,越争越激烈。

直到下半夜,会议不欢而散。但是红四军党内的争论不仅没有因为黑夜的沉寂而销声匿迹,反而随着冉冉升起的日头而张扬激越——争论由上层领导蔓延到了下级军官,士兵们道听途说了一些,也在私下里大发议论。

一次解决不了,第二次再来,总会有办法的。虽然因焦躁而寝食难安,但对于党内矛盾的态度,毛泽东总是自信和乐观的。

6月8日,在上杭县白砂镇早康村的严氏祠堂——“东洋堂”里,红四军再次召开前委扩大会议,继续湖雷未完的讨论。

虽然会议最终以36票赞成、5票反对集体通过了撤销红四军临时军委的决定,但一向默契的朱毛在此事上的明显分歧却让会议的气氛跌到了低谷。代表们从“东洋堂”鱼贯而出时,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神情各异,似乎谁也感受不到山风的清凉,只剩盛夏骄阳下的阵阵闷热和烦躁。

这一夜,许多人辗转难眠。

早康会议后,陈毅被推到了历史最前台,担任政治部主任,代理红四军前委书记。他没有想到红四军党内会出现如此激烈的争论,更没有想到朱毛的意见分歧如此之大。为了尽快结束争论、统一思想,他代表红四军前委,要求毛泽东和朱德各作一篇文章,详细陈述自己的思想。

6月14日,毛泽东根据前委的要求,以给林彪复信的形式写了一篇长文章,把红四军党内争论的内容归纳为14个问题,逐一进行了条分缕析,尖锐地指出:“个人领导与党的领导,这是四军党的主要问题。”“个人主义与反个人主义的,亦即个人领导和党的领导的斗争,是四军历史问题的总线索。”这封信虽是个人观点表达,却有特别的全局意义,被史学界认为“是关于建军建党问题的重要文献”,为古田会议的召开提供了重要的理论基础。毛泽东在信中无助地流露出哀怨情绪:“对于与党内错误思想奋斗,两年以来已经既竭吾力了。”

翌日,朱德如同答辩一般,也以给林彪复信的形式向红四军前委交卷。陈毅干脆把这两封信同时刊登在了红四军前委机关刊物《前委通讯》第3期上。朱毛之间的不同意见和观点,如今随着信件的公开,全没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引得官兵们好奇围观,红四军从上至下的议论之声更加沸腾。

一场原本是由刘安恭挑起的争论,就这样发展成为红四军最高领导人之间的意见对立。然而,客观形势已经不能允许红四军内部再这样争论下去了。鉴于蒋介石调集了闽、粤、赣三省国民党军队“会剿”闽西革命根据地和红四军,必须尽快统一思想,团结对敌。

22日,红四军前委利用三克龙岩城后较安定而且优越的环境,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会上,主持人陈毅号召“大家努力来争论”,目的很明确,是想统一认识,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他的话音刚落,像憋足劲要到会上来努力一争的代表们便争先恐后地发表起议论来了。

作为会议的主持人,陈毅看到大家互不服输地激烈争论,感觉很不是滋味。他诚恳地对大家说:“这样争论不好,影响团结,大家都是从井冈山下来的,要团结到底。”面对朱德和毛泽东的争执,陈毅更是显得为难:“你们朱毛就像战国时期的晋国和楚国,两个大国吵,我这个郑国在中间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两大之间为小,我是进退两难啊。我跟你们哪个走?站在你们哪一边?我就是怕红军分裂,其实你们也是怕红军分裂的,不对吗?希望你们两方要团结起来才好。”

“朱毛朱毛,朱不离毛,毛不离朱。”“朱之不存,毛将焉附?”朱德和毛泽东都深深地知道彼此不可分割,只有朱毛合力,红四军才有发展有前途。可是,人处在争执之中的时候,往往并不容易相互服气。

为了打破僵局,陈毅采取了对毛泽东和朱德“各打五十大板”的调和折中方式:给予毛泽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朱德党内警告处分。

红四军的“七大”只开了一天就匆匆结束,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因条件不成熟,并没有达到统一思想的目的,也没有充分肯定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最终的选举,陈毅又取代毛泽东当选为红四军前委书记。此时的毛泽东,心情跌落到低谷。

上一页 1 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