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密:刘少奇为何说不能给彭德怀平反(2)

核心提示: 彭钢小心地捧着伯伯的骨灰盒走进汽车,车队拉着彭总的骨灰穿过北京的沉沉夜色, 将彭总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殡仪馆第一室存放。会场正中悬挂着彭德怀、陶铸同志的遗像,安放着他们的骨灰盒,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他深思熟虑,列举了应由中央考虑和决定的六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彭德怀同志的问题。他说,彭德怀同志是担负过党和军队重要工作的共产党员,对党的贡献很大,现在已经死了。过去说他犯过错误,但我没有听说过把他开除出党。既然没有开除出党,他的骨灰应该存放到八宝山革命公墓。

陈云的六个问题,语惊四座,反响热烈, 接着,胡耀邦在西北组直言:“我赞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遗留下来的一些大是大非问题搞清楚。这些问题的解决,关系到安定团结,关系到实事求是的作风,关系到维护毛主席的旗帜。”

11月25日,在与会同志的强烈要求下,华国锋代表中央政治局向会议宣布了对“文化大革命”中和“文化大革命”前遗留的一些重大政治事件,以及一些重要领导同志功过是非问题的8条平反决定。其中一条就是纠正过去对彭德怀、陶铸和杨尚昆等同志所作的错误结论。

在闭幕会上,邓小平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讲话,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目前进行的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实际上也是要不要解放思想的争论。”“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也才能顺利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争论,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个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和命运的问题。”

这次中央全会为三中全会的召开做了充分的准备,邓小平的讲话成为三中全会的指导思想。

12月18日到22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对中央工作会议提出研究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作了进一步深入研究,并作出了决议。全会还正式平反了一批重大的冤假错案,对“文化大革命”及其以前的“左”的错误进行了切实的纠正。其中,审查和纠正了对彭德怀所作的错误结论,重新肯定了他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建立的不朽功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为彭德怀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

寻找骨灰之旅

彭德怀同志的追悼大会定于1978年12月24日在北京召开,与此有关的筹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紧张进行,没想到他的骨灰还没有找到,不知流落在什么地方?也不知能否找到。

“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彭德怀的骨灰,并安全送到北京!”党中央、中央军委发出了指示。

追悼会迫在眉睫,可彭德怀的骨灰一点消息也没有。

几经辗转,追悼大会的筹备人员才从彭总的侄女彭钢那里听到有关骨灰的线索。彭钢说,浦安修告诉她,彭总的骨灰可能在四川成都。

浦安修说,她是有一次在家中与前来探望她的老战友、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大章同志的夫人孙明闲谈中,得到这个消息的。孙明告诉她,李大章曾悄悄对她说,彭老总被江青一伙迫害致死后,遗体被秘密火化,骨灰送到成都寄存,是由他亲自安排处理的。

当时,周恩来总理在自身处境十分险恶的情况下,得知彭总已经去世的消息后,用心良苦地对保存彭总的骨灰作出明确批示:可以存放成都,但要绝对保密,没有中央军委批准,谁也不准换盒,不能移动位置或转移存放地点。

1978年12月中旬,中央军委派人乘飞机火速赶到成都,查找彭总的骨灰下落。

他们直接找四川省委书记,不巧,省委书记正在北京参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来人只好找到省委副秘书长张振亚同志,向他递交了查找彭德怀骨灰的信函。

张振亚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对这两位人说:“彭总来四川工作,我是清楚的,但从未听说过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呀!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没有搞错。”来人肯定地说:“1974年冬天,有没有两位军人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

也算巧了,张振亚紧皱眉头,搜索记忆,终于想起了几年前倒是有一个叫王川的人的骨灰寄存在成都,他脱口而出:“有啊,但那是一个叫‘王川’的人的骨灰?”

“对。王川的骨灰盒,就是彭总的骨灰盒!”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