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解密:刘少奇为何说不能给彭德怀平反

核心提示: 彭钢小心地捧着伯伯的骨灰盒走进汽车,车队拉着彭总的骨灰穿过北京的沉沉夜色, 将彭总的骨灰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殡仪馆第一室存放。会场正中悬挂着彭德怀、陶铸同志的遗像,安放着他们的骨灰盒,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仅两天,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了为彭德怀、陶铸两位同志恢复名誉的追悼大会。

沉冤昭雪、正义伸张,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这一刻,来之不易。

勇敢来自责任

严于律己、一身正气的彭德怀元帅从庐山蒙难的那一天起,就始终坚信历史终究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15年的批判,8年的囚禁,他始终没有放弃对理想和信念的不懈追求,保持着威武不屈的崇高气节。

1962年6月16日,彭总给党中央递交了一封8万字的长信(后称“八万言书”)。在这封长信中,他向党陈述了自己从出生以来到庐山会议的历史,遗憾的是这封信又被当成他的“翻案书”而遭到批判。

在失去申辩权利的情况下,为避免不测,他将写的一些材料送回湖南老家,埋在炉灶下。这些材料,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驰骋疆场、英勇战斗、无私无畏、襟怀坦白的彭德怀,为自己忠诚、清白的历史作证的重要遗物。 他曾在一张纸上写下这样几行字:“事久自然明!!!真理的光明耀中华,前途是光明的!!真理之光明耀中华时,前途是光明的!!!”

他多次对前来探望他的侄女说:“我相信我们这个党,不会总是这个样子的!”不幸的是彭德怀元帅没有等到胜利的那一天,在林彪、“四人帮”的残酷迫害下,于1974年11月29日含冤逝世。

历史的车轮驶入1978年,这一年,是中国政坛不平静的一年。

5月9日,在邓小平、胡耀邦等人的支持下,中央党校《理论动态》首先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历史雄文。

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文章发表了这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5月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全文转载了《光明日报》的这篇评论员文章。

几经沉浮,这篇足以称作中华民族思想里程碑的旷世檄文终于冲出死海,石破天惊地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一场意识形态领域的较量也从幕后走向了台前。

当时,因受彭总牵连从军队转业到北京汽车制造厂工作的彭德怀的侄女彭钢从报纸上看到这场讨论,眼睛为之一亮,在字里行间,她仿佛找到了真理、增强了勇气。她预感到还历史一个公道的时代马上就要到来了。

就在这一年的夏天,彭钢鼓起勇气给党中央写了一封申诉信。信中,彭钢对彭德怀的所谓“反党、反毛主席和里通外国”等莫须有的罪行和诬陷他的不实之词,根据伯伯生前所说的情况,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如实地向中央作了汇报,要求复查彭德怀的冤案。然后,将信交给王震同志。

王震接过彭钢的这封信,用赞赏的眼光看着这个年轻人,连声说:“好啊,好啊。”他看过信后,作了一些修改,并嘱咐彭钢将信再抄写一份给他,由他送给邓小平同志。

彭钢的信对于中共中央更加全面地了解彭德怀同志的冤案情况提供了又一份证据。邓小平曾两次在会见外宾时意味深长地说道:“彭德怀大概和我差不多。他有缺点、有错误,但功绩还是比错误多。”

来自高层的声音

关于彭德怀的问题,早在1976年10月,陈云就说过:“由于毛泽东的神化地位,他的话是不能拂逆的圣旨,对彭德怀这样明显不公平的事,是谁也碰不得的,谁说话谁就倒霉”。

邓小平颇有同感,言简意赅地接着说:“凡是毛泽东同志圈阅的文件都不能动,凡是毛泽东同志做过的,说过的都不能动。这是不是叫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呢?不是!凡是过去搞错了的东西,统统应该改正。”

1977年,时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胡耀邦等人把目光瞄向了大批被错误打倒的老干部身上。他们深知,要迅速走出徘徊,确定正确的指导思想,挽救濒临崩溃边缘的国民经济,就必须重新重用一批久经考验的老干部。这是我们党历经劫难,硕果仅存的宝贵财富。

1977年10月7日,《人民日报》率先发表了为平反冤假错案鼓与呼的专文 ——《把被“四从帮”颠倒的干部路线是非颠倒过来》。这篇文章,是根据胡耀邦的意见,由中共中央党校几位理论工作者写就的。文章的主旨是呼吁全党全民要敢于冲破阻力,推翻“四人帮”在干部审查中的不实之词和作出的错误结论。

11月2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毛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认真落实》的评论员文章。文章提出要抓紧落实干部政策,这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关键问题。

12月10日,中共中央力排干扰,对中组部领导班子进行重大调整,胡耀邦出任中央组织部部长。

所有这些,都为平反冤假错案提供了强有力的组织和舆论准备。

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历时36天的中央工作会议。在这次大会上,陈云在东北组率先发言。他开宗明义地提出,实现现代化是全党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安定团结也是全党全国人民关心的大事。干部和群众对党内是否能安定团结是有所顾虑的。因此,为了保证安定团结,有些遗留问题,影响大或者涉及面很广的问题,是需要中央考虑和作出决定的。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