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四人帮"预谋给叶剑英"算总帐" 邓小平也挨毛泽东批

核心提示: 1975年12月至1976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多次开会讨论“文化大革命”的评价问题,对邓小平进行了错误的批评。会上会下,“四人帮”表现得特别活跃。他们攻击邓小平和他所领导的全面整顿,批判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攻击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

 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的召开

1975年6月24日至7月16日,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由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主持。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军委常务委员会委员,各总部领导人,各大军区、各军种、各兵种、国防科委、军事科学院、军政大学等大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国家计委、国家建委、国防工办各一位领导人,共计76人。会议的主题是,讨论国际国内形势,部署军队全面整顿。

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对国际国内形势进行了判断。会议认为,战争不可避免,帝国主义是战争策源地的状况没有改变。但是,战争在三五年内打不起来,有可能推迟。要争取可能的时间,搞好工作,准备打仗。上述分析,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以前“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军事战略方针,使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以集中精力加强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提出,国防建设只有随着国家的经济建设、工农业生产的发展才能相应地发展,因此首先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实现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共同发展。

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客观分析了军队的状况。会议认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是好的,是英勇善战的。但是,由于林彪一伙的破坏,军队建设中也存在不少问题,概括起来就是五个字:肿、散、骄、奢、惰。所谓“肿”,就是军队规模过大,严重超编,尤其是干部超编多。所谓“散”,就是军队有派性,组织纪律性差,政治纪律也差。所谓“骄”,就是军队投入“支左”后,大权在握,滋长了骄气,有的甚至是骄横。所谓“奢”,是指军队闹享受,闹待遇。所谓“惰”,就是军队有些高级干部革命意志衰退,追求个人利益,不保持革命晚节。有的干部小病大养,无病呻吟,官僚主义,工作不努力,不踏实。惰性不只是个人存在,有些机关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中央军委扩大会议讨论了精简整编和安排超编干部问题,这是会议重点讨论的两项议题。精简整编,包括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会议认为,中国兵源充足,平时少养兵,战时多出兵,既有必要,又有可能。压缩定额,可以给国家的工农业建设增加力量,有利于把经济建设搞上去。平时,应该把民兵建设搞好,储备好干部,储备好兵员,储备好装备,作好战时动员扩编计划。一旦战争打起来,就可以就地抽调干部,就地征集兵员,就地解决装备,迅速扩编成正规部队。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强调,“编制就是法律”、“兵贵精不贵多”是今后的建军原则。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确定压缩军队定额和调整编制体制的原则是:精简机构,减少保障部队和普通兵员,保留政治工作骨干和技术骨干,有重点地加强特种兵部队建设。通过精简整编,把部队搞得比较精干,提高部队质量,提高作战能力。在压缩军队定额、调整编制体制中,要想方设法安排好超编干部。

上一页 1 2345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