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周恩来右臂伤残真相:乃江青所为?

核心提示: 周恩来无论是在大小会上作报告,还是走路、与人谈话或干其他任何事情,他的右臂总是弯曲地端在身前,这是他一个无奈的、痛苦的习惯。而鲜为人知的是周恩来的右臂伤残竟是由江青引起的。

众所周知,周恩来无论是在大小会上作报告,还是走路、与人谈话或干其他任何事情,他的右臂总是弯曲地端在身前,这是他一个无奈的、痛苦的习惯。而鲜为人知的是,在由江青引致的周恩来延河坠马右臂伤残后及其治疗期间,他一直以来在人前只字未提过江青之过,一直都在忍着巨痛忘我地工作不停,由此足见周恩来宽怀待人和一心为公的高风亮节。

1、周恩来如何摔伤右臂

周恩来摔伤右臂,是在1939年7月10日骑马到中央党校作报告的途中。

1939年7月10日下午,革命圣地延安城烈日当空。延安中央党校礼堂坐满了人,大家都兴奋地等待不久前由重庆归来的周恩来作报告……时间过了,还不见人。突然有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到正在休假的周恩来的警卫员刘久洲座位旁:“小刘,副主席出事了,你怎么还坐在这儿?”刘久洲一下子从座位上蹦了起来,就跟着来人跑。

跑到党校会客室,刘久洲见有许多中央领导已赶来,医生们围着周恩来正在进行抢救。医生问:“您怎么从马上摔下来的?”

周恩来忍着痛说:“自己不小心,落下了马,可能是这一年多来没骑马,生疏了。”

周恩来一向细致谨慎,他长征时骑马白天夜里跋山涉水,长途行军;第一次会见张学良时,他和李克农在雪地上“飞马”去延安……但谁也未听说他遇过险、出过事。这回怎么摔下马而且跌断右臂呢?当时许多人问他,他总是这几句话,而且总是说自己不小心。只是朱德去看他时,刘久洲从旁隐隐约约听他说,“是江青突然跑马引起的。”但是在那时,保密纪律性很强,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谁问也不能说。一直到周恩来去世后,刘久洲才听当时随同周恩来的警卫员王来音告诉他周恩来坠马伤臂的真相。

那天早上,毛泽东忽然接到两个请柬:一个是延安马列学院,一个是中共中央党校,都是请他去作报告的。毛泽东就对周恩来说:“恩来,你从大后方回来,外边的形势大家都想知道,你就帮我去一处吧。我到马列学院,你到党校。要不,我一个人,怎好去两家呢?”周恩来同意了。这时正好江青也在场,她就说:“让我也去听听。”毛泽东告诉她:“你条件不够(指高级干部)嘛!”江青娇嗔地说:“人家去学习学习嘛。”这时,毛泽东让步了:“那好,你跟我去马列学院吧。”江青又说:“听了报告我还想看文艺表演。”毛泽东有点不耐烦地摆摆手:“好,那你和周副主席去吧。”

去中央党校要过延河,那时延河上还没有架桥。当时,头天的雨水正沿着各条山沟往延河里灌,延河水奔腾汹涌,汽车无论如何也开不过去。毛泽东当即叫王来音牵出他骑乘的大青马。这匹马伴随毛泽东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跋山涉水很有经验。毛泽东还不放心,又让他的警卫参谋蒋泽民随行。本来蒋泽民也是有马的,这回江青要去,他只好把马让给了江青。

过延河时,水深及膝,王来音给周恩来牵着马走在前边,江青骑着马紧随其后,蒋泽民走在最后边。众人平安地蹚到对岸后,王来音丢开了周恩来的马缰绳,在河滩上穿鞋子。这时,刚刚上了河滩的江青突然心血来潮,她两脚使劲一夹,扬起鞭子,对着坐马就是一鞭,那匹马一下子猛烈地奔跑起来。大青马和江青骑的那匹马原来是一对,江青的马一跑,大青马也跟着跑去。这么一来,江青和周恩来的两匹马一前一后在延河边飞奔起来。就在河滩路将要跑完,江青骑的马即将跑上河岸的小道时,马蹄声惊动了附近人家的一条狗,狗迎着马头,狂叫着跑过来。江青见状惊慌失措,猛地一勒马,陡然拐进田间的小道。说时迟,那时快,周恩来的大青马也已跑到,眼看就要撞上江青的马,周恩来一个急拐弯,……偏不凑巧,展现在马头前的是一个刨过树根的大土坑,大青马在紧急避让中将周恩来摔了下来。周恩来怕头撞到地上的石头,伸出右手去撑地,结果折断了右臂。

受伤以后,周恩来忍受着剧烈的疼痛步行来到党校会客室,由中央卫生处派来的医生作了简单的包扎,打上了石膏。

中央党校忽然像山洪暴发般地传出消息:周副主席在骑马过河来党校的路上受伤了!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不由抽紧了心。他们谁都想了解究竟是怎么回事,但谁都说不清楚。于是纷纷猜测,私下议论:是遭到了特务、汉奸的行刺?还是骑的是一匹犟马?我们党和红军的领导人,从来还没出过这么大事故。枪林弹雨都闯过来了……中央党校高级班(在这个班学习的都是团级以上的干部)的学员更是后悔不迭。有的说今天不该请周副主席来作报告;有的说既然山洪下来了,汽车过不来,就改个日子算了,何必骑马来,畜牲这东西最容易出事。

周副主席躺在党校,毛泽东还不知道。最着急的是陪周恩来到党校去的王来音和蒋泽民。周副主席受伤,自然应向毛主席报告,这是王、蒋两人分内之事。但他们却十分为难,因为江青这个地位特殊的人物夹在中间,要报不敢,不报又不成,只能按原则办事,由王来音骑马回杨家岭如实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知道后很着急。在院子里转来转去,一面叫他的秘书叶子龙和他一起去党校看望周恩来,一面对江青发火:“你出什么风头!你耽误了多少大事!……”江青自知理亏,远远地躲开,一声不吭。以后好长时间都不敢回杨家岭见毛泽东。

周副主席受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延安城。

各部门的领导人和周恩来的老战友,一个个先后亲自赶来登门看望。周恩来虽然伤痛很厉害,还是强忍着一个一个接待他们。对他们说:是他骑马去党校,过河以后马一失蹄跌到一个大坑里面,摔下来,右胳膊杵到了地上。医生已经治了,不要紧的,很快会好的,请放心吧!他们虽然相信周恩来的话,甚至有人说那条路上确实有日本飞机扔炸弹时留下的坑,但是仍搬不掉压在他们心头的那块沉重的大石头。他们严肃地要求中央教导大队(即中央警卫团)认真吸取教训。据王来音回忆说:“随后,中央教导大队领导向我们下了指示:从今以后,首长骑马不论走路过河,警卫员必须牵马走!”

2、如何治疗周恩来右臂

当时延安的医疗条件很差,不能接骨。直到8月18日,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柯棣华大夫和巴素华大夫再次对周恩来的病情进行了检查,取下石膏后才发现骨折处的愈合很不理想。他的肘部已经不能活动,右臂肌肉开始萎缩。尽管进行了按摩和热敷,右臂仍然无法伸直,只能处于半弯曲状态。于是中共中央决定送周恩来到苏联莫斯科去治疗。

载着周恩来的飞机腾空而去,但他那颗心仍然系在中央的工作上。自跌伤之后,他从未卧床不起休息过一天。虽然有医生的督劝、来探视的同志的恳求和邓颖超的关爱照护,可是他硬是说自己胳膊伤了头脑毫无损伤,依旧可以照常工作。于是,中央开会他照常去参加,文电照旧亲自处理。他只要求中央组织部给他派人记录文稿。

那时给周恩来派去作书记员的,是当年在延安马列学院第二支部学习的陈舜瑶,她曾回忆说:“刚要毕业,中央组织部给马列学院写了个条子,找我去谈话,说周副主席受了伤,手不能正常写字了,周副主席口述的话你要记下来,材料要保密——女同志不多接触人,保密条件好。到杨家岭后,周副主席问了我的简历,给了我一个笔记本,说试试看。先记的是‘八·一’报告提纲。他很不习惯地说一句等着别人记一句。他回别人的书信总是一口气说完,我写出来。有时他指出口气不对,就说一句,让我写一句。他的手不能写字。他伤得非常重,医生差不多天天来给他看病、换药。现在有的回忆材料里说,总理当时用左手写了一本厚厚的文件提纲,那是不可能的。总理口述过许多文件,章句明确,甲、乙、丙、丁层次清楚,好记录。我在的那一段,都是超工作量的工作,没有散步、活动。来找他谈问题的人不少。那时他是我党驻重庆代表团的负责人,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部长,又是中共南方局书记,特别是想了解当时大后方情况的人,都来找他。”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