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1921年毛泽东断言:共产党在三四十年里,就能统治中国

核心提示: 萧则宁愿没有牺牲来获得后代的幸福,但毛回答说如果人们计较这类事情,那么社会革命的理想1000年也实现不了。萧说他能等那么久。毛说:“对于你愿意等100年或1000年,我非常欣赏。我却不能等,我希望更早一些实现我们的目标。”

毛对马克思主义的初步认识在实际的组织活动中逐渐形成。1920年夏天收到了他的老朋友蔡和森接连寄来的信。蔡当时在巴黎附近的蒙达尼学院读书。8月,他写信给毛,敦促毛在中国组织一个共产党。在法国的14位中国同志已经举行了5天的会议,分裂成两派,一派是以蔡和森为首的革命派,另一派是改良派或称渐进派。两派都给毛写来长信,争取毛的支持。很容易猜测毛会支持谁。

毛已经在长沙发起成立了一个俄罗斯研究会,还制订了一个赴苏俄勤工俭学计划。毛在收到北京和上海的马克思主义同志寄来的会章后,于九十月间在长沙建立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小组。几个星期之后,他又在湖南建立了社会主义青年团,这是共产党的先驱。

湖南改良派的困境通过一个最不可能的形式而达到顶点,这就是年轻的英国贵族贝特兰·罗素访问长沙,这个英国哲学家在中国讲学一年。作为他在省城游历的一部分,罗素于10月间来到长沙,他在毛反对的督军举行的宴会上第一次见到了美国教育学家约翰·杜威(杜威来长沙演讲联邦主义)。

毛听了罗素的演讲,后来告诉他在巴黎的朋友说,罗素“主张共产主义,但反对劳农专政,谓宜用教育的方法使有产阶级觉悟,可不至要妨碍自由,兴起战争,革命流血”。

毛严厉指出,这在理论上说得通,事实上做不到。因“教育一要有钱,二要有人,三要有机关。……现在世界的学校及报馆两种最重要的教育机关,又尽在资本家的掌握中。总言之,现在世界的教育,是一种资本主义的教育”。

在这种思想上的大变动中,毛和去世的杨教授的女儿杨开慧结婚了。确切的日期不清楚,可能只是被当做自主革命者之间的一种个人协议。在当时湖南激进的青年中被誉为“理想的爱情”。杨女士当然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子,一个好学生。

杨身材小巧玲珑,有张圆润的脸庞,眼睛不太大,眼眶深眍。皮肤很白皙,全没有继承她父亲那样的黧黑。据说她的容貌像毛的母亲。在1919年和1920年她已经在为湖南学生联合会工作。在她自己的学校福湘女子中学,杨开慧是女才子。尽管那一头短发增添了她的吸引力,但守旧的人仍然很看不惯。由于她的激进名声在外,许多学校不愿要她,最后她只得进了一所基督教会学校。

毛第一次结识杨女士可能是在他到长沙杨父的寓所拜访的时候,但这并没有完全得到他们俩人的朋友萧瑜对这些拜访记载的证实。看望杨昌济教授一般是在星期天,多半是为了和他讨论什么问题。在饭桌上,杨的夫人和女儿与他们同桌吃饭。

“她们进来时(萧瑜后来回忆说),我们仅仅礼节性地点头示意。谁也不说话,整整两年,每个星期我们都是飞快地、一声不响地埋头吃饭。我们一句话也不说--有时候我们的目光也会碰在一起,特别是当我们俩同时从一个碗里夹菜时。我们只是眉目传神,笑都不笑一下……杨先生吃饭时一言不发,我们都尊重他的静默……那种气氛使人联想起教堂里的默祷。杨先生十分讲究卫生健康,但显然没有意识到边吃边正常谈笑有益于健康,没意识到欢快的气氛有助于消化。”

后来杨教授让他的女儿也参与讨论。

这时毛的忙碌的生活历程第一次出现了一段空白。整个1921年上半年毛自己记录的具体活动很少,可以假定毛是避居了一段时间,和他的新婚妻子(可能还有他的第一个儿子)待在一起,后来才重新开始政治生活。

3月,萧瑜从巴黎和北京返回长沙。这年春天毛和他的这位老朋友谈过很多次,他们显然已经出现了思想上的分野。毛的兴趣已经从新民学会转到了共产主义。他对萧瑜说:“如果我们要进行改造,就必须来场革命!如果我们革命成功,上策便是学习俄国!列宁的共产主义是最适合的制度,而且是最容易学习的。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我真诚地希望你能同我们一起踏上这条路。”

但萧瑜反复讲自由的必要,说不能盲目地模仿苏俄革命。他们常常彻夜长谈,有时因不能取得一致而相对流泪。

萧瑜认为人就像一辆黄包车一样,跑动起车靠两个车轮--自由和共产主义。他反对资本主义拥护社会主义,但没有自由的车轮,这辆车就需要借压迫人类来维持平衡。

毛说:“是的,压迫是政治的精髓。如果你压迫得法,说明你的政治是成功的。归根结底,政治的影响力十分简单,不过是经常保持压迫罢了。”

萧利用经典的自由无政府主义来反对善意的命令主义。毛反驳说:“如果领袖没有权力,就不可能执行计划,就不能得心应手。领袖拥有的权力多,事情就比较容易办。为了改造一个国家,国民必须刻苦自励,并且需要作出牺牲。”

萧则宁愿没有牺牲来获得后代的幸福,但毛回答说如果人们计较这类事情,那么社会革命的理想1000年也实现不了。萧说他能等那么久。

毛说:“对于你愿意等100年或1000年,我非常欣赏。我却不能等,我希望更早一些实现我们的目标。”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