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从《唐纵日记》看戴笠香港被扣事件

核心提示: 因此戴笠之所以去香港与温毓庆有关,被扣可能也与此有关。在此关键时刻,中国方面虽然痛恨英人,也不能逞一时之快,而坏抗战大局。可是在戴笠香港被扣事件上,唐纵日记仅仅陈述了事件最外层的内容,如果单纯依据此去分析事件原因等深层次内容无异于“步入歧途”。

戴笠可以说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特工了,尽管从来没有担任过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军统)局长的职务,但军统大小人等无不把他看作是军统的“掌门人”,是团体的“老板”。可是这样一个赫赫有名的中国“特工王”,居然曾经被港英当局扣留并关入牢中长达十二小时,这段“阶下囚”经历实在是让戴笠终生难忘。

戴笠和蒋介石

戴笠和蒋介石

唐纵记述的戴笠被扣事件

唐纵,又名唐乃建,湖南人,黄埔军校六期毕业,抗战时由驻德使馆助理武官调任侍从室,先后任第一组参谋与第六组(情报组)组长,并兼军统局帮办。他被视为军统三巨头之一(其他两人分别是郑介民和毛人凤)。他的日记中有这样两段记载:

6月10日

毛人凤来,谓戴先生在香港为港警所扣留,现请求委座电英大使交涉。英人诚可恶,此可表示英人对我无友好诚意。不久,人凤电话,谓已释放,但仍不许离港,必须提出保证。此事经委座指示,可向港方声明其身份地位,并质问何以如此无理。但如英方询问有无报告委座时,可答未有。

6月20日

昨晚访雨农(戴笠字),慰问其在香港之冤枉。雨称,此事港政府为有计划之行动,欲以打击戴以为其在内部人事上之斗争手段。港督罗国富谓雨云,因为他得罪了日本人,所以逮捕他。英大使卡尔,听此话甚气,当即对雨说,罗国富有病,快要死了,请不必介意。

唐纵日记中只有这两段提及戴笠香港被扣事件,不过仍然提供了相当的讯息供我们解读。

首先,唐纵日记为我们提供了戴笠香港被扣的准确时间。由于这一事件并不为人所熟知,加上一些网络作品的误植,坊间流传错误百出,甚至于连戴笠年谱中居然也出现了错误。有认为事情发生在1935年11月之后,王亚樵刺杀汪精卫之后,戴笠衔命去香港追杀王亚樵,结果被港英方面以“非法携带武器入境”为借口扣留了。有网文声称“1936年3月下旬,香港各报均以赫然醒目的通栏标题登载了一则消息:《军统局特工首脑戴笠被香港警务处拘留》”。也有研究者认为“戴笠前往香港的时间应该是在1940年”。查对唐纵日记,上述第一段引文时间是1941年6月10日,因此可以推断戴笠被扣的时间是1941年6月9日。

其次,唐纵日记为我们提供了戴笠被扣原因的一种解说。网络传言如上一节所示,戴笠被扣与王亚樵有关,这显然是向壁造车的结果。有研究者认为,据王维钧回忆,温毓庆(军委会技术研究室中将主任)因人事倾轧而于1940年离开重庆前往香港的,当年夏天王维钧受命去香港劝说温毓庆返回重庆,但为温所拒绝,并“据毛庆祥透露,在我去香港之后,戴笠亲自去香港面邀温毓庆回渝,遭到了拒绝”,“不久,温就去了美国”,“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美国总统罗斯福特使居里来华到重庆。据说居里和蒋介石在谈话中曾提到温毓庆。居里说,像中国温毓庆这样的人才留居国外,颇为可惜。蒋介石于是又下令撤销了这个秘密通缉令。但温毓庆以后始终未见返国。”因此戴笠之所以去香港与温毓庆有关,被扣可能也与此有关。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