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跌落的高岗:从满洲头号人物到反党集团主角

核心提示: 作为“东北地区”的领导人,戴眼镜的高岗,还不到五十岁,是毛的北京政府的六位副主席之一。他虽然不是在满洲出生(他出生于陕西),却是满洲无可争辩的头号人物。

“永远正确的……”

在一九五二年的中国,高岗的确是一个举足轻重的政坛要人。

《时代》关于东北地位的报道中,突出强调高岗的能力,以及他与苏联的特殊关系,苏联势力在东北的影响力等。在这样的叙述中,高岗无疑成了一个政治符号,证明着杜鲁门所持的“中国是苏联的卫星国”这一看法——

正确的共产党人。作为“东北地区”的领导人,戴眼镜的高岗,还不到五十岁,是毛的北京政府的六位副主席之一。他虽然不是在满洲出生(他出生于陕西),却是满洲无可争辩的头号人物。长期以来,他讲话喜欢多用辩证,在红色之龙的行程中,也就总是提前包含着调整与转向的可能。毛曾称他是一位“永远正确的”共产党人,这是一种很特殊的赞扬。他比其他地区的领导人,快得多地将农业与工业集中起来。在其政府结构、政务管理上,东北地区比起红色中国组建的另外五个地区,拥有更多的自主权,是高,而不是从北京派来的代表团,前往莫斯科签订苏、满一九四九年贸易协定。直到最近,东北地区仍流通自己的货币。

俄国人。除上述之外,满洲还有俄国人——数以千计的俄国人,遍布于城市与工厂,担任“专家顾问”。另有数以千计的俄国人,在机场和基地,训练中国人驾驶俄国喷气式飞机和使用俄制武器。另外,还有数以千计的俄国人,在极其重要的满洲铁路的不同岗位上工作,上至管理层,下至养路工,这条铁路由俄国人和中共联合管理。

许多世纪里,满洲一直活动着两种人;事实上,目前它也是苏联与中国共产主义的婚床。它可能是初夜的测试,看是延续还是失败。在大连和旅顺港,根据雅尔塔协议,驻扎有至少三万名苏联军队,这使俄国能使用这两个港口,以及铁路的一半管理权。俄国军队估计会在一九五二年十二月撤走。

中国的宣传部门称他们的俄国客人为“老大哥”——他们没有注意到奥威尔(即英国小说《一九八四》的作者——译注)对这一词汇的含蓄表达,依靠俄国人教他们如何发展、如何管理工业和运输。即使俄国人真的如估计的那样撤走,数以千计的老大哥无疑仍将以专家顾问的名义留下来,以确保满洲不会摆脱俄国人的影响。在双方的首脑们看来,高岗的管理颇有效率,因此,他也就一直令双方都为之满意。

(《时代》,一九五二年五月十九日)

高岗与斯大林的密切关系,后来也是人们一直乐于渲染的故事。英国作家韩素音在其所写周恩来传记中,记叙了斯大林在毛泽东、周恩来面前直接称赞高岗的细节:

毛泽东、周恩来发表了一系列热情洋溢、词句华丽的讲话,赞扬苏联的无私援助,保证维护中苏之间永久的友谊和团结。然后,准备启程回国。这时,斯大林向毛泽东射出最后一支箭,他说:“毛泽东同志,你的一些同事,对我们在满洲的合作,非常高兴。”接着,他赞扬了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高岗。高对俄国的援助感激万分,宣称:“我们之间不应存在任何边界。”斯大林对毛泽东说:“我们现在有了一位真正的国际主义者。”

毛、周乘火车回国途中,在东北逗留了五天。高岗乘坐斯大林送给他的崭新的俄国轿车前来迎接。

(《周恩来与他的世纪》,二九二页)

谁会想到,高岗的显赫即将消退,迅疾化为过眼烟云。

身影消失

让人们震惊的是,曾经备获众人好评和青睐的高岗,在一九五四年二月召开的中共七届四中全会上被揭发和批判,随后又竟然成了中共当代史上的第一个反党集团——“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的主角。

上一页 1 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