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直言高岗死因令人震惊:有人为保存自己搞死他

核心提示: 从现已披露的第一手资料看,柯庆施是毛泽东以曲折的方式表露关于接班人隐忧的唯一的封疆大员。

“接班人问题还是要部署一下”】

从目前已披露的材料看,毛刘分歧固然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已开始,但在反对赫鲁晓夫的斗争中两人还是步调一致的。即使是社教运动,在1964年春夏之前,也还是基本一致的,在对国内形势的估计上,毋宁说刘比毛更“左”。在笔者看来,引发毛泽东强烈反应的直接原因,还是对“大权旁落”的殷忧。

由反对赫鲁晓夫而虑及自己身后是否重蹈有人作“秘密报告”的覆辙,毛泽东产生这种忧患,似是“反修”的题中之义。选择新的接班人自然成为毛念兹在兹的大问题了。此外,接班人问题还有另外一层含义,那便是防止“和平演变”的一项对策。因而,“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这一命题也就在1964年应运而生了。

5月13日,东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递送一份报告,汇报辽宁省盖平县某农村党支部培养接班人的问题,肯定这是“一个有政治远见的党支部”。毛泽东于5月18日批示将这份报告印发正在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予以讨论”。6月16日,在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毛发表讲话,谈了两个问题,一是备战,地方党委要抓军事;二是培养接班人。如何培养接班人,毛谈了五条。“九评”根据毛的讲话精神,形成文字严谨、结构完整的篇章(对照“文革”初期的传抄稿,删去了许多重要的内容),收入《毛主席论教育革命》一书的节录,经由毛本人审定,保留了若干重要段落,现引其中一节:

一切事物都是对立的统一。五个指头,四个指头向一边,大拇指向另一边,这才捏得拢。

完全的纯是没有的,这个道理许多人没有想通。不纯才成其为自然界,成其为社会。完全的纯就不成其为自然界,不成其为社会,不合乎辨证规律。不纯是绝对的,纯是相对的,这就是对立的统一。扫地,一天到晚扫二十四个钟头,还是有尘土。你们看,我们党的历史上哪年纯过吗?但是却没有把我们搞垮。帝国主义也好,我们党里冒出来的修正主义也好,都没有把我们搞垮。解放以后出了高岗、饶漱石、彭德怀,搞垮了我们没有?没有。搞垮我们是不容易的,这是历史经验。

上一页 1 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