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揭秘 > 正文

毛泽东对赫鲁晓夫下台的总结:刘少奇必须下台(3)

核心提示: 3月17日,也就是审定《无产阶级革命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同一天,毛泽东在寓所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谈了两件事,第二件事就是提出电贺赫氏七十寿辰。至于“一旦有事”,在正式发表的电文中,读者无论如何难于“意会”为“帮”赫氏个人。

1963年4月30日,毛泽东审定中共中央答复苏共中央3月7日来信的回信,并加写了大段文字,一再晓以利害,批评苏共急于安排两党会谈和召开国际会议的错误。7月15日,毛泽东又为审定中共中央答复苏共中央6月15日来信的回信加写了大段文字,批评苏共决意召开国际会议的错误决定,但与两个半月前的风格迥异。如果说前者是“诚心诚意,利害昭然的话”(毛泽东语),那么这一次就是“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吴冷西语)了。邓小平在主持复信之初就指示起草人员“写得既要讲清道理,又要相当挖苦,说明赫鲁晓夫出尔反尔,前后矛盾”,毛也表示同意。但等到他审定时,大概觉得不够味,又有了下面这段文字:

你们既然下定了决心,大概就得开会吧。如果不开,说了话不算数,岂不贻笑千古吗?这叫做骑虎难下,实逼处此,欲罢不能,自己设了陷阱自己滚下去,落得个一命呜呼。不开吧,人们会说你们听了中国人和各个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劝告,显得你们脸上无光。要是开吧,从此走入绝境,再无回旋余地。这就是你们修正主义者在现在这个历史关节上自己造成的绝大危机。你们还不感觉到吗?我们坚信,你们的所谓大会召开之日,就是你们进入坟墓之时。

据吴冷西回忆,毛泽东明确指出:我们的反修文章,要集中攻击赫鲁晓夫,对其他人一概不问,首恶必批,胁从不问;豺狼当道,焉问狐狸。毛泽东说,对于国际会议,我们现在要采取激将法,让他承担公开分裂的责任,这样他就会更加暴露,会有更多的人反对他。这大概就是毛泽东加写极尽讽刺挖苦的文字之缘故罢。

其实,毛泽东早已成竹在胸。就在加写这些辛辣文字的前一天,发表了《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九评),标题即出自毛的手笔。原本“十评”也正在酝酿和起草之中,孰料这年10月中旬,赫鲁晓夫突然下台,“九评”遂成为评论苏共中央公开信的压轴之作。不无巧合的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的消息与赫氏下台的消息刊登在了同一天的《人民日报》头版,以致有人写出“小丑下台应欢送,礼炮轰隆”的诗句。这几乎在同一时刻发生的一上一下的两件震动世界的大事,无疑为毛泽东赢得了极大的威望。如果吴冷西回忆毛泽东提议电贺赫氏七十寿辰有“帮”一下的考虑这一史料准确无误的话,那么毛泽东此刻的心情应该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豺狼”已除,忧的是继承者是否更坏。毛泽东迅速决断,指派以周恩来为团长、贺龙为副团长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前往莫斯科,以祝贺十月革命47周年为名,与苏共新领导接触,作现场考察。在11月7日的晚宴上,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先是向周恩来,接着向贺龙说出了令人吃惊的话:是赫鲁晓夫和毛泽东妨碍了我们两国的关系,现在我们已将赫鲁晓夫撤换了,你们也应该撤换毛泽东。周恩来和贺龙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报告和请示中央。毛泽东主持的政治局常委会决定,党政代表团应正式向苏共中央提出抗议。随后在两党会谈时,新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代表苏共中央道歉,但周恩来未予接受,并强调这不是酒后失言,而是酒后吐真言,结果不欢而散。11月14日,周恩来率团返回北京,毛亲临机场迎接。在紧接着召开的常委扩大会议上,毛泽东说,苏共新领导是在实行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周恩来立即表示,主席概括得很好,很准确,很易懂。

11月2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转载《红旗》杂志社论《赫鲁晓夫是怎样下台的》。社论历数赫氏执政11年来的12大罪状,以印证其垮台的原因——“千条万条,最根本的一条,是他违背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指出的社会历史的发展规律,违背了苏联人民和世界人民的革命意志,妄图阻碍历史的前进。”

毛泽东总结赫氏下台的原因,除社论所说的,还有一条未便公之于世,那就是1965年1月9日在回答斯诺提问时所说的:“赫鲁晓夫的倒台,也许就是因为他完全没有个人崇拜。”毛泽东对原因的洞察可谓别具只眼。马利诺夫斯基的“酒后吐真言”这一历史细节,对于毛的刺激之深是不难想象的。紧接着发生的作出“刘少奇必须下台”的决定,当然是毛多年来反复权衡的结果,但也不能低估毛对赫鲁晓夫下台的教训总结。

本文节选自《歌未竟,东方白:毛泽东在1964》,原载《同舟共进》2010年第10期

来源:人民网

上一页 1 23下一页